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府种田
首页 > 仙府种田 > 第7章原野历练

第7章原野历练

第二天一大早,清竹院的五人组队出发,赶赴药谷西边的长溪原野。

原野上没有传送阵,练气弟子又无法御剑飞行,叶凌、孟昌等人只能徒步去,从药谷的西谷口,穿过山岭和护山大阵,然后才是一望无际的长溪原野。

长溪,由东北至西南,流经枫桥镇北边的御虚宗,再流至云苍宗和药谷之间,是为长溪深涧,叶凌的仙府玉佩就是从深涧里捞到的。过了长溪深涧,长溪顺流往西穿过松阳密林,至此溪流蜿蜒南下,最后纵穿整个长溪原野。

清竹院的五人小队出了护山大阵,踏进青翠的长溪原野,都警惕起来,纷纷从储物袋中拍出灵符法器。

长溪原野上散布着一阶甚至二阶妖兽,令他们这些练气初期的药谷宗外门弟子不得不小心谨慎,即便是五人组队相互可以照应,也不能太过大意。

何景升是练气二层的师兄,修为又高,法器又是极品,自然而然的成了此行的队长,走在最前。

孟昌是土系修士,虽然只有练气一层的修为,但加持上土甲护盾,同样不惧原野上妖兽的侵袭,紧随在何景升之后。

素琴和紫珊修为不弱,法器也不次于何景升的,但身为女修,无论如何总是小队中被保护的对象。二女只好居中而行,一左一右,就好似小队的两翼,一旦有妖兽近前,也可以辅佐何景升和孟昌攻击。

只有叶凌走在小队最后,其实他擅长的是御风术,可以走到最前去探查妖兽、采摘药草。但队长何景升认为他修为较低,没有护甲光罩护体,打头阵十分危险。

素琴、紫珊甚至孟昌,也都是这样说,执意不肯让叶凌走在最前。

叶凌无奈,也不好挑明自己是练气二层的修为,只得跟随着小队,一个人殿后。虽然相对而言比较安全,但终究采摘药草之类的活儿,几乎没自己什么事了,肯定走在前面的人最先发现原野上分布的一阶二阶灵草。

“咱们出了药谷的护山大阵,在长溪原野上也走了数里,应该快到了一阶妖猪的聚集地了,一阶妖猪属于最低阶的土系妖兽,除了皮糙肉厚,防御较强,有的妖猪脊背上还会射出土刺,大家伙儿要多多留神!”

何景升凝望着青翠的长溪原野,吩咐众人加紧提防。

孟昌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的四外张望着,这是他头一回上长溪原野历练,平日里只听师兄们唾沫横飞的说起过,如今也能亲手猎杀妖兽,让他忍不住心潮澎湃!

叶凌虽然也是第一次深入长溪原野组队历练,但他常常出谷采药,遇到过的一阶妖兽不少,每回打不过就施展御风术逃遁,跑不过就打一张灵符继续跑。

叶凌在屡次的危险中磨练出来,养成了冷毅果决的个性,面对妖兽的经验比他们任何一个都丰富。

呼噜!

一只一阶妖猪从草丛里窜出,黄褐色滚圆的体型,比野猪还要壮上三圈!瞪着铜铃似的凶悍猪眼,被五人惊扰,凶相毕露!

何景升和孟昌心神振奋,赶忙围住砍杀,后面素琴和紫珊也打出冰锥和水球术,等叶凌上去,自不量力的妖猪已经奄奄一息了。

叶凌冷哼一声,暗道:“今天就当熟悉环境,观摩他们的战斗经验了,明日绝对不跟他们在一起历练,我要在这长溪原野上独自历练!”

小队继续向长溪原野深处进发,沿路采摘灵草,斩杀一阶妖兽。

看看日头偏西,何景升提议扎营,寻了个小土丘,把各人的帐篷支在了这里,四周摆下了一阶阵旗,可以抵挡妖兽侵袭。

一切摆设停当以后,众人都要打坐休息,不再组队出去历练了。

叶凌看看天时尚早,离着太阳下山还有一两个时辰呢,遂与众人道:“你们先歇着,我去附近采药,天黑前就回来。”

孟昌看了看天色,日头都往西转了,又望了望茫茫无际的长溪原野,一听叶凌要独自一人出营地外采药,唬得不轻,赶忙劝阻:“叶兄!你采药着迷了不成!这里是长溪原野腹地,四周妖兽出没,你一个人出去采药,不要命了?”

何景升也不冷不淡的道:“想必这一路上,叶师弟见我们走在前头的采摘了沿途的灵草,有些眼红了?这样吧,今日采摘来的灵草都在我这里,分你些儿,你不必去了。”

叶凌摇了摇头,执意要去。

他修习了道术风刃,还没有好好的试练呐;更有一阶极品法器赤火刃和冰弦剑,也没来得及试试杀妖的威力如何,所以叶凌巴不得离了众人,自个儿寻妖兽试练。

何景升和孟昌两人劝阻不得,那边打扫帐篷的紫珊听见,深知叶凌脾气倔强,只得从储物袋里拍出两样物事,交给了叶凌。

紫珊叮嘱道:“叶大哥!我知道你精通御风术,即使遇见一阶妖兽也跑得了,不过也要小心留神哦!听说原野里还有风系妖狼出没,速度同样很快!你拿着这个,不要走的太远,一旦有危险了可以摆上抵御一阵子,然后打出传音符,召唤我们过去。”

叶凌一看,是几张传音符和一套一阶极品阵旗,点了点头道:“多谢!”

之后叶凌淡然一笑,也不多做解释,拱了拱手告辞。

素琴还依依不挠的冲着叶凌远去的背影喊道:“就凭你练气一层的微末修为,还敢在长溪原野里独自乱闯?哼!被妖兽吃了才好呢!”

“素琴姐,少说两句吧,好歹也是同院的同门弟子,何苦每回都挖苦嘲笑人家?”

紫珊劝解着,素琴却犹自埋怨她,不该把阵旗和传音符借给叶凌,让叶凌多吃些苦头才好。

叶凌走下土丘,施展御风术往西飞掠出里许,四外看了看原野的地势,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一片地图玉简,注入以少许的法力,展现开长溪原野的地图虚影。

“再往西二十里就是一阶妖狼的聚集地了,以我现在的道术手段,不能去那里,白白浪费灵符,还是在周围猎杀妖猪为是!”

叶凌散发出练气二层气息,往南行进的数里,找了个低洼的地带,确定从营地的所在小山丘也望不到这里,并且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附近有一阶妖猪的踪迹。

叶凌就在此地摆下了阵旗,在阵的四角放上灵石,维持着阵法光幕,做为打坐恢复的营地。

有了赤火刃和冰弦剑这两柄极品法器,加上一大叠上品乃至极品灵符,叶凌的信心倍增,出了阵法光幕,径直飞掠向妖猪的所在。

嗤!

一个趴在水洼边打滚的妖猪,发现有人靠近,立刻从脊背射出土刺!

叶凌早就提防上了,施展御风术急忙躲闪,避开了土刺,紧接着一拍储物袋,斩出一道明亮的赤焰光华!

赤火刃正中妖猪,不仅斩开了土甲似的妖猪皮,还触发了烈焰的效果,登时灼伤了妖猪的毛皮。

妖猪痛的嗷嗷乱叫,暴走起来,土刺接连不断的射出!

叶凌瞳孔猛的一缩,赶忙施展御风术退后,避开土刺,还不忘了左手点指掐诀打出一记风刃,又给妖猪划开了一道口子。

就这样叶凌且战且退,接连三道风刃斩出,体内法力消耗大半,叶凌就不再试练道术风刃。

直等到妖猪筋疲力尽、不射土刺时,叶凌持着赤火刃,欺身上去就是一斩!

噗!

猪头被砍下,叶凌费了不少力气,总算也能单枪匹马的单挑掉一阶妖猪。

叶凌也懒得去收拾妖猪的皮毛,这点材料实在是看不上眼,只是匆匆飞掠回自己摆下的阵旗所在,吞下一枚极品回神丹,迅速的恢复自身法力。

法力补充满后,叶凌又持着极品法器冰弦剑,去周围寻妖猪的晦气。

同样是打出几道风刃,外加法器之利,结果了妖猪性命,有的妖猪会土刺,有的不会,叶凌也随之多试练一遍风刃,等体内法力耗去大半,无论杀了或没杀掉,叶凌都会借着御风术跑回阵旗里服下丹药补充法力。

就这样叶凌一遍又一遍的试练道术风刃,极品回神丹也不知吞下了多少,总算把风刃修炼的纯熟了,接着又修炼火球术。

叶凌盘膝坐在阵旗中,一边恢复法力,一边修习记载火球术的玉简,不大会儿的工夫,叶凌有所明悟,出了阵旗的阵法光幕,奔向附近的妖猪,随手点指掐诀,体内的法力从食指和中指流动,凝出一团火的光球!

轰!

火球轰向妖猪,登时把妖猪打了个趔趄,半边子的皮毛灼烧。

叶凌闪避过妖猪射出的土刺,又是一记火球。

这一回直把妖猪烧的遍体火焰,连滚带爬的暴走逃遁。

叶凌御风术追上,斩出赤火刃,一道赤芒结果了妖猪的性命。心中暗喜:比之风刃,火球术的威力巨大,只是出招慢些。

如是又练了几遍火球术,看看日落西山,叶凌这才收起了阵旗,踏着夕阳的余晖往回返。

回来见到何景升、素琴等人,叶凌淡淡的道:

“明早分道扬镳,你们去组队历练,我独自一人去四处采药,到了晚上还回帐篷。就是这样子的,夜深了,大家早点儿安歇吧。”

说罢,叶凌打个哈欠,长长伸了个懒腰,只管回帐篷休息,何景升、孟昌也随后。

帐外只留下素琴和紫珊,面面相觑了好一阵。

回到自个儿的帐篷,叶凌也没有闲着,明里是披衣而睡,暗地里却是魂入仙府,在仙府摘星崖的灵田边上修习其他道术玉简。

“我已学会了御风术、风刃和火球术,其中火球术还不太纯熟,得多多试练。没学的还有缠绕术、雷暴术、水隐术、灵目术和金钟护体,更有一片厚厚的道术法诀玉简玄冰咒,记载着十多种冰系道术。好在仙府里囤积了大量极品回神丹,足够把所有的道术都修炼纯熟!”

就这样,叶凌日以继夜的修炼诸多道术,白天独自一人出去,试练道术,猎杀妖兽;到了晚上,回到帐篷,进行日常修炼丹药淬体,巩固练气二层的修为。

等到清竹院五人在长溪原野上历练了二十多天,叶凌熟练的掌握了大部分道术!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