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首页 > 纵横异界从吞噬开始 > 第二章 震慑四方

第二章 震慑四方

“这种情况,从未在遗失大陆上发生过。看上去应该是魔族、死灵族的手笔,不过按道理来说,他们不可能穿过结界出现在遗失大陆才对啊!”席勒疑惑道。

“要不是狡猾的老席勒私下告诉我,说你老白怀里抱的是一个魔婴,我还傻乎乎的在可怜这个小崽子呢!通过刚才的接触,我发现,这魔婴体内确实存在多股气劲,只是气劲运行很混乱,还没有融合,单说体内储存的元气,比咱们老哥仨可是一点儿不弱啊!”达尔分析说道。

白尧看着在圆台上挣扎的婴孩儿,焦急的问道:“两位老哥哥,你们也知道,夏家对于我们人族的重要性,而且代代单传,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救下这孩子,席勒老哥,你们精灵一族对付死灵的咒术应该不难吧?”

席勒摇了摇头,无奈的说:“此种咒术,我也是生平仅见!看这魔婴的表现,他的神经系统应该早已被摧毁,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傀儡,完全丧失了人性,七情六欲被剥夺,仅剩杀戮。只能尽早除掉,不然一旦失控,整个大陆不知多少生灵要为他陪葬啊!”

33个大陆实权派一一来到圆台旁仔细观察,全都束手无策。

2个时辰后,与圆台连通的生命质谱分析仪同样给出了自己的检测结果。通过脑电波的方式,同一时间直接将检测结果传入会议室中每一个人的脑中。

“脑神经主干黑化,体内元气正迅速转化为魔气,死灵咒术信号显著,欲望值增幅超500%........建议启动灭杀模式。”

这一次,科技与武道给出的意见难得的如此统一。

得到建议的同时,32双眼睛共同望向了白尧。

白尧知道,这种情况下,即便圆台之上躺着的是自己的亲孙子,也难逃一死。

一时之间,面露难色,不知如何决断。

人族十二州的州长们一个个也都面露难色,而其实,在心中大多欣喜异常。

因为,只要夏家人存在一天,他们十二州的天才子弟们,无论多么惊才绝艳,都只能争第二。只要圆台上的魔婴一死,夏家再无传人,自己地盘推选出的天才机会便来了。

白尧老泪纵横的看着圆台上的魔婴,痛苦的仰天嘶吼道:“引儿,不是你白爷爷要对不起你们夏家,你若今天在现场,也一定能体谅我的选择。为了遗失大陆上的亿万生灵,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我发誓,我白尧有生之年,一定要查出下咒之人,替你们报仇。”

“孩子,我亲自送你上路!”

“啊!啊!啊!”

人族理事长白尧痛苦而不甘的嘶吼着,手指搭在毁灭按钮之上就要按下。

“你也配”

就在这当口,仿佛天外传音,“你也配”三个字犹如决堤的山洪,猛烈的冲击着白尧的大脑。

白尧只感到忽地头晕目眩,两眼发黑,意识模糊。

统领人族几十年,白尧可以说是遗失大陆之上人族武道修为第一人。

竟被三个字震的快要意识涣散!

白尧下意识的捂住双耳,一口咬破舌尖,凭借钻心的疼痛让自己内心保持一丝清明,眼观鼻,鼻观心沉心静气,同时全身元气飞速运转以抵挡音波的攻击,整个过程竟无法发出一语。

还好,音波只是一瞬的冲击便消散了,仅仅像是一个教训而已。

与此同时,三尺圆台上方虚空悄无声息的被撕裂开来,丈八长的空间裂缝凭空显现。

从时空裂缝内吹出道道暴躁的能量波动,能量波将三族恢弘的议事大厅瞬间摧毁成为一堆瓦砾后飞向远方。

在33个大佬狼狈自保,乱作一团之时,一道身影从容的由时空裂缝之中一步踏出,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之下,挥手一抹像刮腻子一样简单,将时空裂缝抹平。

来人目光一直盯着圆台之上的魔婴,并未抬眼看众人一眼。

一挥衣袖,在时空裂缝的能量冲击下完好无损的圆台寸寸湮灭,魔婴向着来人缓缓飘去。

毕竟在场之人各个都是人中龙凤,经过短暂慌乱过后,众人迅速升空,以席勒为箭头,其他人分列其后,与虚空来客对峙起来。

席勒二话不说,张弓搭箭,对准飘向神秘人的魔婴一箭射出。

对方出场就给三族来了个下马威,这未搭话的一箭算是回敬。

看似平平无奇的一箭,实则已经灌注了在场众人的大半元气在内,是三族演练过无数遍的一个杀招。

“聒噪”

席勒脑中,聒噪二字闪现的同时,双眼一黑,一头向地面栽去。

好在达尔眼疾手快,一把将已经昏迷的席勒抱在怀中。

而神秘人抬手向着飞来箭矢隔空一点,箭矢凭空消失不见。同时,顺势将飞来魔婴揽入怀中。

原本面目狰狞的魔婴也变的祥和平静,在神秘人怀中沉沉睡去。

而刚刚消失的箭矢,从众人背后又凭空出现,速度不减却变的悄无声息的射向人群之中。

不偏不倚正中人族凉州州长冯天赐后心之上。

这位凉州的扛把子,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去见了阎王。

达尔见自己这边一死一伤,老兄弟席勒伤到什么程度还不知道,本就是火爆脾气的他,火冒三丈,将席勒向着白尧一丢,自己一人不管不顾杀上前去。

在靠近神秘人的飞行过程中,达尔伸手向着胸口一拍,一套华丽的盔甲由胸口伸展而出,瞬间将达尔整个覆盖其中,双手之间迎风化出一对巨锤,以锤为头整个人快似流星的向着神秘人撞击而去。

神秘人摇摇头,口中吐出一个“定”字,在场众人,包括飞行中的达尔,好似时间静止一般全部定在空中。

神秘人挥手,从白尧、席勒、达尔腰间将三族信物隔空取下,而后排列整齐“钉”在空中。随后,怀抱魔婴,整个人凭空消失不见。

空中留下一段传音,在场的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魔族内奸冯天赐已除,冯家尽除以绝后患。对我夏寅动武不敬,三族信物悬空禁用以示惩罚。借用奥特火山十年,划为禁地,私闯者杀无赦。

随即,众人的定身被解除,竟然没有一人记得神秘人的长相。

此战的信息并未在大陆上传播,经过此战的所有人很快便得到报告,凉州第一世家,冯家被天外飞来的能量波灭族,随即,众人达成共识,不可说。

大陆上的人们只是知道,幻界战场开启仪式过后,三族信物被钉在空中无法使用。三族交界的奥特火山群被三族共同定为禁地,私闯者杀无赦。

后来发现,奥特火山周边被一层无形气场笼罩,根本无法进入,三族也就撤离了守卫。渐渐此事再无人提起。

七年后,奥特火山的山脚下,搭建着简陋的三间木屋,住着爷孙二人。

孙子身后的尾巴在三岁之时,被爷爷拔掉。随着尾巴的去除,整个人的暴躁气息再也不见了。

爷爷的仆人是一只开了灵智的火烈鸟。

这一天,在孩子出门打猎时,爷爷把仆人火烈鸟叫在身边,缓缓地说道:“原本计划在这里教导他十年,现在看来时间来不及了。”

“老爷,有什么吩咐?我老火一定万死不辞。”火烈鸟舔着肥屁股,把胸脯拔得老高表着忠心。

“银儿体内魔毒绝大部分已逼入他的尾巴被除掉了,我这里有一块为银儿炼制的火山元晶和一只火精灵,本应该在他十岁的时候吞噬,来消除他体内最后的残毒。但现在我没有时间了。”爷爷依然缓缓的叙述着。

“老爷,您放心的走,我老火会陪着小少爷的,等到他十岁也一定按照您的吩咐,将小少爷治好。”火烈鸟回道

“你要记住,先吞元晶再收火精灵,万不可提前吞噬。你身上的毒只要在火炎洞内按照我传之法修炼,银儿成年后便能够帮你解除。我留给银儿的日记切记不可让第三个人知道他的存在,否则定会坏我大事。”老人嘱咐完后,身影缓缓虚化,最终消失在原地。

“老爷,走好,我老火办事儿您放心,妥妥的。”火烈鸟向着老人消失的方向继续表着忠心。

随后,从怀里掏出装火元晶和火精灵的水晶盒子把玩着,看着这两个无价之宝口水直流。

“什么叫根红苗正?什么叫上头有人?什么叫吉人天相?我们家夏银小少爷就是啦!不说前面那些年了,就这俩宝贝,拿出去非得弄的天下大乱不可。”火烈鸟心里自己嘀咕着。

“鸟叔,干嘛呢?你手里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一声清脆的童音从火烈鸟的身后传来。

“啊?哦,哦没干什么。小少爷你回来了,这个是老爷给你留着十岁时吃的,老爷出门去办事儿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

“爷爷出门办事了?太好啦!他要是在家,咱俩谁都别想好过,不是不让我吃饱,就是让你泡药酒。”孩子开心的大喊道

说着,一把从火烈鸟的手中把两个水晶盒抢了过来,盯着盒子里的火元晶流着口水。

“小少爷,这个可不能现在吃,老爷吩咐过,得等到你十岁以后再吃,不然........”

这不然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只见孩子将水晶盒盖一掀,一仰脖儿,就将火元晶吞了下去。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