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明初
首页 > 梦回明初 > 第九章:瞌睡伴读

第九章:瞌睡伴读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秦朗今天的心情不错,嘴里唱着当年耳熟能详的千里之外。

“少爷,你唱得啥啊,一点都不好听”小丫头夏荷不给面子的说道。

“那是你不懂欣赏,算了,还是赶紧给少爷更衣服,今天少爷有重要的事情呢!”秦朗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道。

“少爷,夫人有请,在祠堂等你”这时府中的管家进来通报道。

咱家老娘这又咋滴了呀,不知道我对祠堂已经有阴影了呀,唉,母有命,不敢违啊,还是赶紧去吧。

秦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祠堂。

“跪下!当着列祖列宗的面,我今天要好好的和你说说!”秦夫人板着脸说道。

跪就跪吧,反正来到这个世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下跪了。

“朗儿,你可知你是秦家的嫡子独子啊,你要知道,你要出点啥事,咱老秦家可就断了香火啦”

“你现在又要入宫伴读,岂不知伴君如伴虎,就算他现在还是一只小老虎,你也要知道,但凡他是老虎,它都是吃人的。”

“为娘不想你有何大作为,只愿你平平安安的,今日你便要到东宫报道去了,娘最后嘱咐你一句,做事切莫莽撞,多想想家里”

秦夫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秦朗这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来自一个母亲的无比关怀,自己来到这个时空里,有这样一位母亲,也算是老天对自己的厚报了。

“母亲,孩儿知道了,孩儿不孝,让母亲担心了”秦朗真切地说道。

“快起来吧,地上凉,马车已经叫管家备好了,你快去吧,可不敢耽误了差事。”

秦夫人关心的说着。

秦朗辞别了母亲,来到府门外,迎面正好碰上邓铭、汤鼎和李景隆。

“秦朗,你要出门吗?告诉你一件事,昨日朝堂之上,胡惟庸被陛下训斥了,他的门徒汪广洋也被陛下下狱了,听说不日就要问斩呢”邓铭欣喜的说道。

“这是不是你捣得鬼,我们可都听说了,你大闹皇觉寺,惊扰圣驾,陛下不但没生气,还单独召见你了是吧。”李景隆小声地问道。

“秦朗啊,你是不是在生我气呀,我那天本来一切都准备好了,可一出府门就被我母亲发现了,你也知道,我这胖胖的身材,的确不好掩护”汤鼎在一旁懊恼地说道。

“没事,事情我一个人办了更好,你这小胖子是该减减肥了,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我得去给皇长孙当伴读,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只要记住,事情才刚刚开始呢,我走了啊”秦朗边说边坐上了马车。

邓铭、汤鼎和李景隆三人面面相觑,刚才你们听到什么了吗,秦朗要给皇长孙伴读!!!我滴个妈呀,这世道变啦。

秦朗坐上马车,在管家的陪同下,没过多久边便来到了东宫。

秦朗走下车来,管家上前通报,只见开门一小太监,探出头来说道“是秦小公爷吧,太子爷已经吩咐了,让我直接带您去宁致轩,您快进来吧”

这就要见到朱允炆啦,秦朗心里还是有点同情这位小朋友的。

本来这大明的江山和他是没啥多大关系的,毕竟自己上面还有父亲,哥哥,一大堆叔叔呢。

可命运就是如此,哥哥朱雄英死了,老爹也没能活到登基,自己爷爷也是任性,直接跳过一堆叔叔,立自己为皇太孙,一把推上了皇位。

秦朗在那小太监的带路下,一路走来,不由感概,东宫就是东宫啊,这雕工,这假山,这亭廊楼阁,真是大家风范啊!

不一会儿,秦朗就来到了宁致轩,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孩童,穿着显贵,年纪也就在七八岁之间吧。

前首还站着一人,年纪也就在三十岁上下吧,头戴乌纱,身穿七品文官鸂鶒服。

只见其对秦朗说道“来人可是秦朗,我乃翰林编修黄子澄,现忝为东宫詹事府侍讲,教授皇子学习,你既然是陛下钦点的伴读,就好好陪着殿下读书吧”

小允炆长得还是很可爱的,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着,有点小肥的脸蛋,真想掐他一把啊。

这个黄子澄呢,可谓是朱允炆的头号铁杆了,也是个头号傻蛋,朱允炆葬送大好河山,百分之八十和这老头有关。

“小子无状,见过先生”虽说秦朗打心底讨厌这个酸儒,可毕竟形势比人强啊,只得乖乖见礼喽。

秦朗行完礼后,见允炆旁边还有一个空座,便知那是自己的座位啦。

秦朗朝朱允炆眨了眨眼,便坐到了一边去,朱允炆也不理他,果然高冷啊,皇子就是不一样。

黄老夫子在前面,哇啦哇啦的一堆之乎者也,唾沫横飞,秦朗哪听得了这个啊,不一会儿便打起了瞌睡。

朱允炆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看来朱允炆成为一个书呆子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都能听得津津有味。

这么下去,朱允炆只能成为一个只知书本,不懂实际的大傻瓜喽。

黄老夫子见秦朗瞌睡,气不打一处来,老夫讲学,从未遇到过如此学生。

往日授课,下面学子都是正襟危坐,恭敬学习,今日这秦朗不仅坐无坐像,竟还敢打起瞌睡来,真是岂有此理。

黄子澄一边想着一边说道“秦朗,你站起来,老夫先前所讲你可有理解啊?”

秦朗正懵着呢,心想,啥?你讲啥了?怎么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啊。

不管了,自己好歹也是经历过应试教育大熔炉的一员啊,虽然是最后熔炉里炼下的一点渣,可怎么滴,这点小场面还是能应付的吧!

只见秦朗开口说道“老师,我认为你今天讲了这么多,却忘了一件事情。”

“哦?老夫忘了何事?你倒是说说!”黄子澄不解地看着秦朗道。

“四个字,知行合一”秦朗朗声说道,对不起啦,守仁兄弟,您的理论先暂借我用用啦。

“何为知行合一”黄子澄大惊失色看着秦朗问道。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秦朗接着说道。

(文章里有些时间和实际历史上有些出入,人物的年纪也不会实际,请大家多多包涵)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