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首页 >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 第六章 神秘女子

第六章 神秘女子

韩珏回头招呼了一声,身后一名红衣女子便跟了上来。

这名女子脸上蒙着面纱,瞧不见真面目,但其身形玲珑有致,婀娜无双,火辣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韩珏将这名女子引入帐篷,简单介绍了一下,公孙薇与桑姐才知道这女子是名医术高明的大夫,便让开身子让她给小虾诊治。

在女子诊治的当口,公孙薇拉过韩珏来,问:“原来你刚才是去请大夫?”

韩珏觉着她表情有趣,笑着回道:“是啊,我知道这孩子身体一贯有缺陷,这么一病发,不找个大夫看看能放心?”

“那你方才怎么不顺便把大夫带过来,要多走这一遭?”

韩珏笑道:“你以为大夫是想请就能马上请得动?我带你来之前,她正在十里河堤给人看病问诊,所以把你带来以后,再回去请她。”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违和,听起来倒像是韩珏早就打点好了一切。公孙薇目光越过韩珏,瞧见这名美女大夫巧手盈盈,数名银针落下,稳稳地封住了小虾头颈处的几处大穴,小虾低低呻吟一声,呼吸却平稳了几分。

公孙薇大喜过望,悄声问韩珏:“这大夫看起来医术过人,姓甚名谁?”

韩珏:“我是慕名去请的。你看她蒙着面纱,显然是不愿意让人知道真实身份。”

公孙薇“嗯”了一下,又“啧”了一声,歪着脑袋皱起眉头打量起韩珏来。

韩珏被她这样子逗笑了:“你这又是在看什么?”

公孙薇脑海里正飘过一大片疑云,首先,她与这韩珏相处了大半日,这人长得异常俊美,这个倒不奇怪,奇怪的是韩珏身上流露出的那股子气质。

她从小长在官家,一起玩耍的伙伴从来非富即贵,对“气质”、“气势”这种东西最是敏感,这韩珏不过是一名江东穷画师,气质竟也不输贵胄子弟。

正思忖间,红衣女子忽然开腔,“我给这孩子施了针,病是暂时稳住了,但他身子太弱,若要挺过今夜,你们还需去取一味药。”

“什么药?”韩珏与公孙薇异口同声。

“绿珠仙鹤草。”红衣女子目光停在公孙薇脸庞上,眉眼如画,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媚意。

公孙薇心中一动,关于剧本的一段描述瞬间涌上心来。

她试探着问:“玉姑娘,敢问哪儿可以找到这绿珠仙鹤草?”

这话问出口,短短的一瞬间,屋内三个人起了不同的反应,桑姐惊讶的眼神一闪即过;红衣女子静静地看着公孙薇,表情像打了一个“?”

韩珏站在公孙薇背后,暗中向红衣女子使了个眼色。

公孙薇忽然唰地转头,目光扫向韩珏。

韩珏瞧着她:?

红衣女子语速很快:“在十里河堤旁那家门前贴有艾符的医馆里,应当可以买到,必须要快!”

她转过头去,又用毛巾给小虾拭了拭汗,“我需留在此处照看病人。”

桑姐点头道:“薇儿,你同韩珏一起去。来去路途遥远,有个人好照应。”

*******

办正事要紧,于是公孙薇与韩珏一同上了外头停着的马车,往十里河堤赶去。

韩珏问:“你喊她玉姑娘,是什么意思?”

公孙薇有些头疼,说:“没什么。”

方才那一刻,她回想起剧本,记得有四个字“苏阳暖玉”。

江东苏家、玉家,这两大曾声名赫赫的江湖名门,在十五年前祁国与宋国的战争后,都销声匿迹。

公孙薇对这段背景记得不详,但对那段描述玉家后代——玉妩颜外貌的词句印象颇深,大概就是一个长得比炮灰女配公孙薇还要妖艳两分、比天选女主商墨云还要柔美三分,身手高强、医术过人的关键人物。

这样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这个时候?

韩珏见她没说话,便逗她:“你该不会想说,她就是大名鼎鼎的玉妩颜吧?”

公孙薇看他一眼:“说不定你就是那苏炙夜吧?”

苏炙夜,自然是江东苏阳暖玉里的苏家大弟子,这也是一段绝密,除了江湖中人,几乎没有人知道。

韩珏一愣,拍了拍掌,笑道:“公孙小姐不错啊,竟懂得这许多江湖人物!真让人意外呢。”

公孙薇知他肯定有所隐瞒,但已经饿了一天,有气无力地回怼:“瞧你也不像,人家苏炙夜那是何等的江湖高手,你这书生模样,怕是连他的配剑都提不起。”

韩珏:……

韩珏内心飘过一大片乌云,脸上却依旧云淡风轻地微笑着。

*******

两人在日落时分赶到了十里河堤,寻到了那贴着艾符的医馆,人头涌动,看病的抓药的排成了长队,公孙薇惊叹:“这生意也太红火了吧?”

韩珏推了推她,笑道:“不如你上去,报上你公孙小姐的名号,插个队如何?”

公孙薇:“然后我爹把我逮回去,禁足个十天半月,你倒是开心了对吧?

韩珏:“救小兄弟的命要紧,你看规规矩矩地排队,得排到几时?”

公孙薇灵机一动,扯着嗓子喊:“神笔马良再世,免费帮人画画喽。”

韩珏:?

队伍尾巴的几个人正排得百无聊赖,闲着也是闲着,便过来瞅个热闹,公孙薇把韩珏往旁边一竖,说,这位小兄弟是大名鼎鼎的画师韩珏,走过路过别错过,免费画像,仅此一日!

韩珏:……

韩珏:你你你。

公孙薇:“救小兄弟的命要紧,你看规规矩矩地排队,得排到几时?”说着,一溜烟跑到旁边的文具店,搞齐了画架笔墨等装备,往医馆门前支棱。

韩珏被硬推着上了前线,幽怨地瞥了公孙薇一眼,只好专心作画。

公孙薇顺利地排上了队,前方人越来越少,大多围聚在了门口,在韩珏的画架前惊呼不断。

约莫半个时辰后,公孙薇终于挤到了药柜前,抓药的大夫边低头忙活边向公孙薇要药方,公孙薇开口道:“只要一味,绿珠仙鹤草。”

这药罕见,连知道名字的都也没有几个。医师抬起头,打量了公孙薇几眼:“你是陆公子的婢女吧?”

公孙薇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陆公子?”忽然反应了过来,忙改口道:“是,我家公子嘱咐我来取这草药。”

医师转身取出一个紫色丝绸装的药包,递给她,“订金已付,尚需五十两。”

公孙薇眼都直了,这东西需要五十两?她身上通共就几两碎银,大部分银两都在宁澄身上,一时半刻找不到人,该如何是好?

正彷徨间,一只肥大的身躯进了门,往柜台前一杵,险些把公孙薇给挤出去。

公孙薇站定,两人对视了一眼,可不正是陆家公子陆虎?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