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首页 > 嘘,夫人马甲有点多 > 第二十章 姜家长房的正经角儿

第二十章 姜家长房的正经角儿

自叶晚与盛承一出现,就吸引住了全场的目光。

城中人多半认识盛承居多,一开始还以为是盛承带来一位这么外形气质如此出色的女友。

结果,绿裙女子径直走向了姜家的主席。

吴珊先站了起来,对着姜老爷子,也似乎是对着主席中的众人,扬声说:“我们家的叶晚回来了。”

此话一出,宾客各惊。

来的这群宾客间没有秘密,要知当年姜宽茹离婚不成了,为了叶绰选择净身出户,可是爱得轰轰烈烈。最后,姜宽茹英年早逝,金兰因又和姜家要打官司登上了新闻,那也是满城津津乐道的谈资。

如今,叶绰的遗腹女回来了,虽是心里瞧不起,可也不会落了姜家人的脸。

可令人想不到的是,叶晚竟出落得如此漂亮。

姜老爷子面露微笑,泰然道:“来了就坐下吧。”

姜揆芳保持着为官的端庄姿态,只稍稍地点了点头。

姜擢蓉并不想太过张扬,对叶晚微笑道:“坐下吧,孩子。”

姜怀来面若冰霜,微侧着头,全然漠视。

姜淮思展开大大的笑容,招呼道:“姐,你坐我旁边。”

姜怀梧颇为无奈地看了一眼满桌的大人,掏出兜里的手机条了静音,埋头玩游戏。

姜心与姜妈坐在主席旁最近的一桌,自然是把姜家人的各自神色,尽收眼底。

姜妈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晚晚的日子不好过啊。”

姜心见叶晚的时候有些诧异,这是小时候就被送走的小娃娃,现在长得……也太漂亮了吧。

“奶奶,晚晚真的是在小县城长大了?一点都不像吧。”

姜妈口气颇为骄傲:“姜家的孩子,无论是小子还是姑娘,那个长得输给别人家的。”

也是,姜家能出姜于蓝这样的童星出身的影视明星,叶晚的长相能差哪里去。

姜心一直望着叶晚,叶晚自然有些察觉。

可两人视线双触,姜心立刻像做贼一样,不由心虚地低下了头。

不远处,宾客中的另一桌,邱月白看见姜心的小动作,好像一直警惕危险的小鸵鸟一样,不免笑出声来。

和他一桌的宾客不乏是城中世家的富二代,有人颇为调侃的语气说:“邱少,这是又看中哪位,不由心生喜悦。”

邱月白微微谴责道:“别胡说,这是姜家正经的宴会,收起平时玩乐那一套啊。”

那人不依不饶:“哪里是胡说,可是有人看见平时一本正经的邱医生,在皇朝酒吧陪着一名美女喝了两天的酒。我就想问了,邱医生是真的干喝了两天的酒?”

邱月白心底大叫不好,眼睛望向正对面坐着的盛承。

盛承不说话,商场上练就的生杀过果决,气场十足,隐隐把席面上这些富二代给比了下去。

盛承沉吟道:“各位家中长辈可都在席上,太过轻佻说话,怕是不尊重主人家吧。”

席中玩笑的人纷纷收敛了姿态,莫说盛承惹不起,要让家里长辈听见,确实不太妙。

邱月白站起身来,和盛承身侧的一人换了座位,道:“盛家二爷,可好啊。”

盛承冷冷道:“禁不起邱医生这句盛家二爷。”

邱月白微微一笑:“好,那我就直接叫你盛承。”

盛承睨着他,问:“什么事?”

“和你解释啊,我和叶晚就是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关系,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盛承面上不变,低声威胁道:“你就算想有什么,姜家可不会放过你。”

邱月白有气闷,低低道:“我看,怕是你盛承也不会放过我吧。”

盛承定定地说:“你知道最好。”

邱月白气结。

较远的一桌,卢伟生惊奇道:“真的是叶绰的女儿,叶晚啊。”

韩潭影道:“看样子和叶绰一点也不像。”

宴会开席了,姜管家传了菜,灯光也调暗了下来。

杯箸交错的宾客停下了动作,目光都望向了台上被聚光灯照耀的姜老爷子。

姜老爷子年迈,可精神抖擞,上台迈的每一步都显得苍劲有力,似乎一丝都没有受到近日的家中杂事牵绕。

台下几名年长的老人家,见到姜老爷子神情肃然而敬重,那几家都是老爷子早些年的老部下,如今家中子女都还争气,有些人早越过姜揆芳,在省里身居要职。

姜老爷子在话筒旁,还未讲话,就朝着台下行了个军礼。

那几名老人家几乎如条件反射般,不顾所以地站了起来,毅然地朝台上的老首长回敬了一个军礼。

吴珊定定地看着台上的姜老爷子,心道:老爷子这是利用自己的身份,给姜家搭最后的一条人情往来的桥呢。

姜擢蓉面露感慨,眼眶早就湿润了。

就连姜揆芳也颇为动容。

那个年代的感情很纯粹,同生共死,福祸相依。纵然荆棘坎坷,可过来如此多年,活下来的也只剩下他们老战友几个。

叶晚克制住悲伤,曾经她也有十几个出生入死执行任务的少年伙伴,最后他们都命陨与一次任务之中……

组织尽管已经结案,可他们到底死得无辜。

台上的姜老爷子收起了手势,从中山装胸前的口袋里,掏出原先拟定的演说词,却发现纸上赫然写到:你的地位终会被人取代。

姜老爷子头脑一热,猛地抬起头来,犀利的目光扫视一周。

底下的宾客自是不知,老爷子的演说词居然被换成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一句话。

按流程,该姜老爷子和满堂宾客致辞之时,宴会厅的大门忽然之间又打开了。

因为之前宴会厅调低了灯光,昏暗中默显奢靡,可大门一开,外面的白光照在入厅的红毯上,与室内的昏暗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一名穿着灰蓝西装的男人,不急不慢地步入宴会厅中。

一路款款,眉宇英气,器宇轩昂,年轻人的气场一点不输姜老爷子。

待人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姜擢蓉有些失神地喊出了声:“怀宴!”

他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随之紧紧握住姜怀宴的袖口,回过头朝台上喊:“爸!怀宴回来了!”又朝主席一桌的姜家人,急切喊道:“二哥!媳妇!怀宴回来了!”

吴珊坐着没有动,只是对着姜怀宴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

姜揆芳站起身来,看着姜怀宴,到底是颇为震惊。

叶晚深深地愣住了,却听见身旁的姜怀思道:“我爸怎么高兴得和二傻子似的。”

姜怀梧低声说:“也就咱爸高兴,爷爷的脸都绿了。”

满座宾客议论纷纷,姜老爷子本来设宴款待,是为了公开地认下那个私生女,结果姜家长房正经的角儿却回来了,可不算一出好戏!

姜怀宴可是两年没有露面了,宾客中年轻一辈都还记得他。

这位姜家二少爷,是个狠角色。

姜怀宴微微挣开了姜擢蓉的手,姜擢蓉满脸笑意不由一滞,有些落寞地松开了。

姜怀宴走到台下,昂着头,高声道:“爷爷,我回来了。”

卢伟生那一桌京城来的人,无不面面相觑。

这算什么事儿。

韩潭影对丈夫问:“姜怀宴是金兰因的儿子吧?这是来者不善。”

卢伟生颔首:“先看下去。”

姜老爷子默默地收起了演讲稿,眯着眼,如寻常祖父般孺慕,对着满座宾客,在话筒前道:“和在座诸位介绍一下,这是鄙人的次孙,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姜怀宴!”

宾客们瞬间鼓起掌来,其实他们也没搞清楚,这到底是姜老爷子提前安排的,还是姜怀宴意外出现,姜老爷子顺势而为地介绍?

可无论如何,场面是叫姜老爷子掌控了去。

姜老爷子和姜怀宴屏息定气,隔着台上台下对视了片刻。

姜怀宴意外地露出了笑容,匆匆走上台去,和姜老爷子热切地相拥。

姜擢蓉这时和梦游一样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他刚刚能明显觉察到姜怀宴的疏离与抗拒,这个孩子又是怎么了?

吴珊坐在他身旁,悠悠地开口:“今天这认亲,怕是认不成了。”

她声音不大,足够叫满席的人都听见她的话。

姜揆芳始终不发一言,少有的凝重神情。

叶晚眸子冷到极致,本该是件庆幸的事,可姜怀宴一出现开始,她就觉得不舒服。

不知为何,直觉告诉她,姜怀宴的出现绝不是那么简单。

再看台上那一出公慈孙孝,姜怀宴与姜老爷子相拥时,不经意般在老爷子的耳畔说了一句话。

姜老爷子听见之后,整个人陷入旋涡般的震惊与彷徨之中。

多少年他未曾听见这句如梦魇般的话语,他在位时曾无数次试想过,会对他说出此话的人究竟是什么的模样,什么样的场景。

直到退下之后,他才体会到了一世殚精竭虑过后的轻松与幸运。

他本以为这辈子就侥幸逃过,再也不会有人对他说出这一句话。

没想到,到最后居然会由自己的孙子对自己说出这句话!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姜老爷子逐渐恢复过来。

他毕竟历经半世的宦海浮沉,临了还是把持住了自己的情绪。

姜老爷子松开拥抱之后,重新审视了面前意气风发的孙子姜怀宴,然后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然后,把台上的发言权交给了他。

一切默契的像一场交接仪式。

在场的人不由自主地会产生一种感觉:姜老爷子象征的时代,似乎要慢慢过去了。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