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明初
首页 > 梦回明初 > 第十章:拐跑皇长孙

第十章:拐跑皇长孙

有明有来,朝野就一直有着清流派和实干派的纷争,纷纷扰扰两百多年,直到煤山那棵歪脖子树终结了大明,这场纷争也没结束。

“说得好,好一个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不知何时太子朱标竟站在了门外。

“见过太子殿下”

“见过父亲大人”

众人一齐起身行礼道。

“不必多礼,秦朗,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见地?可是师从何人啊?”朱标好奇的问道。

“回太子殿下,小子并未师从何人,只是今日听黄先生讲学,突发此感而已”秦朗恭敬地答道。

“嗯,黄先生以为如何啊?”朱标接着向黄子澄问道。

“知行合一,老夫闻所未闻,这绝非圣人之学,不理也罢”黄子澄面露怒色说道。

你当然不知道啦,这是后继圣人王阳明的著名论作,你一腐儒又怎会知道。

秦朗此时愤然说道“先生所言差矣,大道之学,当符实际,我认为知行合一就说得很好”

“你,你,你这是异端邪说,我定要禀明圣上,你不可继续待在长孙殿下身边了”黄子澄怒气冲冲地说道。

“好啦,好啦,此事就此打住,黄老先生今天也累了,就暂且先回府去吧”太子朱标此时寒面说道。

哼,黄子澄不甘心的愤然离去,脸上怒色难掩,竟也不施礼就走了,朱标也不生气,看来朱标仁厚之名的确名副其实啊。

“允炆,你觉得秦朗说得如何啊?”朱标又转过头来,一脸温和的对朱允炆说道。

“黄先生说,圣人之学,当在孔孟,只要究其无穷之理,便可明白大道”朱允炆奶生奶气的说道。

唉!现下的这些所谓大儒,不过是一些酸腐之人罢了,只知埋头书本,不识五谷杂粮的书呆子,朱允炆靠这些人治国安民,岂有不败之理。

朱标听闻了朱允炆的回答,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一时屋中默然无语。

小允炆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一脸不安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朱标,时不时的还瞄一眼身旁的秦朗。

秦朗也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太子朱标出生时,当今陛下还未登大宝,身处战乱之中,经历了不少民间之事,更深受马皇后言传身教,可绝不是一介腐儒可比的。

“好,今天就学到这里吧,明日秦朗你得来的早些,今日可是有些晚了”朱标打破沉寂说道。

秦朗心想,看来太子殿下没有反感自己,之前也说自己说得好,只是这黄子澄太不给面子了,也不通人情事故。

“是,秦朗知道了,谢太子殿下提醒”秦朗躬身答道。

秦朗第一天的伴读生活就这么结束了,虽说无聊,一直犯困,可也仿佛找回了以前上学时候的感觉,又能反驳一下黄子澄这个大傻蛋却也不错。

胡惟庸这几日脑袋有点大,自从皇帝陛下亲自过问了占城使团的事情后,他就没好好休息过,礼部尚书下狱,礼部侍郎不堪大用,什么事情都得自己亲力亲为。

这一日,我们的胡相爷,身心疲惫的回到相府,看着那一瘸一拐的儿子,心中更是不快,奈何这傻小子偏偏是自己最心疼的小儿子。

只见那胡宇诚一瘸一拐的走上前去,说道“父亲大人,秦朗那王八蛋又活过来了,而且一点事情都没有,活得可好了,听说现在还做了皇长孙的伴读,父亲,你可一定要为孩儿报仇啊,孩儿这条腿就是他害的”

胡惟庸本就烦躁,一旁儿子又在喋喋不休,一生气随手就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那胡宇诚见状,吓得直接跌落在地,胡惟庸一看更是怒不可竭。

胡惟庸心想,秦仲,你等着吧,南征大胜,你回京之日就是你的死期,你以为你随军南征,立下战功,就能保住你儿子了吗!想得美,我定要你儿子拿命来赔我儿子的腿。

秦朗出得东宫来,见自家马车还等在那呢,便信步闲庭的走了过去。

“哈欠”秦朗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后背感觉有一阵凉风吹过,喃喃低语道“是谁在骂本公子啊”

“秦朗,你等一下”

咦,有人叫我,秦朗回头一看,见竟是小允炆追了出来。

秦朗赶忙停下,说道“殿下还有何事啊?我赶着回家呢,我娘说了,现在外面坏人很多的。”

朱允炆瞪了一眼秦朗,没好气的说道“今日你把黄先生气到了,我们一同去黄先生府上赔礼致歉吧”

秦朗一听,要自己去给黄子澄赔礼道歉,门都没有。

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小傻蛋,秦朗无语了,心想,你丫知不知道啊,就是这个大傻蛋才致使你丢了大好江山的啊。

秦朗一气说道“我不去,我认为我说的没有错”

“我与你一同前去,你是不知黄先生是洪武八年的会试第一,殿试第三的探花郎,学问自是做得极好的”朱允炆说道。

“你今日实在是有些不像话,最起码的尊师重道你都没做到,更何况你还胡言乱语,老师最是信崇孔孟,你今日之言,肯定是大逆不道”朱允炆说起来就没完了,一个劲的喋喋不休,说个不停。

秦朗实在是听得烦了,忙应声答道“你真是一个小话痨啊,好好,我们一起去给黄老夫子赔礼道歉好吧,为显诚意,坐我家马车去,如何?”

朱允炆见秦朗答应了,脸上瞬时一喜,对身旁的小太监说道“你们回去禀告父亲,就说我同秦朗,一起去黄子澄先生府上了,很快便回”说完也不理会秦朗,自己就爬上了马车。

秦朗的管家一见,慌里慌张的看着秦朗,不知所措,秦朗附耳对管家悄声说道“如此如此”

那管家听完,一脸惶恐的看着秦朗。

秦朗见管家发愣,抬起一脚就踢在那管家身上。

“本少爷说话不管用了是吧,你只管照办,一切有我”说完便也爬上了马车。

就这样,荆国公府的马车带着秦朗和皇长孙,哒哒哒的离开了东宫。

秦朗哪是像会给黄子澄道歉的人啊,小允炆这是上了贼船了。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