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首页 >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 第四章 踢馆

第四章 踢馆

陆虎有点下不来台,哼道:“这么隐秘的事,你咋知道?”

公孙薇“嗐”了一声,笑道:“哪个家里没个番薯藤亲戚在宫里当差呀?再说,我敢造皇家的谣么?”

陆虎一滞,他怀中的妞儿更是尬成了茄瓜脸,讷讷道:“我记错了,不是五年前,应该是在之后……”

“之后太后再没有开过寿宴”,公孙薇打断她。

吃瓜群众这时候又把脑袋瓜一溜儿转向了陆虎。陆虎阴沉着脸,捏了捏美人的脸说:“美人,你定是记错了,应该是在更早之前。”

美人摇了摇头:“那更不可能了,之前我还太小,师傅说我还不能出师呢。”

众人倒,这女的倒是个实诚的。

陆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吃瓜群众见公孙薇ko掉了这臭屁王,吃完了瓜,乐呵呵地继续听台上桑姐儿的戏。

陆虎蓦地一拍桌子,轰隆一下拔起了一身肥猪般的气势。

公孙薇嗑瓜子:“你早说是要来砸场子的不就好了,直接点不行吗?”

陆虎哼了一声:“本大爷不是来砸场子,是来踢馆的!”

他转向台上正在唱戏的桑姐儿:“今天老子就跟你斗一斗,谁唱得好,就把这地儿给騰一騰,你看怎么样?可别说我们本地人欺负你江东人!”

桑姐儿停下唱腔:“行,你想怎么比?”

公孙薇有点急了,走到台侧,仰起脸小声说:“姐,咱别中了他计。这输赢谁来定?”

吃瓜群众一看,好家伙,又有瓜吃了,马上看热闹不嫌事大,在台下吆喝:“比!比、比!”

“那就比谁的呼声高,谁就赢,这样可公平?”

这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公孙薇循声望去,门口左近的角落里,安静地坐着一个人,面容俊美,一副雍容平和的姿态,却是早前救了自己的那位韩珏。

他悠然地品了一口茶,朝公孙薇勾了勾唇角,淡淡一笑。

公孙薇心道:有这么巧吗?

吃瓜群众又交谈开了,“这谁呀,瞅着生面孔,长得可真是俊。”

“比这肥仔要俊多了。”

陆虎不屑道:“这么比就这么比,爷瞅你长得像个娘们;行,就听你这个娘们一回,让大家伙决定。”

说罢一撸袖子,捏了兰花指,走上台去,千娇百媚地一笑:“我来唱个’贵妃醉酒’”

众人懵,哄堂大笑,公孙薇也懵了,原来闹这半天,真正要唱的是他自己?

那小美人已经在台下为他摇旗呐喊了,师傅,加油。

公孙薇满头黑线……

只见这陆虎巨大的身躯轻盈地一扭,瞬间换了一个人,从眉眼到鬓角无不含情,唱腔千回百转,环肥燕瘦,他这身演绎,倒是演出了贵妃醉酒那种酣醉微喘的姿态。

“贵妃醉酒,好!”

“有那味儿了有那味儿了。”

公孙薇看呆了,这年头,戏曲行业都卷得那么厉害了吗?

桑姐儿悄悄拉过公孙薇:“这是个行家…..”

话未说完,门口帘子急掀,急匆匆跑进来一人,火急火燎地对桑姐儿说:“姐,不好了,小虾好像发了什么急病,快不行了,姐快去看看他。”

桑姐还没回话,公孙薇一把拉住那人,问:“小虾?是一个大概12岁左右,眼睛很大的孩儿吗?”

那人点点头,公孙薇急了,心想会不会是这小乞丐方才跑得太快了些,惹出了什么急病不成?

桑姐忽回过头来,语带恳求:“薇儿,你也认得小虾?他是从我从江东带来的,有哮喘,身子一向弱,他的药在我这儿,我得去一趟。”

公孙薇忙说:“我替你跑。”

桑姐摇头,眼中有泪:“不行,他每次发病,一定要我在旁边,他谁也不认,谁也不识,只吃我给他带的药。”

她望了台上一眼,陆虎已经渐入佳境,台下一片喝彩。

她一咬牙,豁出去对公孙薇说:“我们戏班子里现在没有其它旦角了,你帮姐这个忙,上去比一比。就算输了也没事,大不了咱再换个场地,给这些祁国人挪地方罢了。”

说完,她不等公孙薇回话,转身就走。

公孙薇愣了一下:“什么……?”

话还没说完,桑姐已经跑上了门口一辆马车,马车四蹄一扬,迅疾绝尘而去。

公孙薇:…….

这都什么跟什么?剧情是这么演的吗?

她有限的脑容量此刻沉得能晃出水来——第一,她也担心小虾的身子;第二,自己没有过真正的舞台表演经验,上个世界学的那都是一些口水歌;第三,这勾栏是桑姐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江东人本就贫瘠,东山再起谈何容易?

她眼睛有点发直。

肩膀上被轻轻拍了拍,她转过身来,对上了韩珏那双淡定的眼睛。

“能唱吗?”他问。

总算还有个认识的人在,公孙薇努力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缩了缩头道:“不会。”

韩珏大笑:“我听闻公孙大小姐是出了名的小霸王,怎么却怕上台表演?”

公孙薇恼道:“你行你上?”

韩珏道:“这唱的可是旦角。”

公孙薇反驳:“你看这台上的唱旦的人,比你还胖,却比你还努力。”她话锋一转,循循善诱道:“你是江东人,桑姐也是江东人,你们不该互相帮助吗?”

韩珏袖起双手:“我偏不上去唱。”

公孙薇眼前的一丝希望之光“啪”的熄灭了。

她想了想,有气无力地问:“对了,你到底怎么猜出我是公孙薇的?”

韩珏悠悠道:“那画虽然被涂抹得一团糟,但是还原一个人的本来面目,本就不难。”

公孙薇:“所以这些寻人启事都是你画的? ”

韩珏笑笑:“你说呢?”

公孙薇:“嘿,你真不赖,看来我爹是付了大价钱请的你。”

韩珏有几分自得:“你父亲托了下人,又拿了你一幅小时候的画像,寻了我这个小有名气的画师,让我想像着画。在下虽学艺未精,这几十幅画倒还是模拟出了姑娘真正的样子。”

你怕是没见过照相机,公孙薇心中吐槽。

台上,陆虎已经唱完了,朝台下观众抛了个媚眼,满堂喝彩不断。他得意洋洋地望向公孙薇,递去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