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圣座
首页 > 鸿蒙圣座 > 第十一章 告状

第十一章 告状

夏永方出面,夏天早有预料,脸上看不出一丝惊诧或者讶异,依然是一副淡淡然的表情。

“夏永方,我就知道你会辩解,不会轻易承认的,好,我给你时间,让你慢慢说,看你是不是能说出一朵花来。”

面向夏永方,夏天面无表情的道,双眼之中,却隐含着一丝怜悯。

夏永方的结局,十分凄惨,永成王府败落之时,他本来逃了一命,却被胡媚儿出卖,拿他的头颅去领赏,最终,上了断头台。

那几个月,这样的事发生了不少,所谓墙倒众人推,永成王府强盛之时,得到了许多人的巴结和讨好,一旦败落,却也有很多人拿王府中人的头颅去领赏。

“那好,我就说了,本来,你与胡小姐之间的婚约,我是没有发言权的,不过,既然关系到了我,我就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夏永方一脸正气的道:“胡小姐要退婚,是因为你行为不检点,不仅逛青楼,还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对自己二哥动手,德行坏的一塌糊涂,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一提起这事,夏天只感觉一股怒火直冲心头,任谁被陷害、被冤枉,还被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出来,都会愤怒不已的。

双眼一眯,夏天咬牙说道:“夏永方,这件事的真相如何,你自己很清楚,我也不和你做口舌之争。至于你和胡媚儿的交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总有一日,一切会大白于天下,到时,你将无所遁形。”

这个阴谋的前因后果、内里情由,夏天虽然一清二楚,但,一时却拿不出证据来,再争辩下去,也无济于事。

“父王,胡家主让我过来,无非是为了婚约一事,今日,我要退婚,还请父王做主。”

向夏无堂深施一礼,夏天朗声说道。

“好。”

深深看了夏天一眼,夏无堂口吐一字,然后,看向胡三刀,不容置疑的道:“胡家主,婚约一事,就这么定了吧,胡媚儿不贞,夏天退婚。”

夏无堂一锤定音,胡三刀呐呐不敢言,胡媚儿心有不满,正欲据理力争的时候,被夏无堂威严的目光一扫,再也不敢争辩。

前世,夏天也和胡媚儿解除了婚约,但,却是被逼到了犄角旮旯里,狼狈被退婚,不仅自己脸面无光,连王素雅也被人编排。

当然,最终公布出去的结果,肯定不会说夏天被退婚了,只说二人因性格不合,和平解除婚约,毕竟,需要照顾一下王府的名声。

重新经历此事,婚约一样解除了,结果却不一样,成了夏天主动退婚,胡媚儿被退婚。

别看结果改变不大,意义却大为不同,这一次,脸上无光的是胡媚儿,是胡家,与夏天关系不大。

另外,夏天还证明了一件事,重回万年前,自己果然可以改变一些东西;许多遗憾,可以弥补;许多美好,可以抓住。

一番精心策划,却落得这样一个结局,夏永方傻眼了,心中十分不甘,于是,走了一步昏招。

“父王,我要状告夏天。”

瞪了夏天一眼,夏永方向夏无堂恭敬的道。

“何事?”

看了二人几眼,夏无堂才漫不经心的道。

今日之事,在夏无堂看来,真像一场闹剧,让他都有些不耐烦了,正准备匆匆结束,不想,夏永方又出了幺蛾子。

尽管心中微有不耐,夏无堂却不会表现出来,长时间坐在永成郡王的高位上,早成就了他喜怒不形于色的技能,长年脸上带着一层面具。

“我也是今天才从福管家口中得知,昨天,夏天在自由交易市场中杀了几十人,好像是因为强买强卖。”

夏永方朗声说道。

夏永方说的是这件事,让夏天有点意外,才发生的事情,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夏天一时不解。

“莫非,他一直派人监视我。”

这样一想,夏天只感觉毛骨悚然,自己每天的行动,都被人注意,是一件多么惊恐的事情。

充满杀意的目光,看向夏永方而去,若非目前实力不足,尚需克制,夏天绝对会去打他个满脸开花。

其实,夏天不知道的是,并非夏永方刻意监视他,而是雷昆一伙,和永成王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更准确的说,他们是夏永方和夏福扶植的势力。

一入侯门深似海,在王府这样复杂的地方,又有哪一个人是简单的,除了以前的夏天之外,夏无堂的几个子女,全都不简单。

一眼望过去的时候,正好迎上夏永方挑衅的眼神,在他的嘴角之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看来,他很为自己的神来一笔自傲。

夏永方爆出的料,让众人一惊,皆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夏天,想不到他这个偏瘦弱的俊朗书生男,竟也会下手杀人,还一杀就是几十个。

“怎么可能!”

若说众人之中最吃惊的,非王素雅莫属,在她的印象之中,夏天的性格一向比较温和,说破天去,她也不相信他会杀人。

享受着众人吃惊的神色,夏永方颇为得意,胸有成竹的道:“大家不相信吗,那好,看我请出证人。”

向夏无堂请求,得了允许之后,夏永方立即招夏福进来,雷厉风行的问道:“福管家,夏天当街杀人之事,麻烦你详细道来,好让父王、母妃和诸位知道。”

“是,国公爷。”

夏福很配合的答应了。

在夏福的讲述之中,夏天变成了一个强抢小商贩东西的街头恶霸,遭到了别人的抵死反抗之后,怒而杀人,一杀就是几十人。

依照这个版本,夏天分明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是坏的头顶长疮、脚底流油的那种,可谓丧心病狂了,连被教育,改过自新的资格都没有。

静静地站立在那里,听着夏福胡说八道,夏天没有丝毫发怒的意思,脸上的表情纹丝不动,如一块历经千年风霜,不动不摇的石头。

不仅不怒,当听到后来,夏天反而有些想要发笑,那不是开心的笑,而是讥讽的笑。

早知道王府之中存在着各种勾心斗角、阴谋算计,甚至,他早就经历过了,但,再一次经历不同的陷害,他怎么就觉得那么讽刺呢。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