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十四章 赤影联盟的成员Tonight

第十四章 赤影联盟的成员Tonight

盛承又是一噎,他只比她大十岁而已。

盛承看着青春正茂的叶晚,懊恼今天不该穿什么太过正式的西装,目光又瞥见她额头上的纱布,问:“现在伤口好些了吗?”

叶晚神色如常,低低道:“可能要留疤……”

哪个女孩子不爱惜自己的容貌,不希望漂亮瞩目?

叶晚在姜家的长辈面前一直是受委屈又隐忍的县城女孩的模样,楚楚可怜,引得长辈只觉得太过亏欠于她。

盛承心底一晒:“你小时候可是很勇敢的,膝盖磕破了,也不哭不闹。”

他们果然早就认识,可叶晚连是不是管吴珊喊作妈妈都不记得了,怎么还会记得盛承。

见叶晚沉默,盛承又道:“那也确实不一样,这次是留在脸上的……”

叶晚更加无语,这个大叔到底会不会说话。

盛承将车子从辅道开入滨海大道,一下子融入到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现在不是高峰期,可来往车辆仍旧络绎不绝,这条是鹏城的主干道之一,从这条大道上路径鹏城最重要的几个商圈,可以窥见这座城市最令人引以为傲的经济实力。

叶晚面上却是很平静,高楼大厦一座座从眼前掠过,好似司空见惯了般。

盛承心道:叶晚对鹏城熟悉得倒很快,一点不像刚从岳东小县城初来乍到的孩子,对着大城市有种新奇与雀跃。

“叶晚,喜欢鹏城么?”

这个问题,吴珊问过,姜擢蓉问过,姜揆芳和姜老爷子都问过。

只是每个人希望她回答的用意不一样,吴珊和姜擢蓉是想她留在鹏城,今后好生补偿她;而姜揆芳与姜老爷子则是想利用她的虚荣与懵懂,让她乖乖地捐出骨髓。

鹏城,确实是座繁华美好的城市,可是这里的人却是矛盾而复杂。

叶晚语气冷僻,带着一份倨傲:“我喜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留下的。”

盛承不由侧目,却看叶晚阖上眼睛,闭目养神,一副不要再打扰我的样子。

奥迪在蜿蜒的山路上穿行,不一会儿就到了半山别墅区,当车子停在1979 的雕花铁门前时,恰时,叶晚睁开了眼睛。

盛承好笑道:“你这是才刚刚睡醒?”

叶晚不动声色地说:“是啊,谢谢盛叔叔送我回来。”

盛承忽然道:“刚刚你是说,你会在鹏城留下来?”

叶晚声音怯弱,且卑微道:“三叔三婶说,会负担我的学费与生活费。”

其实,姜擢蓉与吴珊应承了叶晚许多事情,不单单是她的学业与生活,还有岳东姜猛一家今后的出路……

盛承瞥见她神情平和,仿佛刚刚一瞬的锋芒,是自己的错觉。

“……你会在鹏城生活得很好的。”

不知是不是在组织里那么多年培养出来的警惕心,叶晚总觉得盛承似乎一直话里有话,可是盛承似乎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她,这样别有心意地试探她,究竟是有什么用意?

“谢谢盛叔叔。”

盛承目送叶晚的纤瘦身影走进了1979的别墅内,然后驱车开回市内。半路中,忽然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盛承打开蓝牙,助理的声音传来:“老板,固定热搜的黑客找到了。”

盛承一遍开车,一遍漫不经心地问:“是谁?”

“是赤影联盟的成员,Tonight。”

赤影联盟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黑客联盟之一,其中大部分的成员都是华裔,于是选择鲜艳的国旗颜色来命名组织名称。赤影之意为那面红色旗帜下覆盖着的影子,个个包含着赤诚的初心。

这个组织在世界上有名的原因,就是一次国家面临某国势力的不断挑衅,陷入十分被动的外交情况下,赤影联盟集结出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破了某国许多重要zf、组织机构,甚至是军事部门的防御线,在官方网页晒出了赤影的标记,导致诸多zf部门的日常工作受到了极大影响。

此战过后,赤影联盟虽然也受到了多方黑客势力不同程度的打击,却也一战成名,叫人绝不敢轻视。

“赤影联盟一向有组织纪律,内部也有分寸,从来不会过分插手国内的网站活动。”盛承想了想,对另一头的助理问:“这次是不是Tonight自己的行为?”

助理有些惊喜道:“老板你真料事如神。Tonight一周前在赤影联盟的论坛上发布了帖子声名,这次的举动是个人行为,与赤影联盟无关,仅凭私人对待不公事件所作的抗议之举,还和社交平台道了歉。帖子里可多网友拍手叫好,说Tonight像是古代的侠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盛承则很冷静,他是过了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只是道:“如果人人都有私心,不守住底线,那社交平台就不用运营了。”

助理嘿嘿地笑:“老板过虑了,国内有几个黑客能有Tonight这样的能耐,能黑入防御系数那么高的社交平台上。”

盛承道:“Tonight是要惹祸上身了,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可不会叫他这样打脸。”

助理沉吟道:“没有哦,老板你不知道,这次新闻曝光的人是京城温家的人,温家找互联网公司交涉,态度太过嚣张,叫温家的政敌拿到了把柄……互联网公司才不想蹚浑水,也没有理会温家。再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新闻不用几天就成了旧闻,温家也是无可奈何。”

事情发展出乎盛承意料,这个Tonight似乎运气不错。

可细想之下,又觉得有些不简单,于是对助理嘱咐道:“替我查一查这个Tonight,看他到底是什么人?”

助理在电话里哀嚎:他去哪里寻一个在网络世界里来无影去无踪的黑客。

*

叶晚阖上笔记本电脑,她刚刚删除了在赤影联盟论坛上发的帖子,帖子发了三天,该看的人都看见了。

虽然她手法诡秘,一张帖子查不到她的任何蛛丝马迹,可是太过张扬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Doctor虽说组织没有追究这件事,可是到底是惊动了不是,接下来她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再用Tonight的身份,在互联网世界游走了。

阳台的玻璃窗传来叩窗的声音,叶晚拉开窗帘,果然见到姜怀思笑眯眯地站在阳台上。

“你是做贼做上瘾了吗?放着大门不走,老爱爬窗。”

姜怀思一点不怕叶晚这般,撒娇地挽着叶晚的胳膊:“姐,我这不是给你带新酒了么。”

叶晚无奈,说得她像是多馋他的酒一样。

“我又不是酒鬼,你总给我带酒干什么?”

姜怀思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掏出一个封口严密的玻璃樽,樽里是香槟色的液体,神秘兮兮道:“姐,我保证你喜欢这种。”

过去十六年,叶晚不怎么喝酒,喝的最多也就是啤酒,奈何姜怀思太过热情,总喜欢带给她一些不同品种的酒类。

姜怀思打开,确实有香槟的香气。

叶晚拿着房中的杯子倒了一点,抿了一口,有清新香草的味道。

“这种酒又叫做什么?”

姜怀思说:“我同学带我去酒吧的时候,我喝了一口,就觉得你一定喜欢。”

鹏城富二代的生活本来就是丰富多彩,姜怀思虽未成年,从初中开始也随同学进出过酒吧,幸好同学玩归玩,并未如何带坏他。

听他说,也都是从小一起玩闹的世家子弟,既然是同一个圈子的,玩得也不会太过分。

叶晚道:“就要中考,最好不要再去。”

姜怀思打着胸脯保证:“一切以学业为重。姐,你先说喜不喜欢。”

叶晚不怎么懂酒,随意道:“还行吧。”

姜怀思闷闷道:“你不是一直说睡不好么,我就在想与其吃什么心理医生给你看的安眠药,你不如喝酒呢”

叶晚庆幸自己还好未吃什么安眠药,否则安眠药兑酒,医院病床算她一个。

这个憨子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啊!

叶晚忍不住伸手打他:“你爱喝酒,还拉我一起喝,什么毛病!”

姜怀思边躲边说:“我同学说了一醉解千愁……”

叶晚不由骂:“什么同学,给我扯什么古言古语,他再带你去酒吧,我就告诉你妈。”

姜怀思连连求饶:“姐,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

姜怀思与姜怀梧两兄弟在学校天不怕地不怕,打架逃学是家常便饭,可人生第一怕的还是老师告诉他妈。

叶晚也打累了,坐在床沿边,说:“你那么爱喝酒,以后想开酒厂还是开酒吧。”

姜怀思坐到她身边,笑呵呵道:“姐,你真懂我,我就想以后开间不用太气派的小酒吧,给每个有故事的客人调一杯属于他们自己的酒。”

真是货真价实富二代,一点都不食人间烟火。

叶晚道:“那酒吧开到一半,你就要饿死了……”

姜怀思满不在乎道:“怎么可能,有我妈和我爷爷在,我爸都没饿死呢,我怎么可能饿死。”

对了,叶晚都忘记,1979别墅里还有一个不顾营生且嗜好收集古董的三叔姜擢蓉……

论三婶如何能不精干要强,真真是上有老下有小,身旁还有个乐善好施的“弥勒佛”。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