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笔记
首页 > 修仙笔记 > 第十九章 寂寞苦修

第十九章 寂寞苦修

他打算,等御剑飞行熟练,破虚三式也有所收获,便离开灵虚,开始自己的历练征程。

当然,在此之前,必须先打败余秀儿。

他并不知道先前一战在金蛇七子眼中,胜利者其实是他。

那一战,倘若两人是生死相搏,余秀儿施展诛邪剑之后力竭昏倒,而他尚有行动能力,自然有主导结局的资格。

对于金蛇七子,他并没有怨怼或者憎恨的想法。相反的,他倒是觉得那些家伙是真性情,彼此之间关系亲密,对外同仇敌忾。

能够有一群护短的兄弟,是他十分羡慕的事。

打败金蛇七子这个愿望有点遥远。看得出,那手持折扇,不爱说话的老五应该有着最少金丹初期的修为,与他相比,刚刚达到聚魄初期的何易还是太嫩了些。

回到临时落脚的山洞,何易花费了三天时间,将御剑飞行练得得心应手,而后又找了处安静的水潭,开始练习破虚三式的法力技巧。

破甲式,是以多重暗劲伤敌,一拳打出,如数拳加身,让人难以抵御。

想要掌握这种法力技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首先第一点就要做到对自身力量的自如把握,一拳打出去,要多少力量,就是多少力量。多一分或者少一分,都可能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其次,要学会蓄力于方寸间,一拳打出,犹有积蓄的力量可以爆发,二度伤敌!这一技巧若用得妙,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练成破虚三式第一式的最低标准,就要暗藏巧劲三重。一拳在前,三重在后,一旦爆发,即可推酷拉朽,裂钢破甲!若是练到大成,可暗藏十八重力道,一拳出,天地失色!

何易刚刚达到聚魄期,对自身力量的掌控都还没练到家,更何谈暗劲运用。

他跃入水中,对着潭水反复练习。

哗~

一拳,一拳,又一拳。

每一拳打出,潭水都会激起一圈水花。

对于力道的掌控,唯有长久的练习才能达到圆融如意。

力气小时,大部分人都能随意收放,但当使出的力气达到自身七成以上之后,大多数人都会难以控制轻重。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对于自身力量的不熟悉,二是力量达到神经反应的临界点,无法继续完美控制。

而想要做到收发自如,办法自然是多加练习了。

何易不知疲倦的击打潭水。

以他现在的体力,即便大半天不休息,也毫无压力。

修炼,是一天天重复着相同的一件事,它枯燥无味,令人厌倦。但修炼也是令人着迷的,因为修为的每一点提升,都会为人带来难以言喻的喜悦。

无休止般的打拳比之修炼真元更加乏味,因为它不止枯燥,而且还要全神贯注去耗费力量,让身心都极容易疲惫。

原本清静的水潭,随着何易的到来,终日沉陷在无休止的“哗哗”声中。

何易并非不会疲倦的人,但他明白,在这个世界,想要活得精彩,就要拥有足够的实力。

他是孤家寡人,没有父母可以给他啃老!没有慈善机构给他福利!想要得到什么,只能自己去争取!

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没有地球上那么多的灯红酒绿来蛊惑人心,没有地球上无穷尽的娱乐方式来让人玩物丧志。

没有诸多诱惑,自然更加容易耐得住寂寞。

哗啦

一圈圈水波往外扩散。

何易赤裸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和强健的肌肉在水光映照下显得十分健美。

虽然他的容貌并不出众,但几个月来的锻炼已让他的气质焕然一新,再也看不见昔日弱气的样子。

改变,有时候并不困难。

只要用心去做。

哗~

水波一如既往的出现,然而没等它扩散开来,何易拳头击中的位置,又突然爆发出了第二波力量!

嘭~

突然爆发的气劲崩飞了潭水,发出爆炸般的声音。

一大片水花飞溅开来,将冬末懒洋洋的阳光折射成千万个细碎光点。

何易愣了一晌,哈哈大笑。

哗~

嘭~

哗~

嘭~

又是两拳打出,暗劲爆开的水花将他已经长及后背的黑发淋湿。

一重暗劲,至此掌握!

虽然距离练成破甲式还有一段距离,但他已无比满足。

半个月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

为了犒赏自己,他特意进了一趟树林,用自己刚刚学会不久的御剑术,以及下品法器旋霜剑打了只长尾貂,准备加个荤菜。

水潭边,何易架起支架,捻了个简单的手诀,点燃柴禾。

比起以前还要借助燧石生火,会点法术的感觉还是很棒的。

快速剥去长尾貂的外表皮和内脏,他迫不及待烤去肉来。

近半月里,他一直醉心于破甲式,一点荤腥都没沾过,嘴里早就快淡出鸟了。

随着火焰的炙烤,貂的皮层脂肪开始溢出,一部分渗了出来,另一部分则被吸进肉里。

何易取出从罗经殿饭堂要来的香料和晶盐,均匀涂抹在貂肉上。

香料在油脂和火焰的双重作用下四散出诱人香气,让始作俑者的肚子一阵抗议。

滋滋~

烤肉的香气越来越浓,皮层也逐渐向金黄色转变。何易啧巴啧巴嘴,有点低挡不住诱惑。

正当他就欲品尝美味之时,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由远及近,不急不缓,直奔他而来。

何易停下手,侧目看去。

只见月光下,一位绿衣女孩踏着月色缓缓走来。

“余秀儿?”

来人正是半个多月前与他交手的蛇盘山老六,青蛇余秀儿。

何易感到有些惊讶。

他在这附近已经住了四个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来找他。

“你找我?”他问道。

“嗯。”余秀儿点了点头,走至他身前,鼻子嗅了嗅,说道:“好香。”

“坐吧。”何易指了指旁边圆滑的石头,取过烤好的貂肉,撕下一只后腿递给她。问道:“要不要尝尝?”

许是修真之人鲜少吃荤腥,浓郁的烤肉味道和香料让从未尝过的余秀儿有些难以抵御。

接过貂肉,她咬了一小口,双眼都因此明亮了许多。

得到认可,何易满意的笑了笑,问道:“你来,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她回道:“只是被一个修为比我低的人击败,有些不甘心。所以来看看你。”

“呵呵。”他忍不住一笑,道:“我那天差点被你劈熟了,哪有赢你。”

“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她撇了撇嘴,解释道:“这一个月你在修炼,而我昏迷不醒,显然是你赢了。”

“啊?昏迷不醒?”何易讶然。

她点了点头,咽下口中的貂肉,回道:“诛邪剑本是金丹真人才能施展,我强行动用,差点伤了根基。还好大哥修为高,又有璇玑丹护佑,才没导致修为下降。”

“不是吧……”何易怔了怔,下意识道:“我跟你多大仇,这么拼……”

余秀儿闻言扑哧一笑,回答道:“你公然挑衅我们金蛇七子,我当然不能害兄弟姐妹丢面子啦。”

我勒个去……

何易翻了个白眼,无语道:“要不是那天你家小七主动出手,我也不会跟你们杠上。你看我现在,食无五谷,露宿荒野,都快成野人了。”

她莞尔道:“要不你也到蛇盘山来?”

“算了吧。”何易谢绝,说:“我觉得把你们当对手要比当兄弟好玩。而且,过段时间我就要离开灵虚,出去历练了。”

“历练?去哪儿?”

“不知道。”他回答说:“去哪都行,反正都是历练。”

“哦……”她点了点头,咬了口貂肉,没有再说什么。

见她不说话,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沉默了许久,余秀儿吃完貂肉,冲他笑了笑,赞美了两句,便告辞离开了。

何易目送她离去,心中没来由多了些空虚感。

一个人的苦修,终归是寂寞的。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