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首页 >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 第十章 真正的男女主角

第十章 真正的男女主角

堂间忽然骚动起来,只见一个人往堂间正中的玉盘上丢了一锭沉甸甸的银子,拍着胸脯扬声大喊:“我赌今晚花魁之首是寒雪!”

公孙薇一眼看过去,心下明了:啧啧,这明显就是青玉坊找来的托。

堂中顿时热闹起来,人头涌动,来的客人本就不缺钱,一时叮叮咚咚,银子落满了三个不同的玉盘。

公孙薇看过剧本,很自然地推敲出了这就是今晚花魁比赛的押注。青玉坊作为幕后的策划者,开了这个赌局,这三个玉盘对应三位美人,这三人只是个配角,她连名字都记不清。

此时有人端上了第四个玉盘,旁边附上了一张纸,上书一个字“云”。

众人交头接耳:“云字,是谁?”

“不清楚。估计是新人?”

公孙薇却清楚,这是青玉坊这是临时邀请的贵客——商将军之女商墨云。剧本的女主,天选之女,美若天仙的一个人物。

剧本所记仅寥寥数语,常居深闺的商墨云难得出游,正在雁江上游船,有青玉坊的人登船造访,邀请她参加花魁比赛,她开始是拒绝的,青玉坊的人使了个激将法,说戴着面纱现身即可,也不会有人猜得到小姐的身份,云云。商墨云少女心性,胜负心重,便答应了。

这就是她与熠王一见钟情的第一幕,而青玉坊的算盘也打得很好,只消请出一位艳压群芳却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弄个爆冷盘,妥妥地胜券稳操,大赚一笔。

这青玉坊背后的人,不去当操盘手真可惜了,公孙薇心道。

韩珏忽道:“江上景致不错,我倒是想下去租个画舫。”

公孙薇从思量中回过神来,赶紧道:“确实。在这里看,不如在江上看,韩公子既然要回去江东了,可不能错过这好景致啊。”

韩珏笑了笑,果然起身往堂中走去,公孙薇心跳一下子加快。

却见韩珏走向堂中,往一个玉盘上放上了几个碎银,复又回身坐下,朝公孙薇道:“且试一试运气。”

公孙薇心头不知什么滋味,瞥了瞥嘴:“没想到你还有这等癖好。”这话酸味都溢出来了,她自己却浑然不觉。

韩珏滞了一下:“癖好?” 忽反应过来,解释说:“你怕是误会了,我没什么赌的习惯,只是离开汴京之前,想试试运气。如果赢了,这些银两便都留给戏坊的人。”

公孙薇刚才嘴快,听出他没正确理解自己的意思,倒是松了口气:“如果输了呢?”

韩珏:“那个玉盘上最多人投,理应不会输。”

傻孩子,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职业叫做“托”啊!公孙薇内心感叹,请了我这顿酒席,你这家伙身上应该没有多少银两了吧。

“你去拿回来,放在第四个玉盘上。”公孙薇说。

“为什么?”韩珏眨了眨眼。

当然是因为我知道这比赛的结局啊,公孙薇心道。

“直觉。”她神秘地一笑,“女人独属的。”

韩珏低下头,掩盖住眼中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抬头正色道:“好,就听公孙小姐的。”

公孙薇满意地点点头,朝他露出一个慈母般的笑容。

韩珏笑出声来,心中竟有几分不忍。

江上此时鼓声大作,两人循声望去,一艘极是豪华的画舫缓缓驶出。

此时走也来不及了,既然韩珏的嫌疑基本洗清了,那就在这里看这剧情到底怎么个走向吧。

公孙薇端起酒盏,喝下一小口。

夜色更深了,江上一轮明月高悬。

青玉坊围栏边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今晚花魁归属,有人质疑道:押了这许多钱,不知结果是否公允?

便又有人插话道:刚刚得到消息,评委乃当朝阅美人无数的熠王祁慕寒。

能来青玉坊的公子哥们非富即贵,一听这名字却都安静了下来。

一般来说,比他们有钱的,不如他们会玩;比他们会玩的,不如他们有钱。唯独这三皇子两者独占,足以令他们羡慕嫉妒恨。

公孙薇一脸“你们真是年轻、幼稚”的表情,怎么说她也是看过了剧本的人,那剧本里描绘的熠王手段之黑、城府之深,简直无法想象。

此时这艘画舫缓缓驶向江中央,花鼓擂得越是急了起来,看客们的心被越挠越痒,其中一画舫里,方款款地走出一位白衣翩翩的女子,娇羞地朝岸上众人挥了挥手。

众人(震耳欲聋):耶!

公孙薇:……

公孙薇下意识地看向对面的韩珏,只见这家伙就跟没事人似的,夹起一块肉,正在细嚼慢咽。

她带着几分窃喜,重新把视线投向江上,此时第二艘画舫再度出列,一名绿衣飘飘的女子往船头一站,风情万种地朝着观众抛媚眼。

众人(击碗敲杆):心肝!

公孙薇:……

她余光又瞄了一眼韩珏,只见他淡淡地瞥了眼江面,又收回目光,夹起了碗中的肉上,仿佛嫦娥对他的吸引力还及不上他碗里的肉。

此时花鼓声急擂,第三艘画舫出列,美人还未出现,坊内众人已先行沸腾起来:“寒雪来了!”

更多的吃瓜群众涌向栏杆边,险些把公孙薇挤到一边。

公孙薇尴尬万分:……..好歹我也是个美人好吧,你们滤镜有那么重吗?

忽发现对面的韩珏望向了自己,还带了几分戏谑的笑,她大囧,揉了揉脸蛋,咳了一声,说:“你看现在出场的,就是你本来押的那位。”

韩珏笑道:“我知道,听这欢呼声就知道了。”

一阵江风刮来,似乎还带了丝清凉的味道,清凉中还有一丝幽香,在众人陶醉中,第三艘画舫上出现了一位美人。

距离有些远,公孙薇瞧不大清楚美人的样子,却见她一身轻薄纱衣,身段火辣、玲珑有致,竟丝毫不输那日看到的那位“玉姑娘”。

又是一阵江风刮过,这美人身上的披帛被晚风刮得高高扬起,她正想拢一拢,却不经意露出了半边酥肩。

场上众男顿时癫狂。

公孙薇被挤得紧紧的,在一堆汗湿味里艰难求存。

韩珏走过来她身边,用力往左右拨了拨,给她松出了一小块空间,她才吐出一口气,一回头,两人的脸竟近在咫尺,公孙薇脸上一热。

这时画舫上的寒雪刚表演了“酥肩半露”,见场面嗨起来了,便干脆地朝岸上抡了个风情万种的飞吻。

场面更是一时不受控,几乎要发生踩踏事件。

公孙薇:………差不多得了啊!

韩珏的手臂只好左右撑着栏杆,摆出一个类似壁咚的姿态,护住公孙薇,额头上的汗也沁出来了几分,旁边一群人正在呐喊,两人以一个奇怪的姿势靠得很近,公孙薇的心不受控地剧烈跳动。

两人的脸太近,她甚至能看见韩珏瞳孔中的自己。

奇怪,场面怎么那么安静,安静得她都害怕韩珏听见自己那不同寻常的心跳声,心想我一定要淡定淡定……

然而场面的确是安静下来了,周围的人也不鼓噪了,韩珏松了一口气,才直了身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公孙薇赶紧平复自己的心跳,顺着这群吃瓜群众的目光往江面望去。

只见第四艘画舫出列,这艘画舫里岸边最近,大家也看得最清楚。

这是一位罩着面纱的女子,单从外形身材来看,远远没有之前几位那么风情万种。

众人面面相觑。

韩珏笑着对公孙薇说:“这就是你让我押的啊?”潜台词就是,你是故意让我输钱的吧?

经过方才那么一番“壁咚”,两人关系更近了一些,公孙薇当即表示抗议:“做人不能外貌协会。”

“哦?”

此时不知道谁带头起了一阵嘘声,接着嘘声此起彼伏。

“没飞吻、没扭腰,业务能力不过关!”

“走后门的吧这是?”

七嘴八舌之中,这船头的女子蓦然揭下了遮脸面纱——

众人:……!!!!

好美的人啊!用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来形容都是轻的,用倾国倾城尚可形容一二,眉不画而浓、唇不描而生艳,当真是美得浑然天成、毫不矫揉造作,天鹅颈曲曲款款,犹如一朵傲然出水的莲花。

把公孙薇看得都有点嫉妒,商墨云,这就是剧本描述的女主啊,换自己比的话呢?她看向韩珏。

只听韩珏摇头晃脑道:“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公孙薇:…….

公孙薇酸溜溜地想,这是熠王的女人,你少做梦了!

商墨云出场带来的震惊还未落幕,江面上又出现了一艘更为华丽的画舫,这次的画舫大气华贵,却带着一股不可名状的气压。

公孙薇对这类气压极其敏感,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这是皇家包下的画舫,画舫上的人就是剧本预言的男主,那个一脚把她踢入炮灰深渊的人——熠王祁慕寒。

她坐直了身子,极力往江上望去,手心里不知不觉出了冷汗。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