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圣座
首页 > 鸿蒙圣座 > 第十章 反咬一口

第十章 反咬一口

“胡家主,你不必多说了,我决定,要解除与胡媚儿的婚约。”

打断了胡三刀与胡媚儿的争论,夏天先下手为强,十分坚定地说道。

此事的最终结果,是胡媚儿如愿的退婚了,根本无法挽回,再说,夏天也不想挽回。

胡媚儿这名女子,美则美矣,却心如蛇蝎、狠毒无比,一生所求,无非是更大的荣华富贵,更大的权势。

前世,与胡媚儿解除婚约之后,夏天没有再过多的关注他,不过,从不时不经意间得到的一些消息知道,她把自己卖了许多次,每次都卖了一个好价钱。

最后,还真让她爬上了高位,成为了诸天万界一个强大势力红粉宫的宫主,傲视天下,俯视众生。

直到那一刻,胡媚儿才算真正入了夏天的眼,被他以摧枯拉朽之力,直接夷平了红粉宫。

这样一个心中只有钱、权、势,而没有情义的贱人,夏天哪里会娶她为妻,和她沾上一点关系,他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

“什么?”

“什么!”

“什么!”

“什么!”

“什么……”

夏天干脆的退婚,大出了众人的意料之外,胡三刀、胡媚儿、夏永方和张环,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纷纷惊呼出声。

连王素雅也面露惊容,身形微微一动,几乎惊得站起,看向夏天,欲言又止的样子。

夏天与胡媚儿的婚约,来得不易,在他还小的时候,那一段时间,王素雅颇受夏无堂的宠爱,她软语相求夏无堂,为其定下了这门婚约。

现在回想起来,王素雅真是颇有先见之明,知道夏无堂不是一个可以依靠之人,懂得未雨绸缪,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为儿子铺好路。

想来,在王素雅的心中,可以依靠的人,只有自己的儿子,只是,夏天并没有能够保护得了她。

想到这里,夏天心中既感动又愧疚,目光直直看向王素雅,向她露出了坚定和安心的眼神,传递的意思是,一切都交给他。

接收到了夏天的眼神,莫名的,王素雅感觉到了一阵心安,在心中感叹儿子长大了的同时,重新端庄的坐正。

迎客厅中的所有人,都卷入了这个退婚的漩涡之中,不能置身事外,唯有一人例外,那就是夏无堂。

夏无堂高高在上,淡看下方的风起云涌、世事变幻,脸上永远保持着一种威严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出他心中的喜怒哀乐,或对这件事的赞同、否定。

作为永成郡王,永成一郡实际意义上的主人,夏天的婚约,只是一件小事,根本不放在他的眼里,若非胡三刀一定要他来做个见证,恐怕他连出现都不会。

“不错,我要退婚。”

夏天重复了一遍,语气决绝。

“蹭”的一下,胡媚儿冲了出来,两步跑到夏天的面前,怒气冲冲的质问道:“夏天,凭什么,你凭什么要退婚,要退婚也应该是我退,你有什么资格提出退婚。”

面对胡媚儿连口水都要喷出来的姿态,夏天只是淡淡一笑,不喜不悲,不哀不怒,擦拭了一下脸上不存在的唾沫,沉声道:“凭什么!就凭你不守妇道!心思狠毒!枉为人!”

一字一顿的说出,本是淡然镇定的夏天,越说越愤怒起来,身上凝聚起了一股磅礴的气势,好似乌云遮天,暴雨盖顶。

以大罗金仙的修为重生而回,夏天的修为重修回去,或许需要一个过程,但,那令天地变色的强横气势,在他发怒的时候,倒可以借助一二。

厅中骤然出现了一股庞然之势,被夏无堂感觉到之后,心中一惊,脊背上的汗毛乍起,高高在上的威严神色,再也保持不住了,震惊的看向了夏天。

作为一名元婴之境的练气士,夏无堂的修为说高不到绝顶,说低绝对不低,单凭气势就能够让他感觉到毛骨悚然的人,可不多见。

“莫非,他不是夏天,而是哪位强者借体而生或者附着神识,可,这都需要有元神境的修为才可以办到。”

面带狐疑之色,夏无堂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夏天,硬是没有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

于是,夏无堂准备暂且静观其变,看看事情的发展,一旦不对,再行出手,以稳为上吗。

最重要的是,这里若真有一名元神境的存在,并心怀恶意,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怕还不待他采取什么有用的行动,便已经被制住了。

“你胡说些什么,什么不守妇道、心思狠毒,这些关我什么事。”

胡媚儿脸色一变,尽管很快恢复了正常,眼神的飘忽不定,仍然凸显了她内心的紧张,色厉内荏的大声道。

此时的胡媚儿,还很年轻,才刚刚向邪恶的歧途走出几步,远未达到以后的老练,当众撒谎、行恶,乃至被揭穿阴谋,也能面不改色。

双眼直视胡媚儿,犀利的目光,仿佛可以看到她的心里,夏天冷笑道:“你真以为你和夏永方的交易无人知道吗,你真以为你可以将所有人都蒙在鼓里吗,真是笑话。”

“设计对付自己的未婚夫,还如此狠毒,说你不守妇道、心思狠毒还是轻的,你根本不配为人。”

手指胡媚儿,夏天义正言辞的宣判。

在夏天的判决之下,胡媚儿神色慌乱,不断地向后退去,片刻之间,已经退到了门口。

恐慌的胡媚儿,是那么的娇弱,如含苞待放,却遭遇了狂风暴雨的花朵,惹人怜爱。

但,夏天对她却没有一点点怜惜,相反,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感觉到了恶心、反胃。

“啪啪啪……”

正当夏天准备乘胜追击,一举将胡媚儿拿下的时候,一阵清脆的掌声响起,夏永方出面了。

他不得不出面,胡媚儿分明已经扛不住了,若让她将一切供出来,局面就不好看了。

“夏天,你还真是巧舌如簧,擅长栽赃啊,不过,栽赃到这么楚楚可怜的一位女士身上,也太不男人了吧。”

嘴角挂着傲然地微笑,夏永方皮笑肉不笑的反咬一口道。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