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首页 > 穿书之麻瓜炮灰不想死 > 第二十章 斗酒

第二十章 斗酒

公孙薇觉得眼前这位熠王殿下神智好像不太正常。

比如他待客用的不是茶,而是酒。上了酒,他也不招呼她喝,而是一个人一口闷,一杯接一杯。

他对她说的唯一一个字,是“喝”。

公孙薇:……..

大白天的,两人你来我往地喝酒,没有一句交谈,这场景如果叫其他人看到,肯定觉得这两人像是有什么大病。

公孙薇终于忍不住:“殿下,我不是来喝酒的。”

眼前这人翻起眼帘,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公孙薇蓦然觉得这眉眼竟与韩珏有七八分相似,如果遮住鼻子与嘴巴,还真的分不清谁是谁。

“你来之前,我便在喝酒了。”他语调冷得如三九寒天,言下之意——你是因为什么而来的,关我鸟事?

公孙薇见他这副酒鬼模样,忽然有些同情商墨云,但此行目标还是一定要达成的。

她回忆起门口那几个对话版本,真诚地道:“殿下,我公孙薇对日前之事,实在抱歉;然而你也退婚了,想必我们想法是一致的……”

“说重点!”对面的人低喝道。

公孙薇一看这个版本不能奏效,便曲线救国:“我听说殿下受伤了,特意来看望。”

对面的人忽然笑了,嘴巴稍稍勾了勾,有点像韩珏的笑容,却比韩珏笑得阴沉。

“看完了。你可以滚了。”声如低音炮,虽好听却令人不寒而栗。

公孙薇心头火起,奶奶个熊的,你纵使不爽我当时悔婚,丢了你的脸;但姑奶奶我好言好语了大半天,你这性子也使够了吧。

她端起手中酒杯,走到他面前,道:“殿下似乎心情不好,那公孙薇干脆舍命陪君子,陪你斗上两杯。若殿下输了,就请好好地听我陈清来意!”

她从小运动细胞发达,酒量更是不错,心想我今日喝死你丫的,先把你弄醉,趁你烂醉时我把商墨云的信和香囊一并交给你,再给你描述一番金玉良缘,我不信你还有拒绝的理智!

对面的人果然停下了喝酒的动作,饶有兴味地笑道,“来人,把我珍藏的酒拿上来!”

********

“炙夜其实并无受伤。”凉亭中,祁慕寒对商洛习道,“那晚我以防万一,已经强令他穿上金丝甲,衣服夹层里套了血袋。”

“强令?”商洛习眯了眯眼。

祁慕寒笑道:“苏炙夜身手高强,生性却不羁,我唯恐他托大,才强令他如此穿着。”

商洛习恍然:“难怪老夫见他气息如此平稳……不过,这炙夜当真是习武奇才,难得是模样竟还有几分像殿下。”

祁慕寒偏了偏头,嘴角勾出笑意:“所以,我才放心将商小姐交由他保护。只是日后商小姐得知那并非真的熠王,不知会有何考虑?”

商将军大笑道:“殿下放心,我那小女,看上去秉性柔弱,实则内心相当有想法。她知道殿下这么做也有难言之隐,是不会揭穿此事的。”

祁慕寒微笑点头。

商洛习顺水推舟道:“老夫早就想引荐小女与殿下相识,可目前时机不对,朝中多有宁王党盯着,老夫表面上需得与殿下保持距离。”

祁慕寒婉转道:“晚辈在朝中前有宁王盯着,后有父皇的猜忌,而且晚辈生母乃江东宋氏,身份多有敏感。”

商洛习没听出他话中之意,自顾道:“殿下也近加冠之年了,且殿下也曾答应老夫,若能助你入东宫,当好好善待小女。”

他说着,忽有几分伤感,“这一世戎马沙场,如今年岁渐长,对当年征战江东的事情,心中颇有悔。”

祁慕寒安慰道:“也不关老将军的事,圣命难违。”

商洛习道:“其实老夫还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话音未落,忽有一名侍卫急匆匆地走入凉亭,朝商将军半跪道:“报将军,宫中来人急宣面圣!”

商洛习愣了愣,“这个时候?”转头对祁慕寒道,“那么老夫便先告辞了。”

祁慕寒点头,抱拳恭送老将军。

商洛习走了两步,忽又回头拍了拍祁慕寒的肩,意味深长道:“公孙家的那位姑娘,性子极是直爽灵动,老夫也喜欢得很!可惜…….哈哈哈!”

祁慕寒没说什么,只朝他略躬了躬身。

商洛习笑着离去。

*******

祁慕寒一回到府中,就被眼前的情景雷翻了。

炙夜与公孙薇分别在矮桌两头盘腿而坐,桌子正中摆了几十个空酒盏,一屋子四窜的酒气中,公孙薇一手握拳,一手扶桌,动也不动地盯着对面的炙夜。

炙夜也是这样回瞪着她。

两个人浑似进入忘我的状态,对进门的祁慕寒视而不见。

祁慕寒的目光从桌上那一堆酒盏中缓缓转到公孙薇身上,她一张脸红得像个番茄,眼中却放射出一道炙热的光线,直欲把对面的炙夜烤熟的样子。

祁慕寒静静看她片刻,走上前去,温声道:“傻姑娘,他在开挂呢,你斗不过他的。”

公孙薇闻言,艰难地转过头来,眼神迷离地瞅了他一会,拍掌笑道:“我没醉,我认得你,你是韩珏!”

韩珏笑了笑,逗她道:“公孙小姐梦见在下,可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

公孙薇不待他说完,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呜咽道:“别走,那晚是我不对,你别回江东了好不好?”

祁慕寒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公孙小姐,你醉了。”

他正要回头叫仆从上醒酒汤,公孙薇头一歪,眼一闭,倒在了他臂膀中。

祁慕寒:……

祁慕寒强压下火气,冷冷地转向炙夜:“你一个习武之人,随便就能用内力化酒——也好意思欺负她?”

炙夜居然笑出声,“这可是她自己要求与我斗酒的,说什么如果我输了,就要和我陈清来意。你说我这是要赢好、还是输好?”

祁慕寒怀中的公孙薇嘟囔不清道:“是你输了。信——”还没说完,头一偏又死睡了过去,一封信和一只香囊从她手中滑落。

祁慕寒用空着的一只手拾起了信,抖开略读了一遍,脸色顿时阴得能拧出水来。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