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笔记
首页 > 修仙笔记 > 第十三章 无师可拜(求收藏)

第十三章 无师可拜(求收藏)

师叔,师祖,太师叔,太师叔祖,玄师叔祖。两人之间,隔了四个辈分!

这位,就是灵虚祖师上玄道尊的关门弟子,萧宁!

“不是说过不用这样么!我问你,刚才炎之是不是来找你了?”她樱唇轻启,语气颇有些急切。

是啊。不仅来了,还要我拖住你……

“回玄师叔祖,林师兄确实刚刚来过。他送了弟子一些丹药和器物,又与弟子谈了一会儿人生理想和修炼心得,然后还指点了弟子关于人性和时间的……”

“停!”萧宁不耐烦叫住他,说道:“你告诉我他往那个方向去就行了,其它的不用多说。”

“额,这个嘛……”何易假装为难道:“他是速度太快了,我也没看清楚是哪个方向。大概……是南边吧。嗯……也可能是北边,或者……东边也有可……”

“你!”萧宁气急,虽然明知炎之一定会设法不让她知道自己行踪,但不走一趟她却实在不甘。

她咬着下唇,看着何易毫不松口的样子,一蹙眉,一跺脚,委屈道:“你们这些人太过分了!总是什么都不告诉我,什么都不让我做!”

“我和你们一样,我是一个人!可为什么你们却要让我活得好像一只笼子里的鸟儿!”

语罢,她竟嘤嘤哭了起来。

何易见状立刻就慌了。

原本只想拖延一下时间,让她找不到炎之离去的踪迹。这下可好,把这姑奶奶给逗哭了。要是让掌门和长老们看见,还不得把他给活剥了!

“咳……那个……”何易手足无措,本想安慰她,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半晌才道:“炎之说他很快就会回来的。你别哭了,万一别人看见还以为是我冒犯玄师叔祖呢。”

“就是你冒犯我,就是你欺负我。”萧宁皱着鼻子,带着哭腔威胁道:“你要是不告诉我他的去向,我就让掌门师侄把你痛打一顿,然后扔进天境漩涡。”

“这……我……他……”

何易手足无措,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他对这发着脾气的小祖宗完全无解,最终还是无奈妥协了。

唉,好歹拖延了一段时间,以炎之的修为应该已经离开很远了吧。

“他往东边去了。”他道。

“真的?”

他话一出口,泪人儿顿时眼睛一亮,笑逐颜开,仿佛先前哭得梨花带雨的是另一个人一样。

见她不再使性子,何易暗松了口气,趁她还没走,立刻补充道:“他一个人走就是不希望你跟他一起去。你是道尊的爱徒,从没离开过灵虚,心性单纯,而外面的世界很复杂,他怕他会照顾不好你……”

“我知道。”萧宁皱了皱鼻子,说道:“他们一个个都把我当宝贝供着,可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我要跟炎之一起出去历练,就算外面很危险,只要有他,我就不怕。”

语罢,她的身影冲天而起,化作一道白虹飞向东方。

何易目光追去,吁了口气。

同样是天才,但她跟炎之不一样。炎之来自地球,经历过很多人和事,有着自己的三观和判断能力。而她是道尊的掌上明珠,自小呼吸着灵虚天境的灵气长大。外界繁乱的世界对于她来说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单纯的心性让她很容易被虚假的外表蛊惑。

如果换做是他,应该也不会让她跟着。

当然,他并不是。

感慨中,何易忽然诧异的发现,萧宁的身影在即将消失天际之时,天边忽然出现了一道五彩云霞。彩霞包裹住她,不由分说地往天境的方向而去,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望着天空左突右闪的白光和坚定退回彩霞,何易仿佛看到萧宁在不住挣扎的身影。

他忽然感觉,有时候,天才也没有多么的好。

※※※※※

摇头甩掉脑中多余的念头,何易回屋收拾东西,将衣服记事本等物收入须弥戒中。而后架起小船,往露岛划去。

两个多月未归,让他感触颇深。

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说的不止是自己,还有陈诚师兄他们。

带回了紫菱花之后,陈诚虽然伤重,但不久后便被金丹真人给治好了。

紫菱花相当珍贵,在上交给门中的长辈之后,众人分别得到了一些灵玉和一件法宝。作为贡献最大的领头者,陈诚还得到了一枚洗髓丹的赏赐。

有了灵玉和洗髓丹,陈诚在回来半个月后便顺利筑基,拿着推荐函去了昆星岛,而后便再也没有回来过。用他的话说,是害怕在这里会想起何易,愧疚难当。

陈诚筑基离开,陆绍康、李训等人的修为在这两个月里也飞速提升,如今也都是练气八层的高手,要不了多久,就能一举突破第九层,成为筑基期的正式弟子。

见到何易或者回来,众人都十分吃惊,而得知他竟然已经先他们一步筑基之后,更是惊讶的难以自抑。

何易对他们并没有多大好感,随便找了套说辞,而后找范俞拿了推荐函,便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离开了露岛。

在这个地方,唯一值得他怀念的,也就只有与人为善的陈诚师兄,陈诚既已离去,他也就没有逗留的必要了。

何易划着船,在浩瀚的幻梦仙河里漂泊,足足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到达昆星岛。

上了岛,在师兄弟们的指引下,他又走了近半个小时,才找到灵虚中赫赫有名的“长恩宫”。

长恩宫,取义“仙途漫漫,恩远流长。”是灵虚弟子筑基之后记名入册,拜师授业的地方。

长恩宫在灵虚并非只有一座,光是幻梦仙河便有三座,千山云海也有,灵虚天境也有。

长恩宫里,有三种人,一种是执事,负责记录弟子名册,以及师从何人。第二种,是师父。有五代弟子、四代弟子、三代弟子,修为从金丹期到化神期都有。还有第三种,就是像何易一样的新晋弟子,修为都是筑基初期。

进了长恩宫,执事弟子拿着他的推荐函,引有到了偏殿,面见一位中年模样的道袍执事。

正是灵虚中颇负盛名的元婴真人——清岩

清岩真人看了一下他的推荐函,念道:“何易,来自露岛,资质中下。五个半月筑基,前三个月仅仅到炼气三层修为,后因千山云海历练之行有所奇遇,才顺利筑基。”

“三个月三层,资质中下,奇遇筑基。”他品味了一下这几句话,然后对何易道:“以贫道阅历,你这天资,恐怕收你为徒的多是当个差使,真心愿意教导你的人不多。”

他的话说的直白,也很诚恳。

何易心中明白,点头道:“真人说的是,弟子在修真方面的确没有什么天赋。不过经好友引导,弟子已决定走苦修之路,是以烦请真人帮弟子看看灵虚之中是否有苦修的前辈正欲纳徒。”

“哦?苦修?”清岩真人顿时来了兴趣,问道:“你可知苦修的意义?”

何易不敢夸口,谦逊道:“苦修意义弟子不知。只知一心求道,不畏艰险。”

“嗯。好个一心求道,不畏艰险。但愿真的见识苦修之后你还能如此认为。”他说着,取过案上的玉符,凝神查阅了一番,摇头叹道:“唉,可惜呀,这昆星岛上,并无苦修同门正欲收徒。在贫道印象中,仙河三岛也没有苦修的道友。”

何易早有预料,闻言也不吃惊,只是仍然问了句:“请问真人,在我们灵虚之中,可有苦修的前辈?或许因为苦修者少,他未在长恩宫留名也未可知。”

“偌大灵虚,苦修者倒不是没有。贫道记得,在千山云海驼星山的叶明师弟,便是一位洞玄期苦修者。只不过叶师弟离山历练,已经有三十多年不曾见过他了。”

“那可还有其他前辈?”何易又问。

堂堂灵虚,有一万八千弟子,其中金丹期以上的就有过千人,难道这么多人里面,就没第二个苦修士吗?

“这……”清岩思索了一下,摇头道:“在贫道印象中,没有了。”

何易心底无奈一叹。

看样子我和炎之一样,都没有师父了。

只不过炎之是被道尊看重,别人没有资格收。而自己,则是没有同路的前人可以指引。

算了,没有就没有吧,自己一个人也显得自在。

他向清岩真人告退,转身出了偏殿。

跟着带路的执事师兄,何易又在长恩宫的璞玉碑上留下了姓名和拜师意愿,这才离开。

璞玉碑上记载着昆星岛附近所有筑基期以上,尚未拜师的弟子名字和他们想要找的修真类型。其中有的写着真元道法,有的写着仙剑大道,也有的写着炼丹、炼器之流,极少数人表示向往甲御之术、傀儡之术。当然了,像他那样只留下苦修二字的人是一个都没有的。

倘若能够走上金丹大道,又有谁会选择既艰苦,又粗暴的苦修呢?有御剑逍遥、操纵万般器物灵兽的仙家法术,谁会去学那有失风度的近身肉搏?

走出长恩宫的时候何易不禁想到,如果不是千瑶指引,他是否还会走上苦修路?

肯定不会的。

他摇了摇头。

若不是她说起,他根本不知道苦修这回事。

在长恩宫留了名之后,因为暂时还没有师从,无处落脚,他又去了趟“点山宫”。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