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首页 >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 第一章 瓮中捉鳖

第一章 瓮中捉鳖

公孙府的小姐失踪一个月了。

汴京城处处贴满了她的大头寻人海报——猪肠子嘴、凸鱼眼…

“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官小姐…”

清晨的府衙门口,一群百姓围在寻人海报前,指指点点。

人群后方,两名俊俏的少年郎却笑得像弯曲了的虾。

其中一位低声说:“你这主意不错。趁他们前脚贴上去,你后脚就寻了一群小乞丐,在画上给你添上几笔。”

另一位奸笑:“要不了多久,汴京城人人都会传公孙家的千金是个丑八怪,那三皇子定会知难而退。”

这少年正是女扮男装的公孙府的千金——公孙薇。

公孙薇过去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小霸王”,皆因她从小恃宠而骄,以鞭打仆人为乐,常常气得公孙镜夫妇抓耳挠腮,恨不得废号重练。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的某一天,公孙薇突然不一样了。

那天她在自家后院不小心落了水,捞上来抢救一番后,竟像换了个人似的,变得知书达理、孝敬双亲,把两老乐得合不拢嘴。

只有与公孙薇一起长大的好基友宁澄,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十岁进公孙府做家丁兼护卫,因长得眉清目秀,没少被恶霸公孙薇强迫穿女装,美其名曰男人要长得像女人才好看,pua得他怀疑人生。

但自从那天以后,她竟然对他斟茶认错抱大腿求原谅,惊得他再次怀疑人生。

事出反常,必定有妖。

他疑惑:“小姐,你掉的池塘是脱胎换骨池么?”

公孙薇当时矜持一笑,什么也没说——

她掉水里昏迷的那段时间,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穿越到了一个叫2020的年代,灯红酒绿、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她在这个年代里,竟混得如鱼得水,凭着几分妖艳的姿色,成功吸引了某星探的注意,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混成了一线女明星,叱咤内娱、好不快活。

好景不长,她的噩梦很快到了。

某天,她接到了一部叫做《弃妃之春宵苦短》的垃圾流量剧邀约。

看剧本名字就是个垃圾——她满脸鄙夷,随意翻了翻,准备拒演。再仔细一看里面的人名,顿时呆若木鸡——这剧里面所有的角色名字都来自她穿越前那个朝代。

这剧的女二,名字就叫做公孙薇,仗着父亲官大,恃宠而骄,以鞭打仆人为乐,后来被迫嫁给当朝的三皇子熠王,皇家寂寞,她居然深深爱上了皇子,沦为夺嫡之战中的棋子。

熠王成功入主东宫之后,转头就废了他们家的官职,又一脚踢开了她,转头娶了自己真正暗恋的女神商墨云。

家道中落,一生清廉为官的公孙镜最后吐血而亡,被榨干了利用价值的公孙薇,含恨站上了雁江边,原本只想吹吹风,结果被歹人推入江中,香消玉殒、尸骨无存……

就这?

公孙薇一目十行看完,跟被雷劈了一样——这固然是因为这剧太雷、梗太老,也是因为自己是个凄惨炮灰,而不是那命好的女主??

她拿起手机正要打给编剧,强烈要求改写剧本,便见白光剧烈地一闪,室内只余下一部“嘟嘟”忙音中的手机。

公孙薇“嘤咛”一声,悠悠醒转时,竟是躺在了自家后院的草地上。

一大票人围着她转,又是清洗又是喂姜汤,公孙薇表面有些呆愣,脑海中却不停回忆那狗血预言剧本,总结出两件事:恋爱脑、必定死;不孝双亲,必定含恨。

身体是通过剧本穿越回来了,灵魂却已版本升级。

公孙夫妇不久就观察到女儿变了样,长大了懂事了,成天乐得合不拢嘴,连帅气的三皇子来提亲,也想都不想就允了,以为女儿定会欢喜。

公孙薇得知此事犹如晴天霹雳,一想到剧本预言的炮灰下场,撒泼打滚抵死不从,但皇家的提亲怎能说退就退?于是公孙镜嘱咐宁澄把她看好,不许随意外出。

可宁澄早就被公孙薇策反了,帮她乔装打扮,逃出了公孙府。

两人一出府,便执行了退婚大计,首先花银票雇乞丐涂抹寻人启事,丑化自己;顺便编童谣,教给当地孩童传唱:公孙大姐,谁娶谁倒霉;公孙无盐,谁娶谁续弦……

皇家最是注重名声,正好从根源上断了他们的念想。

*******

公孙小姐正得意于自己的智慧,冷不防衙门里冲出一队衙役,气势汹汹,“让开让开。”

他们中的几位撕下了寻人启示,破口大骂:“哪个晦气儿子的,竟敢太岁头上动土!” 推搡开一旁看热闹的百姓。

公孙薇赶紧低下头,眼角余光却捕捉到了街尾的一处告示栏,还有个小乞丐正在涂抹她的画!

“糟了!”她心中暗呼。

当时她找人雇这群乞丐的时候,嘱咐过这种事情只能悄悄地做,万一被抓现成,那这群江东来的小乞丐恐怕都得遭殃。

江东原本有个宋国,但与祁国争战连年,国力渐不复初;十五年前被灭国,鱼米之乡沦为了焦土,当地居民有不少背井离乡来到汴京城谋生,做着下等人的工作,生活贫瘠,受尽白眼。

这个小乞丐她印象尤其深,叫做小虾儿,江东口音十足,万一被抓了,指不定要受怎样的折磨!

衙役们果然发现了这小乞丐,当即厉喝了一声,齐向他的方向冲去,官靴在地面剐蹭出一片金属声。

公孙薇急推了宁澄一把:“快,一人一边!”

宁澄会意,假装不看路,故意撞上其中一个衙役,惹来破口大骂。

公孙薇趁着衙役们注意力被短暂分散的当口,跑向小虾,一拍他:“快逃!”小虾吓了跳,扭头看到来势汹汹的官兵,还有眼前的公孙薇,大眼睛眨了眨:“哥哥小心。”

小虾跑远了,公孙薇回头对那群官兵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那才是主谋,抓住他!”

公孙薇见大部分官兵都被她引了来,撒腿就跑!

她打小体力过人,运动细胞极其发达,跑几个时辰那都是小case。

但技能点似乎错了……她跑入了一片鱼肠子似的弯弯绕绕的暗巷!

每栋民房都黑漆漆的,关键长得还都一个样,她连着跑了十几个圈,愣是摸不着东南西北。

她傻眼了。

身后的十余个官兵很快赶上来了,扶着墙壁,气喘吁吁,“你跑、你再跑……!”

她从善如流:“这就跑。”又撒丫子跑得飞快。

一圈,又傻眼了。

她跑回了原地,那十来个官兵正好整以暇地抱着大刀,在原地守株待兔。

“原来这真的是个路痴来的。”

“大哥撵他来这儿是对的。”

他们“嘿嘿”直笑,撸起袖子,对公孙薇摆出“瓮中捉鳖”的架势。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