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府种田
首页 > 仙府种田 > 第2章玉中天地,杀机!

第2章玉中天地,杀机!

叶凌也不理会清竹院二女,回到自己屋中,关上房门,依旧换了一身朴素的月白衣衫。

“今日得来的白玉佩,一定非同小可!否则的话周冲那个老家伙不会一惊一乍的。莫非真是天材地宝降世?”

叶凌心中一动,摘下湿衣带上垂挂的白玉佩,左看右看,怎么看也不像,实在是太寻常、太不起眼了。

“玉佩坠入深涧时,闪闪发光是多么的璀璨夺目,还隐现着太一两个字,冰凉彻骨;如今色泽晦暗,字迹难寻,还不如普通玉石呢,丢到大街上也没人捡。”

叶凌摆弄了半天也琢磨不透,忽地想起白玉佩是从深涧水底捞出的,何不放进水中一试!叶凌索性把玉佩丢进了盛满清水的瓦罐中,满怀期待的观瞧着。

一息、两息、三息,直到两炷香、三炷香的工夫过去,白玉佩根本没有任何变化。

叶凌叹了口气,捞出玉佩,打算用神识细细观瞧,寻找隐现的太一两个字。

谁知叶凌托起玉佩,用神识扫过,心神刚刚触碰到白玉佩,立刻从掌心透来熟悉的、彻骨的寒意!更有一股寒意来自灵魂深处,与之相融。

紧接着,叶凌登时感到眼前一片空明,再睁眼细瞧时,已然置身于另一片天地!

“这是哪里?”

叶凌抬头望天,赫然瞧见天不再是天,仿佛是混沌未开之色,漂浮着三枚湛蓝的光球,不知为何物!

周围云雾飘渺,叶凌散开神识,居然被云雾挡了回来,看不透也看不远。

再低头看地,叶凌不由得一怔,是一亩见方的灵田!

在灵田边上,立着一块白玉界碑;而在灵田的那一边,伫立着一座小木屋。

叶凌又惊又奇的来到木屋跟前。

门是虚掩的,叶凌推开,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空空落落。叶凌不禁有些失望,但又忽然察觉到木屋中的灵气有异,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叶凌不明所以,从木屋中退了出来,走过灵田,来到明如镜的白玉碑前,正要细细打量,蓦地发现自己在白玉碑上映出的影子十分奇异!

叶凌大吃了一惊,身子一震!赶忙低头瞧看,身上尽是流光虚影,不是肉身!

“魂魄之体!”

叶凌心惊之余,有了几分明悟:“我的魂魄是通过神识扫过白玉佩,进了这片奇异的天地的。那么随着心神一动,想必也一定能够出去!”

于是叶凌心念一动,心神已然退出了白玉佩。再睁眼瞧看时,叶凌已然回到了自己屋中,依旧是掌心中托着微凉的白玉佩的姿势。

叶凌拍拍身上,完好如初,想必是魂魄刹那间入体,没有丝毫的异样。

“果不其然!有趣有趣,玉佩中另有天地,哈哈!”

叶凌再凝神细瞧掌中的白玉佩时,眼中散发出兴奋的光彩,用神识一扫,心中默念:“进!”

随着心神浸入白玉佩,叶凌再没有感觉到寒意和空明之色,魂魄直接来到了这片奇异的玉中天地!

叶凌心中大喜,看样子白玉佩真是一样神奇的天材地宝,里面竟然有这样一方天地。

到了此时,能出又能进,让叶凌彻底放下心来,对着灵田边上的白玉碑,照着自己的魂魄虚影,倍感新奇。

之后叶凌又开始细细查看这块玉碑,不知是什么灵石砌成,价值几何?刚用手一碰,叶凌赫然瞧见白玉碑上闪闪发光,若隐若现的显出几行字迹来!

东皇仙府摘星崖碑

崖主:叶凌

修为:练气一层

寿元:八十一

封号:仙府摘星崖主,赐予灵田一亩,木屋一座,星辰之晶三枚

灵田灵力:满,草木生长,无需恢复

木屋储物:空,贮存灵物,万年不坏

星辰之晶:满,滋润心神,无需恢复

叶凌心神震动,手按在玉碑上,凝神细瞧了好几遍,绝对没有看错!

“东皇仙府?白玉佩中的天地,竟然是座仙府!”叶凌脸上现出一丝迷茫,上面隐现出的自己名字、修为,都是丝毫不差!

叶凌喃喃念着:“寿元八十一,封号仙府摘星崖主,赐予赐予灵田一亩,木屋一座,星辰之晶三枚。嗯!这一方玉中天地就是仙府的摘星崖!那三枚湛蓝的光球就是什么星辰之晶。什么!我的寿元只有八十一么?”

叶凌目光一凝,长叹了一口气,放开了白玉碑,在灵田上踱来踱去,口中只是默念:“八十一,寿元仅有八十一岁而已!难道我叶凌今世今生,只有六十几年好活了么?”

想当初来药谷时,叶凌只是为了过得更好一些,混碗饭吃,不必再住枫桥下的桥洞,不必风餐露宿。叶凌身为药谷宗的外门弟子,执行门派的采药任务,每个月只需要上交十个灵石或等价的灵草即可,剩下的换了灵石,或买丹药,或买法器灵符,都是自己的,虽然修为长进不大,但过的也算逍遥自在。

如今当叶凌知晓自己的寿元只有八十一岁时,即便还有一甲子以上的时光,但叶凌总觉得仿佛大限将至,深深的体会到众师兄们、众长老们为何要勤奋修炼。

他们为的就是随着修为的提升,寿元无限的增加!与此同时带来身份和地位的攀升,实力、权势和财富与之俱来,不过这些还是其次!终归于一点,就是追求长生大道!

“常听师兄们说,练气期修士的寿元和凡人无异,只有八十年左右,即便服食增加寿元的丹药,也不过人生百年!而像本宗筑基长老们,寿元可达二百年!再往上,天丹仙门的金丹长老,寿元是五百年!至于仙门老祖,身为元婴老怪,寿元有千年之久!”

叶凌终于停下脚步,伫立在白玉碑前,下定了决心:“我欲求长生!决不能虚度一世,止步于练气。从今往后,叶某也要潜心修炼,求得长生!”

主意已定,叶凌开始视察他的领地,东皇仙府,摘星崖。熟悉这玉中天地里的一切。

摘星崖周围云雾飘渺,叶凌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穿过,显然是不知是谁布置下的云雾禁制。

正如他始终想不通为何会得了这么个封号:仙府摘星崖主;也不知是谁赐予他一亩灵田、一座木屋和三枚星辰之晶。叶凌想不明白,索性不去多想,总之来去自如,既为仙府摘星崖主,这亩灵田就是自己的了。

叶凌同时也发现了在小木屋后不远的地方,赫然有石阶通往云深雾绕之处!

但限于云雾禁制,他无法沿着石阶下摘星崖,让他更觉得仙府透着神秘。

“石阶想必是通向摘星崖的山下,可惜有云雾禁制阻挡,无法一探仙府究竟!”

叶凌感慨不已,最后终于把目光投向了仙府摘星崖的一亩灵田,只觉得这里灵田有着莹润的光泽,和药谷里的大不相同!

药谷宗隶属于吴国九大仙门的天丹仙门,也是在本地枫桥镇附近的几个修真门派里,唯一一个以采药炼丹为主的门派。叶凌身为药谷宗外门采药弟子,平日里也见过药谷中的不少灵田,里面栽种着不同品阶的灵草。

不过药谷的灵田要么是门派的,要么是筑基长老的。叶凌路过时,只有眼羡的份儿。

“不知能否把储物袋带进仙府?如果可以的话,可以在仙府灵田里,尝试着种下回神草!没想到叶某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灵田,而且还是随身带着的!”

叶凌想到此处,兴奋不已,刚要试着把储物袋召唤进仙府。

忽然间,一股熟悉的寒意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危机感,令叶凌刹那间从仙府出来!

门外响起了一阵粗暴的砸门声,紧接着就听到有人不耐烦的大嚷道:“叶凌!开门!搜查屋子了!”

“谁?”

叶凌目光一凛,神色恢复了镇定,冷冷的道。

“外门执事弟子,李保!奉了周长老之命,搜查清竹居!快开门!”

周长老之命!

叶凌心神震动,暗暗心惊:“周冲这老狐狸居然还惦记着天材地宝?难道是他转一圈发现没有,依旧怀疑到自己头上?他派李保来,能有什么好意!”

叶凌目光中泛出寒意,却不慌不忙的重新悬挂好了仙府玉佩,来到了门首。

因为叶凌知道,一旦拒绝,不开门的话,后果显然是无法设想的!

以他目前的微末修为,不仅应付不了眼前的练气三层的外门执事弟子,更得罪不起李保背后的筑基长老周冲那老狐狸。

想到此处,叶凌索性定了定心神,撤掉门闩,让进干瘦的跟猴子似的李保来。

叶凌冷冷的道:“李师兄要搜查什么,只管来搜!”

他心中一阵冷笑,负手而立。他就不信,连筑基期的周长老都看不出仙府玉佩来,这厮能搜查得到?

果然,李保翻箱倒柜,恨不能掘地三尺,神识扫了一阵又一阵,始终不见有什么异样,最后李保有些急眼了,瞪着母狗眼,趾高气昂的命令道:“储物袋打开!老子要细细搜查!”

叶凌强压住心头的怒气,打开储物袋,还是那些个寒酸至极的家底。

李保看了都不屑一顾,皱起眉头,再仔细检查了一遍屋子,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只好领着人扬长而去。

叶凌负手立在阶上,目光冰冷至极,扫过清竹院,见素琴和紫珊房门紧闭,似乎没有受到搜查,暗暗松了一口气。

随后叶凌听着动静,回头一瞧,清竹院西屋冲出个矮壮的身影,恨恨不已的大声嚷道:

“可恶!这厮目中无人,不仅亲自搜查了叶兄的房间,而且他带来的人,连小弟的屋中也不放过!可恨,可恼!”

这个愤愤不平的练气一层小修,是跟叶凌同住在清竹院的孟昌。孟昌小个儿不高,但是粗壮结实,圆睁着虎目瞪着李保等人远去的背影,又狠狠的啐了一口。

与此同时,在东边的屋檐下,一个同样愤怒的声音,气哼哼的道:“反了!这帮家伙反了!仗着是外门执事弟子,有点芝麻粒大小的权力,就在药谷宗外门肆意横行!本公子岂是那么好惹的!李保,你等着!”

叶凌回头看了看,见是何氏修仙家族的少公子,何景升,他素来高傲惯了,根本无法忍受别人搜他屋子这种事情。

不过看何景升的样子,手里扣着几张一阶上品灵符,似乎都被汗水浸透了。他嘴上说的好听,浑身都气的发抖,却不敢付诸于实际行动。

叶凌一脸的冷酷和凝重,沉声道:“修仙界向来都是优胜劣汰,强者为尊!他们的实力强横,人多势众,就可以横行霸道。反过来,如果我们清竹院的五人当中,有一位是练气三层,谁还敢欺上门来?”

说罢,叶凌咣当一声关上了房门,心头泛起层层杀机!寒星般的眸子中,现出了冷毅决然之色!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