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农女:美男,劫个色!
首页 > 腹黑农女:美男,劫个色! > 第十一章 贱贱,来,喝碗春药

第十一章 贱贱,来,喝碗春药

大丫见翠花倒地,双眼一红,大喊一声,丢下镰刀,晃着身子飞奔过去抱住她的头,着急地掐了掐她人中。

过了一会儿,翠花微微地睁开眼睛,大丫也松了口气,自己都吓出一身的冷汗。

“大丫,没事儿,一会儿就好了。”翠花娘喘着气还安慰着大丫 。

“娘,您先休息着,我给您看看。”大丫扶翠花坐在田埂上。倒了一碗清茶喂给翠花娘,待她平息下来,大丫才给把了把脉。

“大丫,你这是干啥呀?”翠花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的闺女。

自己一直都想给母亲看看,但是每次她都推辞了,毕竟在这年代,那个女人的这种事儿会拿出来说。

“娘,您的月事有些年头没来了吧?”大丫看了看着脸色苍白的母亲。

“丫头……你……”翠花忙将手抽了回来,眼神有些羞涩地在逃避着,眼睛就开始湿润起来,这么多年了,没有谁这样关心过自己的身体。

“娘,不哭。”大丫将翠花娘抱在怀里,“这些年我也知道你受了左邻右舍的冷言冷语,娘,放心吧,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大丫很是同情这个年代的女人,只知道要人家生孩子,但却不关乎这身子。

“大丫,这事情千万不能乱说的。”翠花慌乱地看着她。

“娘,大丫不说,您受累了,以后您的苦让大丫来担着。”大丫将翠花娘搂着。“娘,感谢您与爹这二十年来的不放弃,不抛弃,娘,以后我不嫁出去了,你们伴我成长,我来陪你们变老,好吗?”大丫似乎是想到那边已经去世了的爸妈,眼泪就不止地流了下来。

翠花一听这话,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的丫头,长大了,长大了……” 心里一暖,鼻子又酸,又抱着大丫那粗粗的腰不止地哭泣。

盼了二十年了,这傻丫头现在终于好了,正常了,不傻了,会体贴娘了。想着那时给大丫洗澡,喂饭,有时候还要大晚上的跑出去玩……而现在想起,翠花脸上挂着泪,嘴角却带着浅浅的微笑。感觉以前的回忆怎么那么的甜,也许这辈子都忘不掉那段记忆。

二十年,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的闲言碎语,多少厌恶目光,多少次的心痛与难过在这一刻全部都烟消云散了。今天的这一刻,翠花感觉以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

天黑了,大丫将麦穗装在牛板车上,背上着一背篓猪草,赶着牛车,拉着翠花娘的手走在夕阳下,一起回家。

回到家,大丫让眼睛还有些红的翠花娘歇着,自己来做饭,煎药。

大丫将水加入锅里,将面粉装一些在水瓢里,倒些清水在里面,用筷子搅拌成半干,一筷子一筷子地夹到烧开的锅里。再放些青菜,煮了一会儿,美味的素面汤圆就已经出锅了。

翠花坐在灶前,看着大丫忙活得有条有理的身影,又偷偷地掉泪了。

饭后,大丫收拾完锅灶,就给爹爹端药、换药,又给翠花娘把了把脉,那笔写下要用的药材。

张大发夫妻二人看了看,简直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二十年来从来都没有念过书的大丫,竟然能一下子写出那么多的字来。

“大丫,你这是给你娘开的什么方子呀?”张大发拿着这药单不解地看这变化颇大的大丫。

“这是甘露丸,通经活血,爹,娘,明日我就上山去采药去。”大丫握着翠花的手,“娘,您就在家好好的把麦穗晒晒就好了。”

张大发看着大丫,心里一阵难过,说不出的心酸,这孩子真的好了,他眨了眨眼睛硬是吧那要掉出来的眼泪给逼了回去到:

“大丫,这真的能将你母亲的病给治好吗?”张大发疑惑地看着大丫。

“爹,你就放心吧,”大丫拉过张大发的手腕,“老神仙说了,我要多坐善事。所以老神仙在梦里将这治病救人的方子给传了给我。”

张大发夫妻二人忙跪在地上对着家里供养的观音像磕头拜谢,自己这么幸运也要拜拜神了。

“长姐,药煎好了。”小丫喊着跑了进来,大丫与翠花将张大发扶起坐在床上。

“爹,娘,以后这个家有我呢。”大丫轻轻靠在张大发的腿上,享受一下这捡来的父爱与母爱。

张大发咬了咬牙,憋着嘴,眨着眼睛摸了摸大丫的头。

“爹爹,小丫也要抱。”小丫嘟着嘴就往翠花怀里靠……

大丫端着一碗面汤圆进了自己的闺房,将手里的碗递了过去。

“你真是大夫?”李见疑惑地看着大接过那碗面汤圆。

“我是神婆,简称男神老婆。”大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撩汉心思又上来了。

李见淡笑,吃完面汤圆,端起药一口就喝了下去,“我今晚就睡这里。”说着就要将被子抱下来打地铺。

“由不得你!”她邪魅地奏上去,看着他那很是好看的轮廓。

李见抬眉,顿时感觉心里有团火在烧,而且全身无力。

李见:“……这……什么药?”

大丫:“春药。”

……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