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十一章 什么时候会对自己这么狠

第十一章 什么时候会对自己这么狠

谁不知是怎么发生的,可温碧涵一清二楚:分明是叶晚用力捏住了自己的手腕,不知是用了什么力道,自己的手一阵剧烈的疼痛,她还没来得及尖叫,手提包先甩了出去……

可是,所有人都看见,手提包上带着的血,以及掩面尖叫的叶晚……

商场的大堂经理和保安很快赶到现场,大堂经理认识吴珊,同时也认得温碧涵是市长秘书的夫人。

这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主儿,谁也惹不起,忙叫保安驱散了人群,命集团的医生立刻赶往商场来。

叶晚一直捂着伤口,浑身颤抖,另一只没有遮住的眼睛死死盯着温碧涵。

温碧涵心底里打了个冷战,大堂经理过来扶她,刚刚触碰到她的手腕,霎时传来钻心刺骨般的疼痛。

“啊!”

温碧涵的手腕处骨裂了……

这下子医生也不用来了,两人一起送上了救护车。

“二嫂,这次闹到爸面前,我也要替叶晚讨个公道。”

吴珊在她面前斩钉截铁地说。

温碧涵心里恨到不行,明明是叶晚这个小贱人不知用了什么力道,将自己的手腕掰伤的……

可她说不出口,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是她的手提包镶钻的logo割伤了叶晚的额前,那鲜血涌出的场面实在骇人……

她的骨裂倒成了原罪,旁人只会问,那是多大的力气,不但弄伤了自己,还几乎是要害人毁容。

叶晚则披散着一头浓密长发,汗水早打湿了额前的刘海,她手强捂着伤口,咬唇不语。

随行的医生帮她做了清理,细看之下伤口并不深,只是血是从哪里来的?可是看着瑟瑟发抖坐在救护车上的叶晚,医生也没多说什么。

吴珊没有跟叶晚一起上救护车,她打了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要秘书赶去医院看护叶晚,不许任何人靠近她,而她自己则是第一时间先去商场的保卫科调取监控视频。

老爷子一向偏心,姜揆芳做官终需维护一个好名声。

这桩事如此过分,如果她不及时保留证据,谁知道会不会不了了之。

保卫科中,吴珊拷贝好调出的视频资料,正好可以看见温碧涵是如何破口大骂,再步步紧逼,再到最后的推揉之中,将手提包狠狠甩在了叶晚的前额……

日后上法庭,这些都是关键的佐证。

“吴珊姐。”

保卫科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高级定制西装革履的男人,容貌英俊,身材欣长笔挺,举手投足给人一种正气之感。

保卫科的科长连忙起身,向他问好。

男人只是淡淡颔首,目光投向显示屏中,叶晚受伤的画面。

他的目光凝在叶晚苍白的面孔上,眉梢稍稍皱起,有些不忍与疑惑。

“嗯,是阿承啊。”

吴珊收起复制好视频资料的U盘在自己的包里,只是漫不经心地随口应了声。

她实在是赶时间,叶晚还一个人在医院。

“吴珊姐,刚刚发生的事情,经理和我说了。”盛承如是说道。

盛承是盛世集团商业地产的负责人,今日之事,竟这么快就传到了上面。

吴珊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今天叫你看了笑话了。”

盛承道:“没有什么笑话,意外发生在盛世汇,我过来一趟也是应该。”

吴珊忏愧道:“这次我家的家事,怕要连累到你大姐了。”

市长的秘书夫人在商场里撒泼,还打伤了一个女孩,方才围观的人那么多,还都叫手机拍摄了下来,这种社会新闻怕是要上热搜了。

盛承倒是沉着,道:“吴珊姐,今天的事情既然发生在盛家的地盘上,理应由我出面的。”

吴珊抬头看盛承,瞧见他一脸的从容,深信以他的为人与能力,必能完美解决这场公关事件。

只是,姜揆芳那边就比较难对付了。

“大姐常说,帮理不帮亲。可这回,无论是道理还是情分,盛家必定是要站在受害者这一边的。”

受害者,两人虽都送到了医院,可谁是受害者这一层,可不是一目了然。

除了视频取证,受害者的验伤证明,也很重要。

“吴珊姐,”盛承沉吟道:“我送你去医院吧。”

“好。”

吴珊没有拒绝,接下来她要面对的不止是姜揆芳,还有姜老爷子。

有盛家的人在一旁,偏私也不会偏得明目张胆。

两人驱车去了医院,在路上,树影婆娑倒映在挡风玻璃前,一层层往后退去。

盛承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修长的手指按在方向盘上浅浅的搓揉,最后开始忍不住开口问道:

“吴珊姐,那个受伤的女孩,她是……”

“是叶晚,她回来了。”

吴珊也没想过隐瞒,吴家与盛家是世交,吴珊与盛家大小姐盛凤台更是闺中密友,两人性格一样直爽干练,都是商界有名的女强人。

当年,姜老爷子丝毫不顾吴珊夫妻的感受,将叶晚暗自送走的事情,盛家人也皆知。

“回来了?”盛承神情晦默。

“姜于蓝得了骨癌,老爷子阖族查了个便,居然是叶晚和姜于蓝的匹配。”

吴珊简单地说一番原因,嘴角流露出嘲讽之意。

当妈的如此咄咄逼人,心狠手辣。

如果把叶晚的脸都给毁了,看老爷子还有什么理由要叶晚捐骨髓给姜于蓝。

*

“你还真大胆,居然用戒指划伤自己。”

一名穿着医生白大褂的男人,翻看着急救的记录,凉悠悠地开口,“真不怕毁容嘛?”

叶晚半昂着头,眸子冷到极致,无名指上的戒指带着银色的光泽。

这枚戒指还藏着机关,藏着锋利的刃面,伤口极细,出血却很吓人。叶晚这些年执行任务使用了许多次,伤到什么样的程度,她有十足的把握。

留疤有什么要紧的,她要的是在姜家人的记忆里都留下一道印象深刻的疤。

就是要足够的吓人。

而温碧涵所要付出的代价,那会是这道疤的千万倍。

“Tonight,什么时候会对自己这么狠?”

白大褂的男人其实是从前组织的医疗官,代号Doctor,和她一样从事后勤的工作,他在现实有个身份就是鹏城医院急诊科的大夫。

“你放心,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不会让对方好过。”

叶晚冷冷道,哪里还有商场里惊恐受伤的可怜女孩模样。

Doctor笑了下,道:“那个动手的女人,左手算是废了。”

他们自幼受训,学得一手巧劲的擒拿功夫,温碧涵表面上看起来只是骨裂,实则真正伤的是手腕处的经络。

“一只左手哪里够,是她先挑衅的,还一再再而三,那我是要送她一份大礼。”

Doctor道:“那你是一早算到我值班吗?如果换了别的医生,你这样的伤口早就要被识破了。”

叶晚半眯着眼睛,傲气道:“组织出来的人,会有一千种办法来解决。”

Doctor微笑,如此自信如此狂傲,才组织里出来的少年们该有本色,毕竟他们或是身怀绝技,或是天赋异禀,都有过人的本事。

叶晚道:“这次还需要你与往常一样,虚报诊断了。”

Doctor嘴里咬着笔帽,一只手在诊断书上写着什么,最后递给她看,问:“可否满意?”

叶晚昵看一眼,咧唇一笑,流露出往日不一般的神采。

Doctor觉得半年不见,叶晚似乎更加美丽动人,从前她是一副冰美人的面孔,除了阎王,从不与人靠近。

Doctor俯下身看她的伤口,制服正经却很禁欲,问:“我要不要封上两针,做做样子?”

叶晚手肘往Doctor的腹部,轻轻一捅。

Doctor往后退了一步,摆手道:“没什么事情了,要不我们先出去。”

叶晚摇头:“不,我在等人。”

Doctor好奇:“你在等谁?”

吴珊应该很快就会到医院,她的小秘书还一脸心疼地在急诊室外等着呢。

只是,叶晚很想知道,姜家人收到消息,究竟会是谁第一个到场?

叶晚乘还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几经犹豫,才问Doctor:“这半年,你见过阎王?”

Doctor一愣,望向叶晚,果然一直亲密的小情侣也遭遇了危机。

“自从半年前,你的小队全军覆没之后,阎王也被他的小队因为延误作战,给开出了自己的小队。”

叶晚盯着他,道:“说些我不知道的。”

Doctor叹息:“你都找不到他,我怎么可能知道。”

叶晚神情有些失落,道:“我知道他半年前来了鹏城,可之后我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

Doctor难得见到叶晚显露出黯然的神情,心里一软,道:“他本来就是鹏城人,他名义上的父母将他逐出家门,就加入了组织,这些年出生入死的,他没再和别人说过他家的事情。”

这些事情,叶晚都知道。

Doctor继续说:“……其实他父亲在找他,似乎有意要他回去。半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他离开了组织,就回到了鹏城,我在城里的皇朝似乎见过他一面……”

“皇朝是什么地方……”叶晚问。

Doctor展开一丝苦笑,并未言明。

叶晚还想追问,急诊室的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关切焦急的吴珊,以及满头大汗的姜擢蓉。

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名黑色西装的男子,一道欲言又止的目光投向额上贴着纱布的叶晚,叶晚抬眸,穿过吴珊夫妇,与他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男子的目光有种越过千山万水的深远,似乎强作着镇定,又带着期许。

叶晚不由产生了错觉,这人我好像认识。

可记忆里,并没有对应的人。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