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七章 既然如此,她何必还要忍

第七章 既然如此,她何必还要忍

晚饭的时候,吴珊的二儿子姜怀梧从培训班回来,他比姜怀思还小两岁,早记不得叶晚了,可他知道爸妈一直记挂着一个姐姐,还以为是真有一个姐姐被拐走了。

保姆抱来了小女儿姜于霓,小女婴粉嫩可爱,叫人好不喜欢。

吴珊和几个孩子吃了一顿晚饭,一家子倒是其乐融融。

姜怀思对叶晚道:“姐,这次你回来,我怎么也不会让你走了。”

叶晚微微侧目,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吴珊心下感慨,当初叶晚还小,是被人抱走的。

如今她自己大了,要留下她,他们要考虑的不单单是老爷子的意思,还要看叶晚自己的主意。

叶晚呢,这个孩子的年纪还小,可吴珊看得出她很会审时度势,只是在姜家的一众出色的子弟中,不是那么的拔尖。

叶晚被安排在二楼最里面的房间,与姜怀思的房间隔了一面墙。

吴珊这样安排别有深意,叶晚的成绩好,能考上岳东小县城最好的高中,虽然和鹏城真正成绩好的学生相比要差了一截,可引导姜怀思读书那是绰绰有余的。

姜怀思下半年就初三,也要中考了,这个孩子脑子活泛,就是不肯刻苦用功。他从小就喜欢跟在叶晚身后,有这样一个榜样在前,不信他不近朱者赤。

吴珊安排好一切,回到卧室和在外的丈夫江擢蓉打起了视频电话,江擢蓉正在省城参加交流会,全然不知父亲的一番安排。

待吴珊说完今天发生的事情,视频里的江擢蓉脸色很不好看,如果不是叶晚和姜于蓝的骨髓吻合,那他们都有可能一辈子见不到叶晚了。

“老爷子真狠心,叶晚可是大哥唯一的女儿,怎么姜怀来就留在姜家,女儿偏偏远送到岳东那样的小县城抚养。”

“你这话在老爷子面前不敢说,回来了,在叶晚面前也不要说。”

吴珊看透丈夫的外强中干,对于老爷子,姜擢蓉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猜,叶晚的养父是谁?”

“猜不出来。”猜得出来,也不会到今日才见到叶晚。

吴珊说出了姜猛的名字,姜擢蓉在视频面前一拍大腿,“我怎么没想到他!”

不得不说,姜老爷子确实好谋划,把叶晚托付给这么一个与整个姜家背离,却独独与叶晚生父有特殊情谊的人。

叶晚认床,睡到半夜自己就醒了过来,看到落地窗透过窗帘洒入白色月光,简直美得不像话。

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发现月光把整片山林都浸染得静谧美好,一切都像梦里一样。随后,又忍不住自嘲,如果不是自己的好出身,怎么住得进这样的半山别墅,看到眼前的美景。

说不着,那就做点事情吧。

叶晚打开自己的背包,里面的东西一件件的翻了出来,最后才发现,除了衣服和书本,还有两样极其重要的东西落在了老洋房里了。

叶晚彻底睡不着了,这两样东西,一样是姜猛一家的全家福,一样是她吃饭的工具,哪一样东西给姜家人看见了,都不太好。

正想着,落地玻璃窗传来了“叩叩”地敲响,叶晚抬头,窗帘后露出一少年的身影。

叶晚拉开窗帘,居然是住在隔壁的姜怀思,他不知是怎么攀爬到自己的小阳台过来的。

叶晚忙拉开落地窗,瞄了眼三楼下面黑暗的树林,轻声责备道:“大晚上的,你做贼啊!”

姜怀思压低着声音,张开双臂,笑眯眯道:“surprise!”

叶晚怔了怔,看见原来他张开的双臂,各自拿了一瓶玻璃樽的酒。

姜怀思对叶晚笑道:“姐,我猜就知道你睡不着,特意带了啤酒来找你。”

叶晚什么也没说,拿过他手里的酒,不知怎地一拧,十分娴熟地打开了瓶盖。

姜怀思诧异,“姐,你还会徒手开酒瓶。”

叶晚张开手掌心,原来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圈银色光泽的戒指。

“姐,你是拿它当开瓶器嘛,真酷,是谁教你的呀。”

“……一个朋友。”

叶晚的眸底挂过一丝黯然的忧伤,迎面看着月光,别样的美丽。

姜怀思看得有些懵,脸颊透着红。

叶晚把酒瓶递给他,姜怀思看着她的动作,问:“姐,你还会喝酒?”

叶晚自嘲道:“我可是来自岳东的小县城,鱼龙混杂,什么没见识过。”

姜怀思道:“才不是呢,今天帮你收拾的时候,我看到你的成绩单了,真牛,总分是全年级第一。”

叶晚抿了一口酒,道:“我本来是要上岳东最好的高中的。”

姜怀思忙道:“姐,鹏城一中是全市最好的学校,你以后在这里上学,三年后想考什么大学都考得上。”

叶晚笑了笑:“我不打算上鹏城一中。”

手术完成之后,姜老爷子真的会让她继续留在鹏城?

她不知道,姜怀思也不知道。

未来之路,一片迷茫。

姜怀思掏出最新款的苹果手机,道:“姐,我加一下你微信吧,今天我就没有看你的手机拿出来过。”

“我……还没有手机。”

叶晚没有手机,中考之后,姜猛本来打算给叶晚买一部新出的立信,结果还没来得及兑现,姜管家就上门了。

现在还有中学生不用手机?

姜怀思尴尬地岔开话题,把手机塞回了口袋里。他出身富贵,何时见识过闭塞与贫瘠带来的苦涩与辛酸。

气氛有些沉闷,姜怀思起身道:“姐,你别不开心,主要是你回来,我有特别多话想和你说。但今天天晚了,我先回去了。”

叶晚淡淡的付之一笑 ,问:“你收拾我东西的时候,看见我的笔记本电脑了吗?”

姜怀思一愣,这没有手机,却有电脑?

“没有啊……”

叶晚“嗯”了一声,“好吧,我自己回去找找看吧。”

姜怀思走到阳台,想了想,还是折了回来,“姐,那电脑对你很重要吗?”

叶晚好笑地看着他:“你折回来就是想问我这个啊。”

姜怀思点头:“对,我想知道。”

叶晚如实回答:“对,很重要,我靠这个吃饭的。”随即,又笑道:“你还是想攀回去?”

姜怀思的思考还停留在上一个答案里,“什么?”

叶晚拉着姜怀思的手腕,将他拉了回来。

“姐,你……”姜怀思盯着那一截握住的手腕。

“我说你做贼做上瘾了,没事儿不能走门?”

说罢,就把姜怀思送出了门外。

明明可以走门,为什么要走窗?姜怀思才想起这个问题。

第二天清晨,姜怀思下楼吃早餐,他眼睛往餐桌上扫了一圈,没有看见叶晚的身影。

嘴里嚼着三明治的姜怀梧,对他说:“哥,你找晚姐啊,她一早出门了,叫你不用担心。”

姜怀思心生惊讶,叶晚怎么知道自己会找她。

姜怀梧又添了一句:“晚姐和我说,遇到谁找她,都说一句,她回爷爷家找东西了。”

叶晚从昨天姜怀思钻出来的灌木丛中,找到一条通往老洋房后花园的小道,趁着茂密树叶遮盖,溜到了老洋房楼下的佣人通道。

就在她想爬楼梯上三楼的时候,佣人通道的电梯门打开了,出来的一名白衬衫的少年,是姜怀来。

他手里捧了一个纸箱的东西,想也没想,就打开后院的垃圾桶,带着一股执拗的脾气,将纸箱一股脑丢了进去。

随后,转身离开。

叶晚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等到少年离开之后,才去翻开垃圾桶的盖子。果不其然,在一堆狼藉的剩菜剩饭与灰尘杂屑之上,是自己和姜猛一家的全家福。

全家福的玻璃相框裂开了,一家七口的画面显得支离破碎,格外刺眼。

叶晚气得浑身发抖,将自己宝贝的全家福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掸开上面的污垢。

别人视若至宝的东西,想丢就丢,连一句话都不用,这就是姜家人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如此,她何必还要忍。

*

1979的别墅内,吴珊打电话去老洋房的门卫,对方说根本没见过叶晚回去。吴珊忧心忡忡地想,昨天才和老爷子要完人,今天再去,岂不是要彻底得罪了他老人家了。

一旁的姜怀思见母亲坐立难安,道:“不然,我钻灌木林回去瞧瞧。”

吴珊忽然明白了什么,站起来道:“妈和你一起去。”

姜怀思有些好笑,老妈急起来,是要和儿子一起去做贼。

“放心吧,姐姐有分寸的,而且爷爷也不会对姐姐做什么。”

吴珊心道:老爷子是不会对叶晚做什么,可谁知会不会再把她藏起来,直到手术结束,再把她又悄悄送走。

“三婶。”

叶晚一声唤,叫吴珊舒了口气,也放弃了去老洋房的决定。

“你回去老洋房找什么?不能让别人给你送过来?”吴珊问道,关切与担心写满一张脸。

叶晚穿上运动装,肩上斜挎一个包,只是柔和地笑了笑,有种太过兴师动众的不好意思。

姜怀思道:“妈,姐姐不是回来了嘛,就不用问了。”

可是……

吴珊看着叶晚满头大汗,嘴唇也有些发白,外面暑气大,孩子回去怕是空手一趟,什么都没找到。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