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笔记
首页 > 修仙笔记 > 第十二章 玄师叔祖!(求收藏)

第十二章 玄师叔祖!(求收藏)

填饱肚子,何易出了房间,提起水桶将几个月不见的伏萝草浇灌一遍,而后开始按照毗卢经的介绍,开始锻炼身体。

想要实现梦想,不付出努力是不行的。

功法介绍,初步锤炼肉身有多种方法,例如:负重长跑、瀑布冲击、激流勇进等等,只要让自己得到锻炼的效果,达到身体极限就可以。现在他住在小岛上,跑步是行不通的,但同样道理,负重游泳也是不错的锻炼方式。

他动手用麻布和粗砂做了几个简易的沙袋,绑在身上,跳入幻梦仙河中开始自己的第一次“苦修”。

刚刚入水,自身和沙袋的重量让他沉入水中,狠狠呛了几口水,才挣扎着浮了起来。

何易吃了教训,减轻重量之后,再度开始。

短时间的游泳可以放松身心,达到缓解疲劳的效果。但是时间一长,肌肉就会疲惫,皮肤也需要到水面上呼吸氧气。

不过何易却不在乎这些,锤炼肉身本就要一次次超越身体承受的极限,才会有最好的效果。如果总是累了就休息,那他就永远不可能练出肉神神通了。

绕着小岛游了一圈又一圈,他的身体从原先的轻快慢慢变得迟钝,但他依然坚持着,等待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一个多小时后,他的手脚开始轻微抽筋。但他依旧不停,直到又半个小时,自己再也没有半点力气,才借着筑基期的真元将自己推到岸上。

回到岸上,他仍不歇息,而是掰着已到极限的身体摆好修炼姿态,然后默默运转毗卢经心法,引导天地灵气一点点进入体内。

这一次,他没有用葳蕤玉,而是纯粹靠自己的身体去吸纳灵气。

一缕缕灵气涌入他疲惫的身躯,然后在毗卢心法的运转下被炼化提纯,而后一点一滴汇入干涸的血肉。

血肉吸收灵气,无数渺小的细胞开始破裂,然后又复原。破裂、复原、破裂、复原……

一次次的破裂,将他细胞中无用的物质挤出,一次次的复原,纳入天地灵气,使其变得更加坚韧。

这一过程是痛苦的。每一秒钟,他都要承受无数个细胞破裂的疼痛。

这一过程也是幸福的。因为每一次细胞的复原,都会带给他浅浅的快感。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体也会随之一点一点变强起来。

何易浑身冷汗,体表不断溢出细胞排出的污垢和废物质。

他盘膝着在河边,天色暗了也不自知。直到月上柳梢,细胞再也无法吸纳灵气,他才收了功法,苏醒过来。

跳入河中清洗身体,何易的心情无比开心。

这一次修炼,虽然身体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心里面,却收获了实力提高的满足感。

比起他以前修炼真气的速度,肉身在半天里的变化大得令他吃惊。仅仅一次修炼,他感觉自己的力气最少大了两倍!

也许是因为自己以前不曾这样锻炼过,所以提升才会这么快,久而久之效果就会慢慢变小。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喜悦的心情。

从这第一次修炼来看,体修的对资质的要求的确没有内修那么严苛。就算资质差,顶多也就是吸收灵气速度慢一些,而不会像修真者因为资质的缘故,到了一个瓶颈就无法突破。

在河岸胡乱打了一套拳,何易满意的回到屋中休息。

照这速度修炼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在体修方面的成就就能超越内修了。虽然修真者掌控法宝炼制丹药的手段让他无比向往,但他也有自知之明,想要内外兼修根本行不通。

凭着筑基期的修为,他也能使用一些简单法宝,做到御剑飞行。说起来,也算是圆了一个仙侠梦了。

大睡三天的他此时是无论如何睡不着的,靠在床上休息了一阵之后,他翻身跳下,取出纸笔,继续写下自己此时心中所想的事情。

将记事本翻到第二页,他提笔蘸了墨水,写到:

我放弃了修炼仙法道术,选择了一条艰苦的苦修之路。

将来会怎么样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相信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我要记住两个人。

一个是千瑶,她救了我的命,还给了我天演策残卷,指引我走上这条路。我欠她一个承诺,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

一个是炎之,他是我一辈子的朋友。

落款处:何易,穿越第六个月。

【章节断错,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2合一。】

清晨,千里仙河在烟水朦胧中渐渐苏醒。

远处飞来一对白鹭,落在柳头嬉戏。忽然一片水花飞溅而起,在早晨淡金色的阳光下化成一片金色雨幕,惊飞调情中的白头钓翁。

“呼~”

何易呼出一口浊气,稍作调息,便再度潜入水中。

经过昨天一夜的锻炼,他发现自己制作的沙袋恐怕要不了几天就要被他的体能淘汰。想要达到最佳的效果,还是得离开这个小岛,去更广阔的地方才行。

他首先想到的是昆星岛。

昆星岛是幻梦仙河的三大核心之一,岛上住着上千名筑基期弟子,并且不乏金丹真人和元婴真人。

他现在已经筑基,但还没有将此事告诉露岛的范俞师伯。等从范俞那里拿到推荐函,他就能到昆星岛领取师门的赏赐,并且获得拜师的机会。拜师之后,自然也就有了新的住处。

不过,他是体修,在灵虚乃至整个山海界体修的数量都是极少的。绝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金丹大道,因为可以免去年复一年的痛苦过程,同时仙法道术施展起来潇洒出尘,比之野蛮的体修更具魅力。

也曾有过不少人因为资质的缘故走上体修之路,但是能够坚持下来,并且达到一定高度的,比之修真天才还要稀少。

何易心想,如果灵虚没有人苦修士能收他为徒,他就凭着毗卢经和天演策残卷自己钻研。反正毗卢经对肉神神通一途讲解得非常清楚,只要给他时间,一切都会慢慢实现。

哗啦~

一个多小时后,疲惫不堪的何易费力爬上河岸,又一次进行痛苦的肉身修炼,细胞蜕变过程。

现在的他,依然是肉体凡胎,只有将血肉和骨骼都锤炼到磐石般坚硬,同时又具备强大的韧性和再生力量,他才能算是跨入空明期。

空明期到洞玄期,不止要把血肉骨骼锤炼到刀枪不入的境界,同时还需要天地灵粹引导,修出毗卢尸身。

毗卢经的神通修炼,每跨越一个门槛都需要对应的灵粹作为引导。空明期需要冰心髓,洞玄期需要血菩提,知微是梭罗神果,而归一期则是神之血。

冰心髓何易知道,那是万年冰川中形成的冰晶玉髓,是炼制丹药的绝佳辅料。此物对于普通人来说或许珍贵无比,但在灵虚这种超级大派里却算不得什么。

又一次在冷汗和污垢中结束修炼,何易直接跃入水中清洗身子。

虽然修炼带来的痛苦让人几乎想要放弃,但是结束修炼后的舒爽感觉却也同样令人着迷。

洗干净后他回到屋中换了套干净的衣服,正要划船去露岛见见范俞,顺便看看陈诚还在不在,天边,却飞来了一道蓝色剑影。

何易微微一笑。

此次得到毗卢经多亏了炎之的帮助,否则他空知有此功法却根本无能力去获得。千瑶跟他说起的时候恐怕也没有想到,对她来说寻常不过的东西在一个刚刚筑基的小辈面前是多么遥远。

闭月剑化作百道蓝光落在岛上,林炎之冲他笑笑,问道:“开始修炼毗卢经了么?感觉如何?”

“还不错。”何易咧咧嘴,道:“肉身力量的增加十分明显,就是过程痛苦了一点。不过既然选择了,就一路走到底。”

“嗯。”炎之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努力,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是个高手了。”

“嗯?”何易一怔,顿时反应过来,道:“你要下山了?”

他点点头,回道:“今天就要走了,此来就是向你辞行的。不出意外的话,这次恐怕会离开三五个年头。”

三五年,比起他们穿越到现在的时间,算是很长了。

何易闻言不禁揶揄道:“这么长时间,舍得你的小情人?”

“滚!”

林炎之没好气踢了他一脚,笑骂道:“乱说话小心她听到把你扔进天境漩涡。”

“有你在我怕啥。”何易掐媚道:“在你跟前她乖得像只小猫。”

“得,没时间跟你扯淡了。”他往方才来的方向看了看,说道:“一会儿帮我拦住她。对了,这是我以前在天境古林的树桩上看到的,看上去好像挺厉害,以我的修为还看不出来头。送给你了。”

林炎之一翻手,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两尺长的柴刀,放在何易手中,然后又递给他一个黑玉戒指,补充道:“呐,你的物品栏。里面有一些疗伤和补充真元的丹药,对你应该有点用。哥这次要走很久,暂时不能罩着你了,自己多加小心!”

咻~

不等何易回话,他便化作一道蓝光消失在东方天际。

掐媚嬉笑的表情僵在刹那。何易看着手中的柴刀和丹药,感激和感动默默咽回心里。

你放心吧,即便比不上你这个旷世奇才,一般的小角色还是欺负不了咱的。我会努力修炼,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让你刮目相看!

呃……

话说……

这个“物品栏”为什么偏偏要是戒指呢?被一个爷们送戒指,总感觉毛毛的……

想是这样想,但他笑开的嘴已经出卖了他。

须弥戒,多少书虫最向往的装备啊!

有了这宝贝,出门带多少东西都不嫌多了!杀人放火,打家劫舍什么的,干起来都倍加自信!

将戒指戴在手上,筑基期的真元透入其中,识海中顿时多了一个画面。

在一个三米见方空间里,几个玉瓶被整齐堆放在一个角落里,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滴血认主之后,何易将天演策残卷和葳蕤玉放入其中,而后打量起手中的柴刀来。

这柴刀入手微沉,大约两尺来长,其中七寸长度是把手,剩下的都是刀刃。柴刀看上去很普通,既没有华丽的道纹篆刻,也没有精致的做工磨痕,似乎只是寻常人家劈柴用的东西。

不过炎之既然说连他元婴期修为都看不出端倪,想必应该是件了不得的宝贝。他现在走体修之路,寻常飞剑法器都是以真元催动才能激发强大效用,而这看上去分量十足的柴刀恰好符合他体修的粗犷路线。

何易满意的笑笑,拿着柴刀挥舞起来。

势大力沉,霸道狠辣!爽!

虽然没有飞剑华美的外形和挥舞时醉人的光彩,但这朴实的外表与他苦修士的身份更加搭调。

他对着不停劈砍,感受和熟悉着柴刀的性质,直到一道白色剑光投来,他才停下。

这次来的,是位十七八岁的姑娘。一袭白衣飘然出尘,三千青丝如瀑如诗,两条柳眉动人心弦,一双美眸盈盈剪水。在她左眼眼角,一道浅浅红痕斜斜划入发迹。那本是胎记,若在旁人身上定是一处污点,而在她身上却反而成了一种别样的美感,叫人见她一次,便再也忘不掉。

“弟子何易,见过玄师叔祖。”何易对她躬身行礼。

(新人求罩,求收藏求红票各种求!)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