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首页 > 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 第一章 魔婴降世

第一章 魔婴降世

大陆上最有势力的33个人,以一张三尺长的圆台为中心,散座四周。

一层透明的气罩将整个圆台罩在其中。在圆台之上,以矮人族大宗师锻造的五道捆神锁,分别扣着一名男婴的脖颈和四肢。男婴圆睁双目,表情痛苦而狰狞,却没有发出一声啼哭。

“三个月前,我人族夏家的独苗出生,我曾前去拜访过夏引夫妇二人,当时,这孩子并无任何异样。”白尧首先开口说道。

“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这孩子浑身魔气透体而出,身上的死灵印记也是做不了假的。听说他出生还不到满月,便杀父、杀母、杀师,犯下滔天罪行。吸收他人的元气为己用,不知这是中了死灵一族的什么咒术,竟如此的歹毒。”精灵王席勒皱眉说道。

“我知道,夏家每一代只有一个传人,而且每一代都是你们人族的天之骄子,必定会以领军人的身份,进入幻界战场。但这次实在没有其他办法,这孩子现在还可以用捆神锁控制住,但以他的成长速度,恐怕用不上多久,捆神锁在他面前就变成玩具了。”矮人族长达尔随后说道。

“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我人族这一代的天之骄子夏引夫妇,竟然就这么被自己的儿子给吞噬了。”

从小看着夏引长大的人族理事长白尧仍然有些恍惚的叨念着。

三个月前,夏引的妻子叶素梅,生下一子。

夫妻二人知道,孩子一满月,二人便要进入幻界战场。从此便将与自己的孩子永别。因为,进入幻界战场的战士,从来没有能够重返大陆的,就算是尸体也没有。可能战场与大陆之间本就是单向传送的。

当然,如果二人能够在战场中存活下来,孩子成人之后,如果有资格进入战场,一家人或许能在战场团聚。

夏家在人族的地位非常特殊,自有历史记载开始,夏家就已经存在了,每一代都是单传男婴。而且,代代人杰,世世英雄。

夏引就是这一代,人族、精灵、矮人三族进入幻界战场兵团的领军人。

孩子满月的前一天,白尧派孩子的老师仲瀛,接孩子到白府代为抚养。

当天傍晚,叶素梅抱着正在熟睡的孩子,怜惜的呢喃着:“孩子,一会儿你就要和妈妈分开了,你一定要听白尧爷爷的话,好好修......,哦,不,如果不想修习武道,就不要练了,能够平平安安过一世也是好的。”

夏引温柔的看着妻子和襁褓中的儿子,安慰道:“叶子,这又不是永别,以我们三族目前的战斗力,难道你还没有信心在战场上等到儿子来见我们么?”

“幻界战场,从史前持续至今,如果哪一方真的那么容易占据优势,早就结束了!引哥,我只想咱们的儿子能平安的度过一生。即便这个代价是永远不再见他。”原本性情有些泼辣的叶素梅,在为人母后竟温婉了许多。

“我也知道,但总感觉,我们离胜利应该不远了。”

夏引是个乐天派,并没有像妻子那般多愁善感,看到叶素梅仍在看着怀中的儿子出神,说完便转身出门,去迎约好前来的仲瀛。

就在夏引转身出门的同时,叶素梅怀中的婴儿张开了双眼,瞳孔之中变得毫无生气,显现出一片灰白的死寂之色。一股至阴至寒的气息从婴孩身上急速的散发出来。阴寒之气霎时之间,就在卧室内形成了一层无形的气场,隔绝了卧室与外界的联系。

同样是年轻一代佼佼者的叶素梅,在感觉到寒气来袭的一瞬间,便全身汗毛倒竖,强大的感知力告诉自己,这股突如其来的寒气对她有生命的威胁。

她知道夏引刚刚离开,高声呼救的同时,抱着儿子向门口处窜去,来不及开门,飞起一脚,向门板踢去。想抱着孩子破门而出,先躲开这阴冷的寒气突袭。

呼救声与踢向门板的一脚,全部被那层无形的气场接了下来,对外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而只有一门之隔的夏引,毫无察觉,径直朝着院外走去。

在身体被无形气场弹回的同时,叶素梅发觉不对,感觉到寒气是从自己怀中发出来的,于是下意识的低头看向自己的怀中。

当她的目光与怀中婴儿双眼对视的一刹那,叶素梅的大脑就像是死机一般,一瞬间便失去了意识。保持着怀抱孩子的姿势,摔倒在地。

而自己的生机被怀中自己的儿子一点点的吞噬着........

夏引在院外,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仲瀛,等到的是从屋中传来的孩子啼哭之声。

说来也怪,这孩子从出生到满月,这么多天几乎就没哭过,特别省心。这突然一哭,引得夏引心里泛起了嘀咕。

心想仲瀛也不是外人,还是先回屋看看儿子再说。

“叶子,怎么了?又惹咱家大儿生气了?”

夏引一边嘴里喊着一边推门进了卧室。

抬眼一看,只见叶素梅瘫倒在地面上,孩子仍然抱在自己的怀中。

夏引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妻子身前,用手一探鼻息,整个人呆在了当场。叶素梅已经没了生气。并且身体肉眼可见的在石化着。

“这不可能,在遗失大陆之上,谁能在我夏引眼皮子底下不声不响的杀人?不可能.......”夏引脑中飞速的推演着各种可能。

“哇....哇....哇”

孩子的哭声将夏引的思维打断,把他烦乱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夏引小心的将妻子与孩子一同抱起,慢慢的放在床榻之上。而后,抱起婴儿仔细端详,想从儿子身上找到妻子遇害的突破口。

当夏引与婴儿四目相对时,婴儿嘴角划过一道诡异的微笑。

随后,夏引与叶素梅一样,大脑瞬间当机,栽倒在地。生气消散,渐渐石化。

而由于贪杯晚点的仲瀛,结果与两夫妻一样,同样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吸干了元气,生机全无。

第二天,这个事件轰动了整个人族社会。

一夜之间,年轻一代幻界战场的领军人物,夏引夫妻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家卧室之中遇伏。

听说化为石雕的两夫妻,后来又神秘的失踪了。

这对兵团士气的打击非同小可。

白尧在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看到的只有一具没有任何外伤,却已经毫无生气的尸体,正是仲瀛。

白尧责令燕州州长胡凯彻查此事,任何线索直接向自己汇报。自己将襁褓中一直酣睡的婴孩带回白公馆。

经过一个月的调查研判,没有找到一丝可疑的线索,一切检查结果都表明,三人因身体羸弱,耗尽生气自然死亡。

夏家遗孤自从吸收了三人元气后便蛰伏下来,与普通婴儿无异,这一个月几乎与白尧形影不离。

因意外耽搁的幻界战场传送仪式在推迟一个月后,再次开启。

传送阵需要人族、精灵、矮人三族共同开启。白尧抱着魔婴与精灵王席勒、矮人族长达尔共同出席。

当启用三族信物开启传送阵之时,传送阵启动所散发的气息牵引着魔婴张开了双眼,一丝极其微弱的魔气透体而出。

坐在白尧身旁的精灵王席勒因种族关系,天生对魔族气息感知能力超强,敏捷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外溢的魔气,但在当场并未作声。

三族年轻一代的精英与家人告别,逐一通过唯一的传送阵前往幻界战场,足足持续了一个月的传送在最后一名士兵的身影没入传送阵后,传送仪式顺利完成。

“白理事长,我精灵族十大长老、矮人族的八大宗师在这次传送仪式都赶到你的地盘上了,我想是不是大家在一起聚一聚,同时商讨一下接下来三年的培养计划。”席勒提议道。

“我也正有此意,我人族十二州的州长这一次也全都在,机会难得,我看就今天,大家一同前往议事大厅吧!”

白尧也确实想与席勒、达尔商议一下对策,虽然战场传送没再出什么纰漏,但夏引夫妇失踪的太过蹊跷,直到现在还毫无头绪。

一路无话,一行人乘坐高轨专车,来到议事大厅。

“听说你们人族夏家的传人在本次传送开启的前一天离奇失踪了,老白你怀里的婴儿就是夏家的遗孤吧?给我抱抱。”达尔走到白尧面前,眼睛盯着魔婴一边问着白尧,一边伸手去接白尧怀中的婴儿。

“我正想与两个老伙计商量这件事情。”说着,白尧弯腰将怀中的婴儿递给达尔。

达尔一边端详着婴儿,一边踱着步子来到议事大厅中心的圆台跟前。忽然脚下一个踉跄,将怀中的婴孩儿摔在了圆台之上。一脚踩在机关之上,五把捆神锁瞬间启动将孩子锁在台子中心,随即气罩开启,将魔婴罩在其中。

“你个老家伙,怎么这么不小心,这可是夏家唯一的血脉了。”白尧急忙起身要去关闭机关。

身后的席勒一把抓住白尧的手腕,摇摇头道:“老伙计你还是看看那个孩子再说吧!”

只见被锁的魔婴,浑身魔气外放,面目狰狞,便出现了故事开头的一幕。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