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五章 争一个私生女的去留

第五章 争一个私生女的去留

姜妈这些年也不清楚叶晚的遭遇,问:“晚晚,你什么时候还有弟弟?”

叶晚把自己在岳东的情况大概叙述了一遍,姜妈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被送到岳东的姜猛家了,怪不得,我怎么托人打听都打听不到……”

姜猛是姜老爷子族中的侄子,和姜宽茹兄弟几人一起长大,特别是和姜宽茹感情最好。姜猛的爸是在省城做布料生意,十六行里有名的姜老板,生下大儿子和姜猛,本来都在省城读书。

姜猛十八岁快高考那一年,姜老板打麻将脑溢血,一下子就走了。大儿子不学无术,高中辍学之后就在社会上混,在老子走后为了抢占家产,直接报警谎家中失窃,警察还在调查,就对外称姜猛偷了家里的钱在外鬼混,令他在所在高中名声彻底坏了。

姜猛被关进了看守所,是远在鹏城的姜宽茹找了律师,把他从牢里救出来的。大儿子后来被查出贼喊捉贼,也进了牢房。姜猛一出来,发现家里已经大变了,自己在学校也惹人非议。索性弃了高考,转而去了参军。部队退役之后,转业到了岳东的邮局工作。不知是心结还是因为什么事情,他再没和姜家人有联系。

姜妈当年只是回来一趟老家,结果回来之后,就发现叶晚不见了,她一夜愁到病倒,为此几年不和姜管家说话。

“姜猛小子还生了四个。”姜妈心底宽慰,老人家还是多子多福的思想,二子二女,凑了两个好。

“姜妈,我姐姐回来住哪儿?”姜怀思问。

“先住在三楼的小房间,等阁楼的小姐房收拾出来,就给你姐姐住。”姜妈回答道。

“姐姐回来,不是住我那儿嘛?”姜怀思笑了,上前拉叶晚的手,“姐,你和我走吧。”

叶晚不知原来姜怀思不住这栋老洋房,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姜怀思笑道:“回我家啊。”

“我怎么好回你家。”

“你本来就是住我家。”

叶晚眯起眼睛,露出疑惑的神情,笑得还是客气:“爷爷都安排好了,我不好再搬走。”

姜怀思怔了怔,“是爷爷安排你回来的。”

“这姜家真是家大业大,人口复杂,自己那些哥哥的事情还没弄清楚,怎么又来个弟弟。”叶晚心想。

姜妈打圆场:“你姐姐刚刚回来,你让她歇息两天,到时候再跟你去玩。”

姜怀思忽然道:“姐姐,你回来,是不是和于蓝堂姐的病有关。”

讲到这里,叶晚微微蹙眉,怀思叫姜于蓝作堂姐,自己不也是他的堂姐么。

刚刚说话,她还很喜欢姜怀思的,看得出他对自己的热切和关心不是假的。

姜怀思有些激动:“我去和我爸妈说,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姐姐,你可别答应他们什么。”

“这是爷爷的安排。”

一个穿着白衬衫的挺拔少年,站在餐厅门口,静看着他们,眉宇深邃,神色忧郁。他比叶晚大一岁,正是同父同母的姜怀来。

他看向叶晚时,似在探究什么,过了几秒,才把目光挪开,像是心底莫名的松了口气。

叶晚不认识姜怀来,却也猜得出来:能出现在这里的,又是这样年纪的少年,嘴里还称姜老爷子作爷爷,不就是姜怀来么。

“小哥?”叶晚轻轻地喊了一声,神情并不动容,而是淡淡的询问。

姜怀来不喜叶晚,方才只是在看她的容貌,和自己究竟像不像。能被姜管家接回来的不可能是个西贝货,只是他不希望叶晚长得太像自己。

姜妈激动地介绍道:“晚晚,他是你哥哥。”

姜怀思心底不是滋味,姐姐不记得他,反而记得小时候就对她就很高傲很冷漠的姜怀来,血缘近就那么奇妙嘛。

姜怀来因为一出生就被姜老爷子抱回了,开口会说话的时候,就是叫金兰因作妈妈。在很长一段时间的认知里,他一直以为金兰因就是自己的亲妈,那他自然是看不起叶晚的。

可这份认知,却被人无情揭开了,叶晚是私生女,他也是私生子,同母所生,一样低贱。

姜怀来看了看姜妈,忍了忍,应了下来。

姜怀思不服气地拦住叶晚的视线,“姜怀来,你少拿爷爷来压我,姐姐当初是过继给我爸妈的,姐姐的事情,我爸妈当然可以管。”

说来讽刺,金兰因认下姜怀来是因为他是个男孩,多了个儿子,将来手里的底牌也多一张。可叶晚就不一样了,她出生的时候,姜宽茹早就死了,金兰因忙着闹着分家呢,哪里有心情去认多一个女儿。

姜老爷子本想将叶晚交给二儿子姜揆芳和二儿媳温碧涵,结果二儿媳是一百个不愿意,那时她还怀着孕,就盼着生下一个男孩,老爷子塞个私生女过来算什么意思。

三子姜擢蓉为人宽厚,他和新婚妻子吴珊一商量,就把叶晚给抱了回来。

叶晚五岁前,更多时候是在三叔家养着的。姜擢蓉和罗珊之后生的孩子都管叶晚叫姐姐,心里也认定是自家人。

对比起姜怀思的义愤填膺,江淮来显得冷静许多,他也没多看叶晚,只道了一声随便,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叶晚看着姜怀来离开的背影,微皱起眉头,这亲疏远近的信息也太多了吧。

姜怀思哼了声,转过来对叶晚说:“姐,你和我回那边的家吧,你不在这些年,爸妈可想你了。”

听这话,像是姜老爷子把自己的下落安排得密不透风,连自己的亲儿子与亲儿媳都不知道。

叶晚眨了眨眼睛,拉着姜怀思坐下来,重新把可乐递给他,笑容温和地说:“姐姐,还是先留在这里,毕竟是爷爷的安排,我不想……连累三叔和三婶。”

姜怀思脸上流露出失落的神情,道:“姐姐,你真的给忘了,你以前叫我爸妈,也是爸爸妈妈的叫的,爷爷把你送走的时候,我们全家都不知道……”

面前的少年说得声音低沉,姜妈也不禁抹了眼角,她不敢责怪老爷子,只是骂姜管家:“那么多年了,我家那口子连个口风都没透,真是欠千刀。就是今天上午老爷子告诉我的时候,我也以为在做梦……”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