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明初
首页 > 梦回明初 > 第十四章:老铁李景隆

第十四章:老铁李景隆

秦朗自宫中出来后,便直接回了荆国公府,唉!这事该咋办啊,我又不认识占城使团的人,我怎么问他们要新稻种啊。

秦朗闷闷不乐的回到府中,思前想后也没多大办法。

秦夫人见自己儿子心情不畅,还以为是在东宫伴读累了呢,便上前询问。

“朗儿,今日可是累了,想吃什么,为娘吩咐下人去做”秦夫人和颜悦色地说道。

看着眼前的母亲,秦朗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母亲啊,你儿子我被人给坑了啊,这个坑如果填不好,就只好把自己埋进去了。

看着这宽广的国公府,看着眼前慈祥的母亲,看着可爱的小丫鬟夏荷,难道这一切都要离我而去了吗?不,我要就这么挂了,岂不是得被其他穿越君笑死啊。

如此一想,秦朗便随口对母亲说道“母亲,你可知道那自占城来的进贡使团?”

秦夫人一愣,心想你咋扯到什么占城使团去了,我是问你想吃什么。

但口中还是如实地回答道“知道啊,就是最近在城里出手相当阔绰的外邦人呀,他们的穿着倒和我们差不多,但听说他们虔诚的信仰佛教,最近在城里大肆购买佛经典籍,并常常出入佛家寺院,听说给了不少香油钱呢!”

占城人信佛吗?其实占城人的确信佛,其受印度文化圈影响,在公元9世纪到10世纪,大乘佛教传入占城,这一新传入的宗教立即受到因陀罗补罗地区人们的欢迎,一度取代婆罗门教的地位,在10世纪以后,大乘佛教信仰开始融入婆罗门教之中,与婆罗门教合为一体,占城人便开始信奉大自在天王和观音。

秦朗在另一时空倒也接触过一些佛教,主要是家里母亲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

自己老家还有一个专门的佛堂,里面有一堵墙,架子上放的都是佛经,秦朗小时候不知道被逼多少次背诵那些佛经了,只是越长越大,母亲发现我的确不是一个佛门弟子,便也就放弃了,可说来也怪,母亲虽不识字,但佛经却能倒背如流。

秦朗脑中灵光一闪,撒腿就朝府外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快快备车,我要去城里最大的书店”,留下一堆人面面相觑,呆在原地。

话说秦朗火急火燎的直奔书店而去,可不是改了性子,要好好学习了,他这是要去找佛经,占城使团不是信仰佛教吗!咱就投其所好呗,也顺便加强一下佛教知识的学习呗。

秦朗今天可谓是大出血了,买了一大堆的佛经,有《般若经》《法华经》《华严经》,一大堆!书店的老板还以为应天四虎改了吃荤要吃素了呢……

秦朗拉着一车书,全部搬到自己房间里,大门一关,并对夏荷吩咐道“不准任何人来打扰自己”

另一边,胡惟庸自离开皇宫后,便派了人时刻监视着秦朗,秦朗的一举一动都在其掌握中。

今日负责监视的人向胡惟庸汇报道“今日秦朗在应天书局买了一车佛经,之后便回了府,也未到过鸿胪寺”

“嗯,这小子,的确有些小聪明,这么快就知道占城人信佛了,可买这么一车佛经,有何用,难道他以为送一车佛经给占城人,占城人就会听他的了,简直幼稚”胡惟庸心里想道。

“你继续监视,不可放过一丝一毫”胡惟庸继续对那人命令道。

话说太子朱标回府后便对朱允炆说了今日秦朗面见圣上之事。

朱允炆听完后不解道“父亲,秦朗此人虽然平时不太着调,可要说他敢欺君,我是不信的”

朱标闻言也道“嗯,秦朗此人谈吐不凡,虽有些懒散,但也确有一定见识,你可到荆国公府去,看看秦朗是否有需要帮助,对了,他现在也算是东宫的属官了,你皇爷爷已敕命其为东宫冼马了”

“好的,父亲”朱允炆乖乖的答道

就在此时门外通传道“曹国公公子李景隆求见”

“哦?曹国公之子,呵,我与李文忠乃是表兄弟,只是近几年来,他一直赋闲在家,我们也很少见面了,今日李景隆上门,你就代为父接见吧”

“这么算来,你们也是表兄弟,今日也是第一次见面吧!你若觉得此人可以,以后可常常见面,多多相处了解一下,李文忠可是个难得的帅才,想必他的儿子应也不差”太子朱标说道

这李景隆虽说不在朝,其父也已隐退,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文忠怎么说也是明初排行第四的大功臣啊,除了徐达、常遇春和常茂,就当属他了,其门下也有不少门徒,他们也知道曹国公府小公爷和荆国公府的小公爷无比交好,便及时的来告知了此事。

李景隆知道后,便直奔荆国公府,奈何秦朗却把自己关了起来,谁也不见,无可奈何之下,李景隆想到了长孙殿下,想秦朗是他的伴读,他的伴读要出了事,他总不能不管吧,于是便又转而跑到东宫来了。

朱允炆听说李景隆来了,一猜便知其一定是为了秦朗之事。

父亲大人也让我到秦府去一趟,便和李景隆一起吧。

朱允炆出得东宫来,见李景隆犹自焦急万分的等待着,不由心中一酸“秦朗啊秦朗,你怎么如此命好,竟能交到如此好友”

“景隆,快走吧,我已知道你来所谓何事了,我们一起去荆国公府吧”朱允炆对焦急不已的李景隆说道。

“没用,我刚去了,秦朗把自己独自关在房里,任何人都不见,我怕他压力太大啊,所以想请长孙殿下直接去一趟鸿胪寺,叫那占城人直接把稻种交出来不就完了嘛!”李景隆急着脸说道。

“你为何如此肯定占城使团有稻种?要是秦朗就是胡说的呢?你怎么办”朱允炆反问道。

“不可能,我与秦朗自小便认识,虽说他这人平时有点鲁莽,做事爱冲动,可绝不是一个爱胡说八道的人,他说有,就一定是有的”李景隆斩钉截铁地说道。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