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一章 小三的女儿,去了等找骂吗

第一章 小三的女儿,去了等找骂吗

南方粤省的一年夏天,叶晚从岳东的小县城被带到了鹏城姜家。这一年她十六岁,刚刚考上了岳东最好的高中,也是这一年,她意外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自己和整个粤省赫赫有名的姜家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叶晚坐的是气派却叫不出名字的豪车,可一路上摇摇晃晃,颠簸得她的胃生疼。

她的视线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青山绿水,鹏城的高楼大厦在山的延边,渐渐展露出来。

鹏城不是粤省的省会,却是国内经济实力强势的四大名城之一,而姜家的老爷子则是曾经鹏城里说一不二的一名大人物。

叶晚在五岁的时候,秘密被姜家的心腹带离鹏城,直到今日才获得老爷子的允许,接了回来。

而姜老爷子就是叶晚的爷爷,她的父亲姜宽茹早就死了,母亲下落不明。

从五岁到十六岁,寄养在岳东小县城的这些年里,叶晚一直是唤姜家远亲姜猛作爸,叶翘作妈,底下还有四个年幼的弟妹。

她根本不记得五岁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些年,整个姜家也对她不闻不问。

如今,姜家要把她从偏僻而贫穷的岳东县城接回来,是因为姜家的长孙女姜于蓝得了白血病,整个家族之中,只有她的骨髓能和姜于蓝匹配得上。

姜于蓝如何貌美如何出色,叶晚在岳东时便知晓,不是有人特意提起,而是姜于蓝自小就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小童星,电影电视剧总归有她的身影。

这样熠熠生辉的人物,宛如姜家的掌上明珠。

今年开春,国内的娱乐报刊就有小道消息,称姜于蓝因为身体原因,暂停了演艺事业与电影学院的学业。

叶晚的同桌赵青果是追星族,在中考前还抱着手机,对姜于蓝的遭遇表示同情与担忧。

毕竟,明珠蒙尘,终究让人扼腕。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样一颗举世瞩目的耀眼明珠,居然需要自己的骨髓,才能得到救治。

这让十余年来无人问津的叶晚,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叶晚,事情便是这样,你虽是姓叶,但毕竟是姜家的血脉。老爷子吩咐把你接到鹏城之后,仍旧会供你读书上学,你日后的生活也不用担心。”

来接她的人是姜家的老管家,和姜老爷子一个年纪,纵然是姜家当家掌权的那几位见了他,还要管老管家叫声叔。

叶晚的养父姜猛是退役军人,一辈子不言苟笑,在这位老管家面前也只有毕恭毕敬的份儿。

这样天翻地覆的身世揭晓,他们是一点也不怕叶晚受到什么打击。

一两句话便说清了多年前的因果,似乎是桩无足轻重的小事。

“那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

叶晚问得直接,也有些越矩。

平日里作派严谨的老管家听见这个问题时,不由顿了顿,看着一旁的姜猛与叶翘夫妇言而欲止的神情,便猜到叶晚并不知道当年的实情。

“你父亲宽茹在你未出生前就过世了,而你母亲叶绰……也出国了。”

“出了这样的大事,就算要来接我回去,难道我亲妈也不回来吗?”

叶晚抿紧嘴唇,一派茫然而失落的神情。

老管家将这神情收入眼底,若无其事道:“你母亲就算回来了,老爷怕也不会让她进家门。”

叶晚怔了怔,没有说话,她再小,也听出了这话里的轻蔑之意。

老管家没再多做解释,转身就走出了邮局员工宿舍的家门。

夜里,养母叶翘一遍帮叶晚收拾行李,一遍细细的解释了生母叶绰是为什么没有资格登姜家的门。

姜宽茹生前倜傥风流,即便结了婚,在外也有不少爱慕的红粉佳人。

他和叶绰之间是自由恋爱,可碍于政治联姻,姜宽茹没办法离婚,便和叶绰在外同居。

过了好几年有名无分的生活,叶绰为其生下一个儿子,才让姜宽茹硬下态度,与家里摊牌,要和原配太太离婚,迎叶绰与儿子进门。

可惜,事情进行一半,姜宽茹查出得了肺癌晚期,不到三个月就撒手人寰。

一直到姜宽茹的丧礼结束,叶绰也没能再见他一面,也没办法告知他,自己已经怀了叶晚的事情。

听罢陈年往事,叶晚扯了扯嘴,这是一桩狗血而冗长的闹剧。

原来自己的生母是个人人喊打不要脸面的小三儿。

叶翘是叶绰的干妹妹,看见叶晚的神色就知是误会了,可世俗的见解也改不了第三者的骂名,只好悠悠地叹了口气。

叶晚知道了事情原委,更不想去鹏城。

“我去干什么?小三的女儿,去了等找骂吗?”

叶翘心思活络起来:“你去了是为你救你堂姐的命。即便你生母不受人待见,可你今后就是姜家的恩人,不图别人高看你一眼,起码是不敢低看了你去。”

在门口的姜猛听见妻子的话,不由道:“你和叶晚说这些做什么,你以为姜家是什么好地方?待手术成功之后,姜家是什么态度还不得而知呢。按我说,叶晚的骨髓与姜于蓝匹配,便是叶晚与姜家的缘分。血浓于水,我们不好见死不救。如果姜家对叶晚不好,叶晚你想回来,爸爸随时去接你回来的。”

“爸!”叶晚望着姜猛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感激地唤了一声:“谢谢您!”

到了第二日,老管家来接叶晚,姜家弟妹将叶晚围了起来,争先恐后道:“大姐姐,你别走,你别走。”

叶晚几欲落泪,却强撑笑对弟妹说:“放心,姐姐会回来的。”

弟妹中年纪最大的二妹姜舒道:“大姐姐,你去了鹏城的家后,可别忘记了我们。”

这一去,福祸未知,姜舒一句话里透着不舍,也透着盘算的小心思。

叶晚多看了姜舒一眼,见她满脸泪水涟涟,亦是十足的难过。

从小街坊邻居都夸奖叶晚聪明绝顶,每一年的成绩都是全年级的第一名,而姜舒亦是所在班级里的前三名,她也很聪明,不是吗?

可此去一别,不知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

叶晚没说什么,一个个拥抱过自己的弟妹,再和姜猛与叶翘依依不舍的告别。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