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停止后
首页 > 时间停止后 > 第十四章 兄弟两个

第十四章 兄弟两个

陆小白五岁的时候,李琳卖掉了陆荣光留下的房子和车子,带着年幼的陆小白搬到了现在住的小区,五十平米两室一厅的房间,住下一个瘦弱的女人和一个小孩子绰绰有余。

陆小白早慧,自幼年起就有些内向,父母离了婚对一个五岁孩子的打击不亚于世界末日。从那时候起,他就由内向,变成了有些孤僻,但心思的敏感也带给了陆小白一些方便,他总是可以凭着感觉避开令自己不适的人和物。

因为要打工,李琳托关系让还没到六岁的陆小白上了小学,谁知道上学的第一天,陆小白放学独自回家,在进小区门前被几个三年级的学生堵住了路,说大家都是一个小区的,以后就由他们罩着陆小白,但陆小白得交点保护费。

陆小白身上哪来的钱,本就不擅长和人交流的他打算绕开面前这几个高年级的男孩儿,却被他们牢牢地围住。

“我没钱。”这是陆小白在搬到那个小区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说完这句话陆小白就挨揍了,几个小孩推搡在地上,拳打脚踢的,路过的大人也完全没当回事,甚至还将这种事情视作青春,毕竟小孩子打打闹闹是正常的事,软绵绵的拳头还能把人打出事吗?

就是因为这种成年人普遍的自以为是的心理认知,陆小白那天掉了两颗本来就有些松动的牙齿,满嘴血哇哇的,眼睛也被打肿了,本来随了母亲的漂亮眼睛,第二天也肿的只剩下一条缝了。

三年级的男孩们也不知下手轻重,完全不停手。而那个这个时候唯一冲出来保护陆小白的那个人,就是林鸿。

林鸿发育得早,六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接近一米七的身高,要比那几个三年级的高一个头还要多,而蜷在地上的陆小白那个时候还没到一米二。

人高马大的林鸿连推带踹赶跑了那几个男孩,蹲下来想问问陆小白有没有事,结果被他一嘴的血和地上的两颗牙吓了一跳。而陆小白也晕晕乎乎的,眯着眼睛门牙漏风的叫了一声:“哥,我疼”。那时候的陆小白五岁,林鸿十一岁,陆小白一年级,林鸿六年级。

从那以后,林鸿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小区,后面都着一个同样是上小学,却只有他腰上面一点高的漂亮小男孩。而傍上了林鸿这个大腿的陆小白,自那以后也再没有挨过打。

陆小白升到四年级的时候,林鸿初中毕业;陆小白去林鸿的中学念了初中,林鸿高中毕业;林鸿跑去京城学医,陆小白来到了林鸿的高中;林鸿从初中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都是全年级第一,陆小白也一样。

陆小白就这么一直紧紧拽着林鸿的尾巴,走过林鸿走过的每一条路,一直到高中毕业。

而得益于两个孩子的关系,陆小白家和林鸿一家的关系也十分要好,林鸿的父母经常不留痕迹的帮衬李琳母子,李琳是真的不知道,但陆小白心里很清楚,林鸿一家对他们母子的好他一直都默默记在心里.

在陆小白的认知中,林鸿就是他异父异母的亲哥哥,林鸿的父母,也是他亲近的家人。

林鸿上大学之后第二年,同修大二大三的课程,从第三年就只有春节才会回来,提前一年大学毕业,考了研,然后就整整三年没有回过家,偶尔打来电话,也是学业太重医院太忙。真的赶不回去。

林鸿的父母也是心大,林鸿没回家的这三年夫妻两个得闲了就全国各地的飞,但就是不去京城看儿子,林父的说法就是:“我可是当老子的,要去看他也得等林鸿那小子开口才行!”就这样,陆小白整整三年没有见到过林鸿,微信上两人也聊的很少,只有逢年过节发个祝福。

林鸿回想起最后一次见到路小白,还是那个小屁孩高一的寒假,那个时候陆小白的长相还偏向个姑娘,身高也只是堪堪达到了一米七,搭配着刚刚冒出来的细密胡茬,像极了个毛发旺盛的高个短发女生,就为这个,林鸿笑了他好一阵子。

林鸿微微低头看着这个穿着人字拖和老头衫的俊秀大男孩,脸上的笑意愈来愈浓.

三年过去了,那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屁孩已经发育成熟,虽说看起来还有些稚嫩,但已经完全不像个女孩子了.

上唇的胡子刮得很干净,因为长期的使用剃须刀,那一小片皮肤也已经开始泛青,一米八的身高单单站在那,就已经俨然给人一种是个可以抗事的大人的感觉。

“这次回来待多久?”陆小白眸子微微上抬,看着林鸿问道。

林鸿左手插兜,右手捏了捏陆小白的脸,回答道:“我跟老师请了辞,现在是彭傅市第一人民医院准医生,不走了。”

把陆小白往前推着走了两步,林鸿赶人道:“麻溜回去吃饭,我回去跟我爸妈温存温存,等明天我请你吃饭,我们俩坐下来好好聊。”

陆小白也不含糊,应了声“好”,和林鸿挥手作别就回家去了。

李琳正端着小板凳坐在电视机前面重播着网上最近流行的肥皂剧,吃着汉堡喝着可乐,看到陆小白回来了,吸了一口可乐把嘴里的汉堡嚼完,对着儿子打趣道:“见着啦?平时也不见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去接我,儿大不亲娘咯。”

陆小白在门口蹭了蹭鞋底的灰,笑道:“亲,怎么不亲,你要也走三年,我都跑飞机上接你。”

“呜呜呜好感动哦,不愧是妈妈的好大儿。过来让妈妈抱抱。”说着,就站起来往陆小白身上扑。

“噫!没洗澡一身汗,别往我身上贴,老实吃饭看电视。”陆小白一个闪身,躲过了李琳女士的扑击,反手把她按回了凳子上。拿起刚刚喝到一半的可乐,坐在旁边跟李琳一起看剧。

李琳娘俩一边吐槽着电视上的剧情,一边享受这顿“垃圾食品”的盛宴.

至于其他的,陆小白比她要成熟的多,学业、生活,没有什么需要她过问的,反正儿子可以很轻松的把一切处理的很好,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自己是孩子,陆小白才是那个作为顶梁柱的家长。

这些年李琳没有用过护肤品,也很少化妆,却也完全不输电视上当今热火的同龄女明星。岁月让她吃足了苦头,但也给了她一个足以把所有的苦都掩盖的好儿子,所以李琳从来都不觉得生活亏欠过她什么。

第二天早上十一点钟,陆小白接到了林鸿的电话,让陆小白到小区门口找他。陆小白套了一件干净的短袖,踏着拖鞋就出门了。

站在小区门口,陆小白四处张望也没看到林鸿的身影,倒是被身后突然传来的一阵摩托车轰鸣声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才知道是林鸿。

林鸿坐在摩托车上,扔给陆小白一个头盔,看着陆小白怪怪戴好之后,言简意赅:“上车。”

“你哪来的摩托车啊。”

“老早之前就订了,今天上午去提的车,帅不帅,就我这大长腿,我这长相,再配上这摩托车,走街上是个人都得赞叹一句‘靓仔’。”

陆小白皱了皱眉头,就算他对车子了解不多,也自然是认得摩托车侧面那个宝马的车标,林鸿家最多也就称得上小康,二三十万的摩托车怎么可能说买就买,不禁问道:“宝马?我知道这个牌子,好像还挺贵的,你刚毕业哪来这么多钱?”

“我朋友搞投资,我跟着赚了百来万,别磨磨唧唧的,上车,带你吃饭去。”林鸿一笔带过不愿多讲,催促陆小白上车。陆小白跨上后座,也不再多问,林鸿要比自己聪明,应该不会沾染什么歪门邪道。

轰开油门,林鸿载着陆小白在城市里飞驰,偶尔停下等红绿灯的时候,都会有路人或正大光明,或小心翼翼的拍照。虽然看不到车上两人的脸,但毕竟两人的身材放在那里,再加上林鸿的新车造型本就酷炫,随便一拍都可以作为封面杂志去发表。

一路骑到市中心的金鹏大楼,停好车之后,两人进了电梯,林鸿直接按下了顶楼的按键,那是整座大楼最奢侈的餐厅。

无视了陆小白疑惑不解的表情,林鸿大步流星的走到餐厅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陆小白跟过去之后才看到座位上还有一个女生。

“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阮青。”

“阮青,这是我经常给你提起的,我弟弟陆小白。”

自觉地坐在了阮青的身旁,林鸿给双方介绍道。打过招呼之后阮青大方的扫视起那个站在对面手足无措的少年,经常听林鸿提起这个从小到大都十分亲近的兄弟.

根据林鸿三年前对陆小白最后的印象,阮青从林鸿嘴里听到的陆小白,应该是不怎么高,精致的好像女孩子的漂亮男孩,但站在对面的显然和林鸿口中所说不太一样.

虽说脸上身上都很干净,但那件老头衫大裤衩和人字拖,显然和这里格格不入,也和那姣好的身材,俊朗的面容有较大的反差感。

和阮青一样,陆小白也在打量着这位“嫂子”,他不太敢相信坐在那的女生居然是林鸿的女朋友.

陆小白不知道林鸿的择偶标准,但对面这位只能说看起来不丑的姑娘,和林鸿同框的时候,任谁都会觉得格格不入。

就好像一个当红的流量明星,和因为长相绝对不可能发生绯闻才应聘上的经纪人在一起了一样。

站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陆小白十分严肃的对着坐在那看菜单的大哥说道:“林鸿,吃软饭是不对的。”

听到这句话的林鸿还没反应过来,陆小白紧接着就对愣住的阮青更加严肃道:“用金钱捆绑住的爱情是不会长远的。”

陆小白说完话,本就没什么人的餐厅更加寂静了几分,林鸿和阮青愣愣的看了看陆小白,又互相看着对方,随后两人同时“噗嗤”的笑出声来。

林鸿趴在桌上笑了很久,稍微缓和了一下之后擦掉笑出来的眼泪,无奈道:“什么跟什么啊,你以为我买了个七十多万的摩托车,到金鹏顶楼吃法,就一定是靠吃软饭得来的啊?你也太瞧不起你哥了吧?”

阮青则忍着笑意对陆小白说道:“你放心吧,你哥的银行卡数字比我多好几位呢,他也没什么把柄被我抓在手里,我也没用什么小秘密胁迫他,更没有酒后乱性要他负责。”

陆小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连忙给阮青道歉,乖巧的坐下,低头不敢看两人。

给陆小白倒了杯水,阮青解释道:“没事的,任谁看到我们两个都会这样想,郎才女貌嘛,林鸿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跟我在一起除了钱,还能图什么。”

林鸿收敛了笑意,嘴角微微上扬,牵起身旁姑娘的手,对着那个因为说错了话而有些局促的大男孩缓缓说道:“小白啊,有些东西出现的时候会让你抛弃你所秉持的原则的,你以为你会喜欢兴趣相投的,你以为你会爱上灵魂和皮囊都相融的,但总会有一个打破你原则的那个她毫无征兆的出现,然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无所谓了,阮青就是那个击碎我全部的我以为的那个人。”

对面的男孩儿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

爱情这种东西,对十九岁还没有牵过女孩子手的他来讲太过虚无缥缈了。

陆小白突然想起了那个叫做水木的女孩子,对着好像很懂男女之事的林鸿问道:“那哥,一见钟情,就一定是见色起意吗?一见钟情会有好的结果吗?”

听到这个问题,林鸿有些意外,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的初恋就坐在旁边,阮青自然也不是能让人一见钟情的身材长相。

倒是一旁的阮青,轻轻抿了口茶,笑言道:“一见钟情分很多种啊,钱、权、色,总归你是图那个人一些什么东西,不然哪来的一见钟情,灵魂和灵魂的交融碰撞需要很长的一段周期的。但一见钟情未必是坏事,我当初见到你哥,就是图他长得好看,这不过程和结局都还不错?”

林鸿在旁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喃喃道:“得亏我长得帅,不然就没机会被一见钟情了。”

陆小白在那里认真思考阮青的话,不得不说对面这个突然出现的嫂子虽然看起来和哥不是很搭,但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和言语之间的理性,让陆小白觉得两个人好像也挺合适。

点完菜,林鸿对着那个还在思考着什么的男孩儿打趣道:“怎么,我们家小白对哪家姑娘一见钟情了?结果还没被人看上?”

“差不多吧,她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我也只看到她一眼。”思索了一下,陆小白低头小声说道。

“这个我有经验,缘分这东西,得自己抓住了才算,思前想后踌躇不定是最次的那个选择。”听到陆小白的话,阮青出声劝慰道。

阮青开导弟弟的时候,林鸿就在旁边摆弄碗筷,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林鸿和陆小白不愧是兄弟两个。

林鸿在阮青之前没有过恋爱经验,待在医院多年,社会经验丰富,但大多时候他是依然被阮青照顾的那个。

陆小白更是到现在为止和异性都没有太多的接触,两兄弟在恋爱这方面,都是不折不扣的用最佳的长相条件表演了二十年的solo舞台。

吃过饭之后,林鸿又点了几个菜,分成两份打包带走,陆家林家一家一份,就都不用做晚饭了。

下了楼,阮青说要回学校上课,学校就在附近,走回去就好,让林鸿和陆小白兄弟俩慢慢玩。

回家路上,陆小白问起阮青的职业,林鸿告诉他“你嫂子是小学老师”,陆小白啧啧道:“医生和教师,还真是般配。”

林鸿“呦”了一声,反问道:“这会儿我不是吃软饭的了?”

过了一会儿,见陆小白没接话,林鸿也不再打趣这个弟弟,油门一拧带着陆小白直奔电子市场。

“你那手机也该换了,从初中用到大学,微信有时候都联系不上你,顺便再给你买台笔记本,你做作业什么的也方便。”到了彭傅市最大的电子设备卖场,林鸿也不犹豫,顺着指示牌领着陆小白七拐八绕,找到一家名叫“博良电子”的店铺。

店铺老板年龄不大,看起来和林鸿差不多的年龄,看到林鸿之后抬了抬眼皮算是打招呼,林鸿也不客气,直接走到店里的货架前,看了一会儿之后,拿起两台台全新的未拆封的笔记本。

林鸿对着老板扬了扬手里的电脑说道:“走了啊博良,记账上回头一并给你。”

老板扭头看了一眼林鸿手里的电脑,什么也没说,轻微的点了点头。

把手里的电脑塞给陆小白,林鸿笑道:“咱哥俩一人一台,一模一样的。”

这一顿操作把陆小白看的一愣一愣的,全程不过三分钟的时间,两个人一共就说了一句话,就拿走了两台看起来就价格不菲的笔记本,连钱都没付。

接过电脑后陆小白不禁感慨道:“哥你这关系…够硬的啊…”

林鸿哈哈一笑,也不在意,路过一家国产知名手机店,带着陆小白又挑了一部手机,不过这次陆小白没让林鸿付钱。

陆小白让林鸿在门口等着,自己进去用变黑了的等级卡刷了两部同一型号不同色的手机。

李琳女士的手机也很旧了。

拎着两台电脑两部手机,两人也不好再外面逛什么,林鸿干脆把陆小白送回了家,让他自己摆弄摆弄新电脑,自己则是去市区的小学等阮青放学送她回家。

回到家之后,陆小白捣鼓了一会儿电脑,有些难懂但问题不大,之后又把旧手机上的一些东西传到了新手机上,闲着无事洗了个澡,静候着六点十分的到来。

————

“下一秒见。”艾娃笑着。

陆小白眨了眨眼,活动了一下筋骨,也笑着:“我回来了。”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