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首页 >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 第十八章 跑腿

第十八章 跑腿

公孙府。

公孙镜接连几天处于基本不着家的状态,公孙薇碰见他,无不是在清晨时分,他回家洗漱、换身官服又上朝,官府和朝堂连轱辘转,整个人瘦了一圈,眼袋青黑。

公孙薇既担忧,又无奈,剧本里根本没有提及这一出,而她在上个世界所学到的技能,对目前这样一个形势并无帮助。

她又陷入了一种麻瓜般的心情,明明剧本在手,但这剧本却没有细致到让她凡事都能先知先觉。

宁王祁晟来信公孙府,说是遇到了点事情,来京的事情会推迟个几天——这是娘亲赵慕芝私下告诉公孙薇的。

是因为刺客的事情么?这个时候京城人心惶惶,百姓都在传说还有漏网的刺客,处处严查不断,却愣是找不出一个真凶。

公孙薇想来想去,忽然想起了熠王祁慕寒这个人,说来奇怪,民间风声如此紧,而身为受害者的三皇子却安静如鸡,关于他的消息那是半点也没传来。

这天下午,公孙薇灵机一动,往商将军府递了个拜帖,说是要探望商墨云。

她想起那晚的事,总觉得哪儿不对。首先,商墨云本来就是个资深宅女,出现在花魁现场就很是蹊跷;其次,在熠王最危急的时刻,赶到的又偏偏是商墨云的父亲商将军。

这么看来,商将军到底是在什么时间点得到刺客行凶的消息?公孙薇猜测,一、在商墨云刚刚离开将军府;二、刺客行凶的当口才得到消息,匆匆率兵赶到。

从现场来看,弓箭手布置十分有条不紊,占尽地理优势,如果是第二的话,时间上来不及,可以排除。目前看来只有时间点一最有可能——在商墨云前脚离开公孙府,后脚公孙镜就得知了刺客的消息,因此火速点兵,暗中埋伏在十里河堤的隐蔽处,待歹人全部现身时,一一将其射杀。

但还有一种猜测,那便是早在商墨云出门前,商老将军便得知了刺客的消息。但这个猜测太过腹黑,而且商将军也没有置自己女儿于险地的理由,公孙薇很快将这个念头拂去。

*******

商将军府。

公孙薇见着商墨云的时候,小小地吃了一惊,只见对方与花魁那日相比,憔悴了不少,嘴唇几乎没有血色,却反而称得整个人娇若西子胜三分。

两人小时候曾见过,故此也不算是陌生人,公孙薇咳了一声:“今日不见商伯伯呢。”

商墨云“唉”了一声:“估摸着还是在为刺客的事情,在忙碌着。”说着,头低了下去,摆弄着衣角。

公孙薇:“幸好那晚有熠王殿下护着,对了,你没受伤吧?”

商墨云摇了摇头,忽想起来什么,小心翼翼地问公孙薇:“我听说熠王去公孙府退婚了?”眉宇间有一丝隐隐的喜色。

公孙薇只装作看不见,说:“对啊。这桩婚事原也不是我所愿,正好熠王殿下也无意于我,倒是两厢成全了。”

商墨云黯然道:“苦了姐姐了,错过了大好姻缘。”

公孙薇心道,这么好的姻缘,你赶紧拿走!

商墨云忽然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那晚画舫上,我眼见殿下受了伤,流了许多的血,我很担心他,可是我……可是我想去拜访他,爹却不让。”

公孙薇“呃……”了一下,竟不知如何回答,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忽然转念一想——祁慕寒最后是踹了自己、回头娶了商墨云的,那何不就趁现在推动一把,现在就让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不就直接省了中间那一大段剧情,更加彻底地改变了自己的炮灰结局了吗?

公孙薇心中乐开花,笑出声来。

商墨云警惕地看了她一眼。

公孙薇收住笑容,正色道:“商妹妹,听姐姐一句话。”

商墨云警惕地看她。

公孙薇:“我从未见过你与熠王如此般配的神仙佳侣,你两往那一站,那简直是…..简直是金童玉女、比翼双飞鸟、在地连理枝,不在一起都对不起观众,如此佳缘,你可万万不要错过了。”

公孙薇搜肠刮肚想了一连串词汇,商墨云愣了愣,抿嘴轻笑了起来,却马上沮丧地低下头,“可是我不知道殿下怎么想的……”

“嗐,妹妹美貌好比天仙,谁不爱呐?那熠王那颗心啊,说不定早就为你噗通噗通地狂跳了,这会说不定正在一边养伤、一边为你害着相思咧!”

公孙薇一顿扯,果然商墨云苍白的脸上渐渐飞起了红云。

她亲切地握着公孙薇的手:“姐姐,你别伤心,你会遇到更好的。”

公孙薇:?我哪儿伤心,我开心还来不及。

商墨云又换了一副伤感的脸:“可是我现在好担心他……对了,你等等。”说着,她起身往后院走去。

片刻,商墨云回来了,脸上好像更红了,拉过公孙薇的手,往她手心中放了一只香囊,还有一封信。

公孙薇:?这不会吧,敢情是要我去做跑腿红娘了?

商墨云脸红得跟番茄一般无二,“我爹既不让我去看殿下,连我的婢女他也看得严严的,这信还有这个香囊,劳烦姐姐帮我跑一趟熠王府……可好?”

公孙薇能拒绝这等成人之美的好事吗?显然不能。

*******

于是公孙薇很快赶到熠王府,却在门口停住了脚步,瞅着熠王府大门口那两只大狮子,心里犹豫不定。

想起自己之前画蛇添足写了那部“三戏苍生”,无意中却把事情推向有利于熠王的方向;而现在这一下如果操作不当的话,别到时撮合不了这对情侣,反而把事情搞砸了。

此行事关重大,绝不可辜负了商墨云的一片期望!

她蹲在石狮子旁边,用手指摸着石狮子,心中想了一出又一出,等会见到祁慕寒该怎么开口的场景——

“殿下,很抱歉,我离家出走实在是因为不想嫁给你;但是你别伤心,有一个美人倾慕你已久,你错过了星光,还有月亮。”——这是开门见山版。

“殿下,很感谢你的厚爱,可是我自认自己资质平平,哪里配得起殿下这样皎皎如月、洒脱出尘的万古之姿呢?我不配、我不能。(递上信与香囊)这才是真正配得上你的人。”——这是伏低卑微版。

“殿下,我公孙薇对日前之事,实在抱歉;然而你也退婚了,想必我们想法是一致的——没有感情基础的人是不能成亲的;既然我们想法一致,证明我们做不成夫妻却可以做朋友。(递上信与香囊)商将军的女儿蕙质兰心、天姿国色,才是你的良配,我这位朋友,真心为你感到高兴。”——这是婉转世故版。

公孙薇对着狮子叨叨了半天,蓦然间熠王府大门大开,脚步声从内传出。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