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十章 就这样迫不及待……想出丑么

第十章 就这样迫不及待……想出丑么

叶晚回到房间之后,从书包的夹层找到了西附中的录取通知书。当初是初中的班主任提议她报考的,其实她只是抱着试试玩的心态,最后居然考中了。

岳东的姜猛一家经济有限,是无力负担西附中的学费与生活费的。所以,叶晚一开始就没把这个消息告诉姜猛与石翘,一心想在岳东读高中。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她竟来到了鹏城姜家。

能上西附中,她还真要谢谢姜于蓝。

叶晚打开电脑,再次按了组合键,组织的系统还是联结不上,qq的信息栏里阎王的头像仍旧暗沉着。

她没有手机,想要打通那个电话,必须要有一部手机。

夜幕降临,吴珊回家之后,得知了江晚居然考上了西附中的消息,乐得喜出望外。

“叶晚,明天三婶就带你去市区里买几件衣服,女生在你这个年纪,就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吴珊喜欢女儿,可是生得是两个儿子,直到去年才生了女儿,现在能和她一起逛街购物的只有叶晚。

一旁的姜怀思提醒道:“妈,你顺便给我姐买部手机吧,她身上没有手机,以后外出和我们联系也不方便。”

吴珊也是诧异,在鹏城小学生都带着手机上学,叶晚到现在还没有手机。

姜擢蓉闻言,也是心疼,道:“我楼上书房还有一部新的智能手机从没用过,先给叶晚用吧。”

吴珊只觉是自己疏忽了,道:“你还是留给你自己吧,一把年纪,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我给叶晚买新的。”

叶晚心底想着:姜擢蓉一家还真是真心实意地待她。

第二日,吴珊开车载着叶晚从半山别墅开入市区中心的商贸区,可以看见大厦耸立,城市高低不一的建筑,林立迭起,似繁华的万象之城。

吴珊一面开车一面和叶晚介绍,鹏城特殊有名的地标建筑。叶晚只是淡淡的,并未有过多的惊喜。

吴珊心想:叶晚出生在小县城,何时见识过这样的繁华,说不得心底正难过着呢。

叶晚不是第一次到鹏城,以前在组织执行任务时,就来过几回,但每一次都在暗处负责后勤部署,根本没有时间好好打量过这座城市。

吴珊带着叶晚去了一家购物商场——盛世汇,楼上楼下多的是耳熟能详的女装品牌店。盛世汇是盛世集团旗下的,吴珊的娘家是盛世的股东之一,她平时消费习惯到这里来,一面消费也一面做视察。

购物商城的大堂经理认识吴珊,见她与叶晚在一家女装店看衣服,立刻走上前来打招呼。

吴珊一见就知道,明面上的交道少不了,于是和在挑衣服的叶晚道:“三婶有公事要和人沟通一下,你嘛,看中什么衣服都好好试试,回来之后三婶帮你买。”

吴珊的好意,叶晚自然不会拒绝,她确实没有什么合适出现在外人面前的衣服。

而且,她本来就没打算来当灰姑娘的。

姜家少了她的,又何止是一两件衣服。

她敢要,也要得起。

柜姐十分懂得看人,叶晚是随吴珊过来,即便穿得再朴素,年纪再小,她也不敢敷衍了事。

最后叶晚挑了两件价格适中布料舒适的连衣裙。

柜姐微笑道:“挑都挑了,不上身穿,哪里看得出效果。”

叶晚心动了,哪个女人不喜欢华服,随手挑了一件水红色的连衣裙。

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阅人无数的柜姐,眼前一亮。

太漂亮了!

一袭连衣裙束腰的设计显得叶晚腰细且窈窕,头发随意散落,反而如海藻般蓬松而茂密,有着张扬的美丽。

这还是那个穿着白体恤运动裤的学生妹,分明是杂志上的平面模特。

叶晚对镜照看着自己,好久没换上一件像样的衣服了。

柜姐走进帮她整理衣服的褶皱,发现少女竟然没化妆,这肤白貌美的,脸上还自带淡淡的粉红,青春真是好啊。

温碧涵与丈夫姜揆芳因为小女儿的事情大吵了一架,既不想去医院也不信回家,就打算来盛世汇的美容中心做过水疗spa好好放松一下。

谁知,温碧涵乘商场的扶手电梯一上来,迎面女装店里一个身影就撞入了自己的眼帘,是穿着崭新而鲜艳的连衣裙,在试穿镜端详的叶晚。

叶晚穿上的那件连衣裙,是最挑肤色的水红色,裙摆摇曳,如同落入清水中的芙蓉花一般娇美。

温碧涵气结,这个女孩成绩好就算了,怎么长得也那么好看。

而自己的两个女儿呢,姜于蓝纵然生得再好,因为病症化疗被折磨得苍白如纸,头发也开始掉了;姜于秋呢,天天在家不吃不喝地闹着,早就面如菜色,哪有昔日半点讨人喜欢的样子。

温碧涵走了过去,低沉地喊:“叶晚……”

“二婶。”叶晚倒是一副乖巧温顺的模样。

温碧涵插着腰,冷笑道:“呵,你还在这儿逛街买衣服呢,可怜你于蓝姐姐,在医院里巴巴地等呢。”

叶晚睁大了一双眼睛,无辜而茫然。

温碧涵的声音抬高了几分,“我说你有时间逛街,怎么没有时间去医院听闻你生病的堂姐,那是你亲堂姐,她等着你的骨髓捐助做手术呢……”

“我说,二嫂……”吴珊踩着高跟鞋,款款走来,一副精干女高管的自信与气场,引得人群中一阵侧目。

“哦,是你啊。”温碧涵微抬下巴,不像在气势上输给吴珊。

吴珊一字一句,分外清楚道:“你可怜的女儿还在医院里躺着,你个当妈的都可以来逛街,叶晚怎么就不能逛街了。”

温碧涵一愣,立刻冷脸道:“我是看着叶晚在这里,才特意跟过来的。谁都知道她接回来,是为了我女儿的病,现在手术再拖一天,我女儿就得在床上受多一天的罪。”

温碧涵声音本来就大,加上吴珊和叶晚的外形十分出众,商场的人渐渐聚了过来。

一名贵妇与一名女高管,再加上一名十六七少女,三个女人一台戏,可不是让人浮想联翩么。

看见周围围观的人掏出了手机,温碧涵更加高声:“……你就拖拉着,不肯去医院救我女儿。”

她就这样迫不及待……想出丑么?

叶晚心里想着,面上却不显。

吴珊替叶晚抱不平:“二嫂,于蓝生病,我也难过。可是手术不急在一两日,叶晚在岳东的家里就没带来几件合适的衣服,我带孩子来买几件衣服,也不耽误于蓝的病情吧。”

岳东,那可是省里最偏僻贫困的小县城。

围观人不知前因,可看叶晚害怕和无措模样,温碧涵越发显得颐指气使。

叶晚故意道:“三婶,别说了,也就不配穿什么漂亮衣服。我现在就和二婶去医院,我把骨髓都献给于蓝姐。”

温碧涵巴不得如此,正要伸手去抓叶晚的胳膊。

吴珊上前一步,将叶晚拦在身后。

“二嫂,叶晚都这样说了,你难道要大庭广众直接拉叶晚去医院嘛!”

温碧涵微微一僵,意外的是叶晚都这样说了,吴珊还会拦她。

围观的人开始议论起来:“这女的怎么感觉想要抓那个女孩去卖了似的。”

“只是买件衣服,要不要这样不依不饶的。”

“我没听错吧,要人捐骨髓救人,怎么和债主讨债一样,这个女孩欠她的呀!”

议论的人越来越多,叶晚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看到别人都手机镜头对准了自己,叶晚忙躲到吴珊身后:“三婶,我做错什么了?我想回家……”

吴珊心底涌起保护的欲望,叶晚当年被人抱走,她什么都做不了,难道时至今日,她还什么都做不了嘛。

吴珊张开臂膀,护着叶晚,大声道:“二嫂,大庭广众的,适可而止!”

温碧涵本来就要拽到叶晚的衣角了,闻言,立刻怒道:“你维护一个小野种做什么,当别人的便宜妈,还当上瘾了!”

人群中拿起手机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看不下去了,出言阻拦:“这是你家孩子吗?怎么说拽就拽?”

“肯定不是,亲妈说话哪会那么难听……”

“别是拐卖,干脆报警吧!”

温碧涵听见报警二字,朝着周围的人,迁怒起来:“你们管什么闲事,都闪开!”

叶晚侧着脸庞,长长的睫毛垂下一片阴影,越是冷淡越显得悲凉。

温碧涵已经装不下去了,对吧?

趁机,吴珊忙护着叶晚往后走去,人们很有默契地让开了一条道,给两人离开。

温碧涵如此嚣张,早在人心里留下了恶人的印象。

等她转过身,见吴珊将叶晚带走了,赶紧气急败坏地追了过去,手提包挂在手腕中一阵摇摆。

吴珊毕竟穿着高跟鞋,商场光滑的瓷砖,也让她疾步,走得并不顺。她与叶晚走出不过五六米,就叫温碧涵追上了。

温碧涵伸手去抓,吴珊连忙站住,同时也出手阻拦。

叶晚看准温碧涵顾及吴珊之际,一只手的手腕上挂着名贵手提包镶钻的logo熠熠闪烁,她也上前来拦住温碧涵的那只提包的手……

忽然,三人的纠缠之中,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

温碧涵也被尖叫声吓得连连后退,脚下踉跄,整个人摔坐在了商场的地板上……

尖叫的人是叶晚,温碧涵的手提包方才用力过猛,甩出去的时候,重重砸中了叶晚的额前,镶钻的logo上沾上了鲜红的血迹。

更可怕的是叶晚的额前似乎被logo锋利的部位,狠狠地划开了一道伤,头顶竟流出了鲜血……

“叶晚……”吴珊惊得忙喊:“快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叶晚捂着自己的伤口,不让吴珊触碰,鲜血送指缝里流出,几乎要淌入眼窝里。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