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十三章 叶晚,我是盛承

第十三章 叶晚,我是盛承

“老爷子发话了,你以后不必去医院了。”

闻言,温碧涵瞬间惊醒过来,死死握住丈夫的手:“不行,于蓝病床前不能没有妈妈……”

姜揆芳看了眼惊慌失措的温碧涵,鄙夷道:“你如果心里真有女儿,能殴打叶晚?你以为你打的是一个私生女,可你忘了于蓝的命还等人家救呢!”

“我没有忘记,我只是要她跟我去医院……”温碧涵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

“晚了!叶晚的额上要留疤的,自被打后都不敢出门了……听说还要看心理医生。你就作孽吧,这次连老爷子都说是亏欠了老三一家。”

温碧涵崩溃大哭起来:“那我的于蓝怎么办,叶晚不肯捐骨髓,我们的女儿救不好了怎么办!”

“这个……自然由我和老爷子想办法。”姜揆芳一下子扫开了温碧涵的手:“你娘家也打电话过来了,言明不会插手这件事情。”

娘家,她最后的一线生机。

还有,姜怀淳死了以后,姜于蓝确是姜家孙辈里最出众的一个,这一点毋庸置疑。

温碧涵抹了抹眼角,暗暗挺直了腰板,道:“我就算再错,可我也是为了于蓝。我生下的于蓝,可是没得挑的!”

姜揆芳冷冷道:“可……于蓝是我妈带大的。”

意思是,姜于蓝再出色也不是温碧涵的功劳。

“连温老爷子都会说,叶晚是我大哥的亲生女儿,你个做长辈的,怎么就那么狠心。”

姜揆芳深蹙着眉头,温碧涵也是愣住了,她爸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他老人家的意思是真的不想管她了吗?

“于秋不是一天天哭闹嘛,她也是你的女儿,既然你说女儿不能没了妈,那你和她这段时间好好待在一块儿吧。”

温碧涵吃惊,眼睛望向窗外发现,汽车开得根本不是回半山别墅的路。

*

叶晚施施然地盯着对面的Doctor,Doctor不动声色地理了理自己身上的医师袍,问:“你怎么会把我这里当做心理医生的诊所呢?”

自盛世汇那一遭之后,叶晚就装作夜不能寐的样子,整个人也形容憔悴,吴珊带她去医院做身体检查,分明没有什么问题。

那身体上没有问题,便是心理上出现了问题。

吴珊联系了鹏城有名的心理医生,叶晚悄悄联系了Doctor,Doctor也不得不利用自己在鹏城医学界的人脉,帮助她演下这出戏。

现在每周三、日,吴珊都会带叶晚过来Doctor的心理诊所看病。

Doctor的心理诊所布置精简温馨,墙面粉刷成淡蓝色,没有任何的挂饰,让人觉得轻松和冷静。

叶晚坐在舒适的高级私人定制的沙发上,朝他微抬起下班:“凭我们的交情,难道不够让你帮我?”

Tonight与Doctor在组织里算是有过命的交情,而且叶晚现在联系不上组织,Doctor便成了这其中唯一的沟通桥梁。

Doctor摇头:“我真是不懂你,你好不容易能离开了组织,为什么还要和组织扯上关系。难道刀尖上舔血的提心吊胆,让你觉得意犹未尽?”

叶晚随意道:“我不管……”

Doctor苦口婆心劝她:“放着鹏城姜家的名门闺秀不当,你师傅知道了,肯定会难过的。”

叶晚嘴角微翘,十足的讥讽:“名门闺秀?只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罢了。我来的第一天,我的爷爷叔叔就要求我无偿地躺上手术台,去救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堂姐。天底下都没有那么便宜的买卖……”

Doctor不知前因后果,闻言只是一愣,后又想到会被选拔入组织的,哪个少年的背景不是一段凄惨的过去。

叶晚又道:“我爸在我出生前就死了,你说名门闺秀,在他们眼里我根本不配……”

Doctor从叶晚的眼神看到了麻木与漠然,心底莫名一触,吁气道:“我知道你想从我这里找到阎王,可你找到他又能怎么样?”

叶晚直径地问:“所以,你知道他在哪里?”

Doctor不说话,他本来就觉得,自己不可能在叶晚面前能够保留什么秘密。

“皇朝到底是什么地方?”

上次Doctor提到的皇朝,叶晚不是没有查过。可是鹏城那么大,符合阎王会去的地方有很多,与其漫无目的的找,还不如直接来问Doctor。

Doctor蹙着眉头,问:“你找到他又能怎么样?”

叶晚执拗道:“我要和他说清楚,为什么要分手?”

Doctor微怔,他算是看叶晚一点点长大的。无论是对人还是对事,她一向执着,这她的优点也是缺点。当初在她腰椎受伤之后,组织没有放弃她,而是安排她继续从事后勤运筹工作,也是看中了她的执着。

“因为他的疏忽,导致你所在的小队几乎全军覆没,在组织里都有可能接收最严厉的惩罚,现在只是将他驱除出组织……你和他断了,不是正好嘛?”

Doctor说的这些都是实情,只是,叶晚很不甘心,为什么一句解释都没有,就提出了分手。

“该断,也是我和他说断!”叶晚冷哼。

“也许,是他怕见你……”

“组织的少年会那么没出息吗?”叶晚打断Doctor的话,“出生入死都不怕,还怕一句解释?”

Doctor哑口无言,其实温彦望的下落不用他说,他们两人迟早也会遇上的。

阎王本名温彦望,他的父亲也在鹏城做官,任海关部门的要职。鹏城是座海港城市,商贸物流络绎不绝,自古以外,海关就是个肥差。更何况,温家和姜家是有姻亲关系,但叶晚刚刚回到鹏城姜家,所以对此才一无所知。

“你不必去找他,他会来找你的……”Doctor声音颇为无奈之感。

“什么意思?”叶晚轻愕,阎王是知道她也来了鹏城?

Doctor看了她一眼,语气责备道:“你这次在盛世汇闹得动静这样大,连组织都派人询问过,查清只是你们家族内部的事情,就没有再过问了。”

叶晚双眸露出黠慧的光芒,没错,她这次出手不但是为了教训温碧涵,叫姜家人面上难堪,更主要的是她没办法在鹏城中找出一个人,那就让那个人来找自己。

“你这样做真的很冒险,组织虽然不追究,可是我们曾经执行过那么多的任务,有那么多未知的仇家,你就不怕吗?”

“仇家?”叶晚冷冷道:“我的小队的战友都死了,我还怕什么寻仇!”

当初,叶晚就是因为是后勤人员,小队执行任务的名单上没有她的代号,所以才躲过一劫。陆清野也因为自己的小队学员全都战死,才拼尽己力,保着叶晚离开了组织。

Doctor也生气了:“那你师父呢,他只剩下你一个徒弟,换你这样枉顾性命嘛?”

叶晚面孔冷若冰霜,质问道:“师父要报仇,可以带我一起去,为什么要把我留在岳东?是真的要我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还是因为他一早就知道我的身世是鹏城姜家的私生女。”

Doctor也愣住了,鹏城姜家在北方那些显赫家族面前虽算不上什么,可在华南,除了粤省省城,鹏城就是第二大城市,可想而知鹏城姜家在当年的势力有多大。

组织的少年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不看出身,只看能力,叶晚的能力其实在少年学员中并不算多出众,而后受伤,陆清野也一直保留着她,究竟是不是另有所图?

叶晚已经不想和Doctor周旋,道:“我下次来,希望你告诉我阎王在哪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当面问他。至于我师父,我是不会辜负他的好意的……”

Doctor觉得叶晚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想再追问,她已经走出了房间。

他们虽同属于一个组织,可分开也有半年,叶晚在知道自己身世之后,似乎改变了不少。

*

叶晚走出了Doctor的心理诊所,拿出吴珊帮她新购买的手机,手机震动,屏幕显示着一个鹏城陌生的号码。

叶晚接通了,传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声音:“叶晚,我是盛承。”

盛承,那个出现在医院,莫名有熟悉感的西装男人。

这个人找她做什么?

叶晚心中疑惑,还是开口:“盛承舅舅好。”

对方似乎一滞,顿了顿,才说:“我不是你舅舅,叶晚,你还是叫我盛承……”

毕竟是吴珊的朋友,在盛世汇又鼎力相助,多少算个长辈,怎么能直呼名字,这人真是奇怪。

“嗯,是有什么事情?”

“吴珊姐与盛世的高管有事要开会,托我送你回家。”

叶晚不悦,你都喊我三婶作姐,还不让我喊你舅舅。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家。”

“可是我已经看到你了。”

手机的话音挂断,就听见街道对面传来一声喇叭声,一辆气派的奥迪汽车停在绿道一边,车窗摇了下来,正是那张英俊的面孔。

叶晚脑海中对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时候,盛承也在开着车在路边等她。

盛承望着叶晚,又是一种深远的感觉。

或许是小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吧。

叶晚没有犹豫,就坐上了盛承的车。

盛承侧过脸看叶晚娴熟的系上安全带,完全不是对豪车十分好奇的模样,看来她在姜家熟悉得不错。

叶晚维持着乖巧温顺的模样,笑吟吟的说:“麻烦盛承舅舅了。”

盛承和煦地微笑,又道:“舅舅这个称呼就不用再叫了,喊我盛承就好了。”

叶晚心道:大叔,你多大年纪,指名道姓地喊人,显得我很有个性嘛。

她故意道:“你是长辈,我叫你名字太没礼貌了,舅舅不行,就叫叔叔吧。”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