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十七章 请个美女家教

第十七章 请个美女家教

晚饭时,姜擢蓉在餐桌上说起叶晚入学的事情。

录取通知书有了,姜擢蓉亲自去学校和校长沟通。西附外的校长是出了名的怪脾气,可听见是叶晚的家长,话里话外都是夸赞之词,还握着姜擢蓉的手笑道:“家长真是辛苦,才能培养出这样成绩优秀的孩子。”

到了今日,姜擢蓉才知叶晚数学那一门几乎是满分,外语笔试是第一,作文更是被送选到京城的中学作文比赛中去……

可……叶晚就没在姜家受过一天的教育,这叫姜擢蓉心底更加惭愧。

“西附外是外语学校,上课都是统一的外教,你要是有什么学习上的难处,三叔帮你找家教。”

姜擢蓉是好意,也是真心。

叶晚闻言,却只是微微一笑。

坐在叶晚右手旁的姜怀思,不由插嘴道:“爸,我姐那成绩都是自己考的,什么时候需要过家教。”

姜擢蓉有些尴尬,他忘记以姜猛家的经济水平是请不起家教的。

吴珊严厉道:“就你话多,我看你就缺个家教。”

姜怀思低头吃饭,不敢言语。

姜怀梧嘴里含着饭,说:“爸,给我找个家教吧。”

姜怀梧今年刚刚上初中,功课渐渐跟不上了。

姜怀思提议道:“你不知道姐姐是跨市考上西附中的嘛,家里妥妥就有一个学霸,你还找什么家教。”

姜怀梧与姜怀思的热情不同,他对叶晚还是有些畏惧。

他觉得这个姐姐虽然面上乖巧和善,其实是冷僻又孤傲,叫他心里有些怵。

吴珊道:“都好好吃饭,叶晚就要入学了,哪里有时间辅导怀梧,重新找个家教就好了。”

姜擢蓉越看叶晚越开不了口,可是姜于蓝的病情实在是不能再拖了,遂还是说了老爷子打算设宴叙旧,顺便叫老一辈有来往的人家都认识叶晚的事情。

姜怀思与姜怀梧面面相觑。

吴珊低头吃菜,连一句话也不帮丈夫说,心道:老爷子想认回江晚,有必要安排这么大的排场么,这其中说不定还有什么算计呢。

叶晚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爷爷,想让大家认识我?”

姜擢蓉道:“这是桩好事,叶晚趁着这次,你把户口从岳东县城迁过来,顺便把姓改回姜姓吧。”

叶晚眸里划过冰冷,这寒光藏不住,连姜怀思也撇了撇嘴。

吴珊放下碗筷,对众人道:“都吃饱了么,怎么一个个话那么多。”

叶晚率先道:“我吃饱了。”

说罢,起身就离开了饭厅。

姜怀思也道:“我也是。”

跟着叶晚的背后就走了。

剩下一个姜怀梧,看了看爸又看了看妈,抱着碗,问:“我还能继续吃么?”

吴珊面无表情,姜怀梧咽了咽,含着饭粒口齿不清道:“那我也吃饱了。”

几个孩子和逃似的离开了饭桌。

姜擢蓉问:“你这是干什么?”

吴珊大力地拍桌:“姜擢蓉你哪壶不该提哪壶啊!顺便把姓改回姜姓,你怎么不顺便把姓改了啊?叶晚为什么取名叫叶晚,你忘了啊?她在咱家养了五年,上户口的时候要随咱们姓姜,老爷子可是直接把我们都轰了出去,说什么谁都不许提姜家有这么个孙女,谁问都说是抱养的……为了这个温碧涵幸灾乐祸了多少年……”

夫妻间的争吵声,断断续续地传到楼上来,姜怀梧害怕地问姜怀思:“爸妈……这是打起来了……”

姜怀思显得淡定:“爸就是心软,耳根子也软,爷爷说什么都应好。这回一定吵不过咱妈,不用一个晚上就会和好的。”

姜怀梧皱着眉道:“爷爷老向着二伯一家,小的时候于秋姐说我们是土匪,爷爷都没骂她。”

姜怀思嘲讽道:“爷爷是看二伯一家现在不太好,才想起我们来了。”

姜怀梧鼻子哼哼道:“早干嘛去了,要我,我才不搭理呢。”

姜怀思道:“连你都觉得不耐烦,何况是咱姐。”

姜怀梧对叶晚实在没什么印象,这个姐姐和天上掉下来差不多,只是好奇地问:“那咱姐会怎么办?”

姜怀思笑得无奈:“那我也不知道啊。”

争吵自然是以姜擢蓉求饶,再睡沙发一周为结果而告终。

*

吴珊第二日就如无事般,帮姜怀梧寻了新的家教,名叫姜心,是姜管家的孙女。

姜心一直是在老家长大,只有在寒暑假的时候,才会来到姜家探望爷爷奶奶。今年夏天她刚刚考上鹏城的大学,所以可以长期留在1979辅导姜怀梧的功课。

姜心是下午来的,经过三楼时,一间房门半敞开,见到一名少女手速极快地在一部笔记本的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击着什么。

本以为是玩游戏,却瞥见是Word的页面。

姜怀思从叶晚房里出来,还体贴地阖上了房门,见了姜心,眉眼全是笑:“心姐,你过来给怀梧补习么?”

姜心笑起来,双眼弯弯似月牙,嘴边带着浅浅的梨涡,是个爽朗的姑娘。

“怀思,比我上次见到你好像更高了……”

姜怀思小的时候,最喜欢和人玩比高高的游戏,个头不及别人高,踩着板凳也要和别人比。

姜怀思送她下楼:“心姐,别笑话我了。听说你考上了鹏城大学的中文系?”

姜心道:“比起你一家的学霸,鹏城大学算什么。”

姜怀淳15岁上京城大学少年班,双修了会计学和工商管理,硕士是美国的常青藤大学。

姜怀宴18岁高考之后,收到了哈佛在内海外好几所的知名学府的录取通知书。

今年夏天,又回来一个跨市考上西附外的叶晚。

可不是一家妥妥的学霸么。

“我奶奶都和我说,晚晚回来了。”

姜妈从小就宠爱叶晚,姜心比她大三岁,也很喜欢软糯可爱的小娃娃,比起调皮捣蛋的姜怀思和姜怀梧,乖巧懂事的叶晚简直不要太好带。

“刚刚房里的是晚晚吧。”姜心问:“奶奶说,她回来之后经历一些不好的事情,她还好么?”

姜心对叶晚还是挂念的,也许是因为姜妈长年累月的唠叨,说了许多类似“不知叶晚是被送到哪里去了”的话吧。

姜怀思露出复杂的笑:“也就那样吧。”

他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消化叶晚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平时,叶晚在他面前从没有过什么伤心难过的表情,似乎对什么都不上心。可一到别人面前,她又恢复为一只乖巧柔弱的小白兔,叫人无比怜惜。

“我奶奶说,温碧涵对晚晚动了手,所以,她到现在精神状况都不太好?”

说他那个徒手开酒瓶,敢每夜都换装出门,行事又冷又傲的晚姐,是受了刺激,惊得夜不能寐,需看心理医生?

是奈何演技太好,骗过了群众的眼睛吧。

可姜怀思只能嘿嘿一笑:“已经好很多了。”

姜心叹息:“晚晚真可怜。”

她真不需要别人可怜。

“你姐姐平时也不出门走走么,这样对她的精神也会好一些。”

姜怀思心道:她再出去,我迟早要遭殃。

姜心莫名地看住姜怀思:“怀思,你好像也变了许多?”

姜怀思摸了摸下巴:“有么?”

姜心心底暗想:这孩子怎么也跟着变得神经兮兮的。

……

*

1977老洋房。

姜心回到自己的卧室,打开自己发布小说的女频网站,居然发现站内信里居然有一条新的邮件。

咦?我这种扑街小透明居然还有编编给我邮件的一天。

姜心满腹疑惑地打开站短,是一封签约的邀请,问题是自己不是已经和网站签过约了嘛。

那些艰难码字的岁月,被关过的小黑屋,卑微的申请榜单……

姜心从小喜欢看小说,也喜欢写小说。可高三为了前程,她断网一年了,是暑假才有时间把自己构思的古言码出来的,这文才写了十五万字,也就刚好上架而已。

编编这个时候发来站短邀请什么?

姜心目光一行行地看下去,发现这居然是影视工作室发来的签约邀请,署名的是夜晚工作室……

等等,天生下红雨了嘛?

国内一直拍前端影视作品的编剧工作室,怎么会给自己发来这样的站短?

那可是夜晚工作室!

无论是正剧还是偶像剧或是其他什么题材,对于这个工作室来说都不算是难事。

每次作品问世,不但是收视率有妥妥的保障,就是国内国外的影视相关奖项都尽收囊中,出品的作品在市场上获得了难得的叫好又叫座的盛景。

在近几年,夜晚工作室在媒体和观众的心里,更是成为了国产良心剧编剧团队的活字招牌。

这样一家牛逼哄哄的工作室要买自己的作品去改编??

开什么玩笑,这作品还没有完结好伐。

是不是骗子啊。

姜心正在愣神,qq消息一下子弹了出来,原来是自己的编辑发了抖窗。

“姜心比心?你的作品《霸王娇妻硬上弓》被夜晚工作室的老大看中了!”

姜心晕忽忽地看着编辑发来的字,一个个读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