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十二章 闹出来的舆论新闻

第十二章 闹出来的舆论新闻

与姜擢蓉吴珊一进门的询问不同,男人没有开口,却凝了自己半分钟有余,直到吴珊介绍,他才缓过神来。

“晚晚,这是盛承舅舅。”

舅舅?

无论是叶晚还是盛承,都对这个称呼,显出困惑的神态。

“吴珊姐,叶晚不必喊我舅舅的。”盛承道。

吴珊笑了:“你都喊我姐,晚晚算是我女儿吧,怎么不该叫你舅舅。”

盛承哑然。

叶晚只是带着倦意的笑了笑,也没有喊出口。

姜擢蓉坐在叶晚身边,安慰道:“叶晚,你放心,今天你受的委屈,三叔必会替你出头。”

吴珊也道:“诊断书也拿到手了,我看老爷子有什么话好说。”

盛承看了眼对面乖巧顺从的叶晚,道:“如果需要人证,我相信商场的保安与店员都可以作证。”

吴珊对盛承笑道:“那是极好。”

盛承低声说了一句:“盛家的场子,不是让人随便砸的。”

吴珊很快把收集到的证据复印件派人送到了姜管家面前,姜管家也很无语,温碧涵怎么会做出如此的收不了场的事情。

如果1979是姜擢蓉当家还好,可遇到吴珊,她从来是说一不二的。

姜管家本想找姜擢蓉商量解决此事,可姜擢蓉连电话也不接,更是让两个儿子到姜妈面前添油加醋,说叶晚的伤在额前,弄不好是要毁容的。

姜妈也是护短,一时间姜管家亦是左右为难。

姜老爷子火速找来了二儿子姜揆芳,父子两人关起房门,议论半日,最后只能说,姜于蓝的手术看来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温碧涵躺在病床上,医生帮她照过了X光,做了初步的处理,一切诊断都显示是骨裂了。

这两天,姜家一个人都没有过来。

姜揆芳得到消息之后,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只是吩咐自己的助理过来看了一眼,向温碧涵转述他要她安分守己的话。

助理的话里还透露了一丝威胁,如果她再敢生事,就不用再见到两个女儿了。

温碧涵根本不想这样,她只是因为小女儿的事情,和丈夫吵了一架,又不想在医院看着大女儿奄奄一息的样子,才出来逛街散散心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的伤患处从骨子里传来那种锥心蚀骨的疼痛,别人没有碰她,她自己没有动,那种痛就像万蚁噬象一样,一点点地积累。自己的手就和失去生命力一样,正一点点地消失原来的健康。

她和医生护士喊疼,友善点的会婉言相劝,冷淡点的则不置一句。

所有人都觉得她活该!

温碧涵还不知,她的嚣张事迹在网上已经传播开来,那天在商场的冲突,早随着视频与信息的传播,在国内某知名社交网站上占据了一天的热搜。

贵妇盛气凌人要求女孩捐赠骨髓,得到否定答复之后,竟挥包殴打女孩,险些致使女孩毁容。

这属于贫富悬殊的矛盾了,一下子点燃了网民的舆论。

网上的舆情其实很商场现场的议论差不多,有人把焦点放在了衣服上:这名贵妇身上穿着高档套装,起码六位数起,再看那个女孩换的新的连衣裙,也就几百块钱。

救女心切,还穿着华服招摇过市。

什么是富贵逼人,什么是持强凌弱,网上骂声一片。

很快也被人搜出温碧涵的身份,鹏城市长第一秘书的太太,正儿八经的权、贵圈贵妇哦。

网站不是没有试图压下舆论,悄悄地撤了几次热搜,可仍旧是删减不过来,后来才发现这是国内的黑客也在热搜榜上动了手脚。

线上都讨论的如此火热,那线下的传统媒体,自然不会放过报道这桩热门新闻的机会。

姜揆芳这些年的官也不是白当的,一些大型的纸媒在要发稿前,都先后遭到了阻拦,报道的媒体虽然愤怒,却无可奈何。

私底下,温碧涵的名声几乎被人骂臭。

演变到最后,上级的领导已经给市长打过电话了,姜揆芳自己还需要提供自我检讨。

姜揆芳怒不可遏,温碧涵没脑子,最后还让他来检讨。

叶晚初战告捷,赢得大快人心。

现在,舆论人心全在自己身上,看姜揆芳还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理所应当地提捐骨髓的事情。

*

姜老爷子对这一切自然知悉,他对两个儿子都倍感失望:姜揆芳约束不了妻子,叫她闹出这样的笑话,还影响了自己仕途;另一个也好不到哪里去,耳根子这样软,竟听了吴珊唆摆,要去法院告温碧涵故意伤人。

一家人还能出官司,真当他死了!

姜老爷子在书房里不耐烦地渡步,眼眸扫到了多年前的全家福相片,上面的长子是那样的年轻英俊。

这一切不正是因为叶晚所起么。

“阿全,”姜老爷子拨了个电话,“你去安排一下,我要和我的那批老战友聚一次会。”

*

“老爷子要和老战友聚会?还要我们一起去?”

吴珊微怔,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他们这一家会被老爷子彻底舍弃掉,却没想还不过一天,老爷子竟想邀他们一家去参加什么战友聚会。

老爷子当初能坐上鹏城第一的那个位置,他那些老战友或多或少出过力,同时也沾过光,如今分散天南地北,战友家中的子弟多半是手握实权或者人脉广泛之辈。

“爸还说,让我们带上叶晚一起去。”姜擢蓉补充道。

吴珊微微颔首,“老爷子这是想息事宁人。”

姜擢蓉在一旁道:“都是一家人,爸也不想我们和二哥闹得不愉快。”

吴珊不想丈夫为难,叹了口气:“如果不是温碧涵太过分,我怎么会上法院去告她伤人。”

姜擢蓉反过来宽慰吴珊:“爸心里有杆秤,温家嫁过来又不止一个媳妇。”

已故的姜怀淳的妻子也是姓温,是温老爷子的侄孙女,名叫温明雅。

她则比堂姑温碧涵,好得不要太多。

现在不在鹏城,而是在申城继续攻读研究生。

姜怀淳去世后,她不想留在鹏城徒增伤悲,便携幼子去了申城。

姜温两家联姻,看中的也是两家各自的实力。

温家的老爷子曾经在北方各军区担任要职,如今是退了下来,可温家在北方军区还是很有威望。

当初和姜揆芳相亲的是温老爷子的大女儿温碧晨,温碧晨心怀艺术梦想,远赴法国留学,和温家的婚事就没成。小女儿温碧涵见过姜揆芳一面,自己欢喜不已,便非闹着要与他交往,两家大人眼见如此,也顺水推舟成就了这段婚事。谁知,时过境迁,温碧涵变成了现在这般的蠢妇模样。

女人结婚前偶尔张狂那是可爱,可结婚后还不知收敛,那就是可恶。

很明显,温碧涵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今天是温碧涵出院的日子,家里的保姆早早收拾好了物件,打包上了地下车库的轿车。

温碧涵如今可是城中名人,网上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她连出院都只能等到夜深人静之后,才从医院的地下车库开车离开。

到了车库才发现,司机开来的居然是家里送保姆买菜的低档汽车。

温碧涵再不满,也不敢不配合。

因为现在她一打开网络,入眼的全是对她的不堪诅骂。

刚开始她还打电话去律师事务所去寻相熟的律师,要告路人恶意传播诽谤自己名誉的视频,还有诸多网友的侮辱她的人格,噼里啪啦说到最后,对方竟是淡淡地说这样要告的对象诸多,而且没有实际的个人信息,法院不会受理,同时还好意地转述了同一家律师事务所也收到了吴珊的委托,要告她故意伤人的事情。

温碧涵彻底懵了,吴珊如果真的要告她,这么大社会舆情对她可是没有半点好处。

现在街上人手一部手机,都不用等记者采访,拍了相片和视频就上传,哪里有商量的余地。

当温碧涵打开车门,发现姜揆芳坐在后座时,一时眼眶泛热:“你还知道出现啊。”

姜揆芳则冷冷道:“愣住做什么,先上车再说。”

温碧涵不敢有误,乖乖地上了车。

等车子开离了医院,姜揆芳才道:“这次闹到网上去了,社交网站上说是有黑客特意控了你的热搜。你给我想想看,之前到底是得罪了谁?”

温碧涵有口难辩,世上从不缺喜欢看戏的人,何况她的为人一向高傲,时不时会得罪一些人,从前看在姜家和温家,多少也不与她计较。

可这次究竟是有多少人落井下石,温碧涵自己也说不出来。

见她这般讷讷不语,姜揆芳生气道:“我早叫你不要和老三一家过不去,你偏不听!你和吴珊争了这么多年,是争出了什么明堂?这次还在盛世汇殴打叶晚,你这不是踩着吴珊的脸,在盛家的场子闹事嘛!”

“我不是……”

温碧涵脸色惨白,她一点都不想得罪盛家人,可也知道这次是得罪惨了。

盛世集团房地产起家,在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产业,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商业巨头。吴珊的娘家就是盛世集团的股东之一,所持的股份并不小。盛世集团的商业地产在鹏城的产业,很多都有吴珊在之中参与管理。吴珊在未出嫁前,和盛世集团的董事长盛凤台是极要好的闺蜜。

这关于背后的厉害性,温碧涵才一点点慢慢想了起来。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