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府种田
首页 > 仙府种田 > 第12章杀!

第12章杀!

叶凌趁着转过街角的时机,眼角的余光向后一扫,赫然瞧见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正是南圣宗少宗主的两个手下!修为都是练气中期!

叶凌目光一凛,彻底明白了过来:仙府玉佩示警,就是应在他们两个人身上!保不准后面还跟着实力更加强大的南圣宗少宗主。

“好家伙!怪道人们都说修仙界残酷无比,弱肉强食,人心不古。我公平买卖,好容易在仙府里种出了极品龙须参,得来万二灵石,竟然还不怀好意的派人跟随。什么少宗主!也太过小家子气了些。枫桥镇里禁止斗法,只要我不出枫桥镇,你们奈我何?”

叶凌越是这样想,就越觉的窝着一肚子鬼火,心头的杀意就越浓!

“不就是两个练气中期的南圣宗修士么?只要练气后期的少宗主不跟来,对付这两个家伙,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不过事先要准备一番!”

叶凌冷哼一声,扬长穿入街市。

南圣宗的两名修士,并不知晓叶凌已然惊觉,还在穿街过巷,远远的跟踪着。

叶凌走到人群熙熙攘攘的地方,看不到后头时,突然施展御风术,身影一花,顿时消失不见!

南圣宗的两名修士紧走了几步,穿过人群四外张望,一脸的茫然,两人心里都是一翻个儿,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灰衣修士眉头紧锁,苦着脸道:“跟丢了?不妙啊!就这么回去复命,也显得咱们太无能了吧?”

跟来的青衫修士沉声道:“还有脸回去复命?呸!亏你好意思说的出来!这要是办事不力,铩羽而归,少宗主非重罚我们不可。少要哭丧着脸,快走!我们分头去找!”

叶凌驾轻就熟的钻进神符坊后院的小巷,依旧把身影靠在门首暗处,轻叩门环。

“张伯,老主顾上门了,要二阶上品和极品的符箓!可有二阶极品水隐符?”

神符坊主张老汉一听是叶凌的声音,笑眯眯的开了后门:“哎呀,贵客呀!哪阵香风把叶公子吹来了?二阶符箓?叶公子,以您的修为,怕是使不动吧?”

突然间,叶凌散发出练气四层的强悍气息!紧接着一闪而逝,让神符坊的张老汉好一阵失神!

“恭喜恭喜!不知叶公子何时进阶到练气中期的,真是修炼神速呐!老朽就说叶公子定非池中之物!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面对张伯的恭维,叶凌丝毫不为所动,催促张伯速去取来一大叠二阶上品和极品符箓,并且特地提到二阶极品水隐符,叶凌不惜大价钱买来,就是为了针对南圣宗少宗主!

叶凌深知,莫说是二阶极品符咒,就是练气后期修士使用三阶极品灵符,也未必能重伤身穿三阶极品法衣的南圣宗少宗主。而二阶极品水隐符就不同了,甚至可以在练气后期修士面前遁形,除非会御虚宗特有的中阶灵目术,否则换做是谁也无法看穿。

怀揣了这一大把的二阶极品灵符,就是在野外,叶凌也无惧于南圣宗的主仆三人。过了片刻功夫,就见叶凌从小巷若无其事的走出,转到大街上,转走空阔之处,招摇过市,立刻引起了四处找寻他的南圣宗两名修士的注意。

灰衣修士和青衫修士一碰头,都是心头狂喜,一脸的兴奋和贪婪,相互递个眼色:“追!”

叶凌悄然散出神识,一看只有他们两人,并不见南圣宗少主,冷笑一声,顺着枫桥镇的玄武大道,径直往北门而去。

眼瞅着叶凌出了北门,两名南圣宗的练气二层修士更是喜不自胜,毫不犹豫的尾随了出来,只等离着枫桥镇远些,再下手做掉!

走了三四里,前面不远就是镇北的树林。叶凌一直散开神识留意着身后,见两人盯梢,一直跟他保持着百余丈,远远的超过了练气中期修士斗法的距离。

刚进树林,叶凌忽然身影一闪,没入林间草丛,随手布置下几道二阶极品流沙符和封咒符的符阵陷阱,只等着他们上前。

而南圣宗的两名练气中期修士生怕跟丢了,忙忙的跑到林边张望。

叶凌沉声一咳,从草丛里探出身来,拱手笑道:“天地真小,咱们又见面了!两位道友不跟随着少宗主,也来镇外溜达?”

灰衣修士和青衫修士都是一愣,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是欢喜无限,暗笑敢情他是个浑小子,死到临头了还敢露面。

“啊!是是!我们少宗主暂且用不上我们,告假来出镇溜达溜达,正巧碰上了你。”

两人一边讪讪的答言,一边伺机向前。

叶凌心中冷笑,脸上却不带出来,淡然道:“闻听这片树林灵草无数,很值得采摘,不知两位道友肯组队同往否?”

“好啊!我们正有此意!”

叶凌抽身就走,两人在后面各自偷偷摸出二阶中品法器,暗藏杀机的赶紧跟上。

没走出几步远,叶凌就听到身后两声惊呼!

叶凌霍然回身,散发出练气四层的强大气息!刹那间抛出数张的二阶极品烈焰符!紧接着又是一大叠上品的,毫不留情的打在又被极品流沙符深陷、又被封咒符困住的两名南圣宗修士身上!

轰!

火光四射!两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树林!

连叶凌都得急忙施展御风术,退出数十丈远,才没被巨大的火舌热浪波及到。

“一大叠二阶烈焰符叠加起来的威力,竟然如此惊人!用在他们两人身上有些浪费了,不过没关系,灵石有的是!”

叶凌看着两人瞬间被烧为灰烬,也着实心惊。生怕有筑基前辈发现火光御剑来此,叶凌以练气四层的修为,匆匆施展御风术,绕出树林,抄小路赶回枫桥镇北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四顾没有人注意,叶凌整了整衣冠,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漫步在北城坊市,顺道挑选些适合他修炼的内功心法。

毕竟药谷宗给内门弟子的练气四层到练气六层的基础玉简,偏重于调息、吐纳、淬炼肉身,增强修士的体魄和防御力,这些都是为了让门内弟子修炼成采药炼丹的奇才,或是修仙界罕见的药师,不至于不堪一击、过早的陨落。

而叶凌且不说欲求长生的梦想,就是为在残酷的修仙界中生存下去,必须得有强悍的实力!所以,药谷宗的基础功法虽然不错,但未必适合他,倒不如像有些修士,从坊市买来适合自己灵根属性的内功心法,修炼起来得心应手,进益很快!

叶凌走在北城坊市的玄武大道上,一边留意,一边细细询问各处摆摊的修士有什么极品的内功心法,相较于道术玉简,功法玉简要贵的多,不过叶凌绝对不会在乎有多贵,只要适合自己修炼就好。

“道友!我这里有五雷诀!最适合雷灵根修士修炼!五百块灵石就可以拿走。”

“裂地诀,土系修士的最爱!只卖三百灵石。”

“如果道友的火灵根出众,可以买我的离火经,买一送一,木灵经也是你的了!”

“我的摊位上内功心法最全,不仅有双灵根功法寒冥功和幻神典,甚至还有鬼子阴书!只要你出的起价钱!”

摆摊的众人一怔,齐齐看向此人,原来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摊位边上,坐着个头戴破草帽的大汉,看年岁能有三十上下,一脸的刚毅之色。

众人惊问道:“你有鬼子阴书?可是鬼修士修炼的内功心法?”

“然也!”

头戴破草帽的大汉傲然而应。

叶凌瞳孔猛的一缩,恍惚间感觉到一丝迷茫,竟有些看不透此人的修为!

“他是谁?看似是练气期五六层的样子,但仿佛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他的傲气不同于一般的修士!就好像一个真正的强者,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狂傲!”

叶凌心神一震,如电光石火般的闪过这么个念头,又一闪而逝了,仔细打量他摊位上的内功心法玉简,问道:

“这位道兄,可有适合全灵根修士修炼的内功心法?”

“全灵根修士?哈哈哈!你要八灵根同修么?你还不知道吧?只有上古之修,才会出现同时修炼八种灵根的疯子!仙途漫漫,寿元却是有限!后世的修士,只会挑自身出众的一两种灵根修炼。我劝你还是挑选专门修炼一种灵根的内功心法。”

破草帽下露出此人深邃的目光,充满好奇的扫了叶凌一眼。

叶凌也不管他是嘲讽也好,良言相劝也罢,总之认定了一样事情,越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越要做成!身为灵根俱全、资质一般的修士,叶凌本身就有一种放浪不羁、不拘于天命之气!既然上古修士可以八灵根同修,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叶凌认真的道:“同修八大灵根又如何?我只问你,此类内功心法有还是没有?”

“当然有!不过上古内功心法虽然在世上存留不少,但尽是断简残篇。我这里只有练气期的上古心法,整个枫桥镇也未必能找到筑基期的来,得去更远的地方去寻,你还想修炼吗?”

“然也!”

叶凌也学着他,斩钉截铁的傲然应道。若能筑基,无惧于周冲那老家伙!更何况晋升筑基之后,寿元两百,有的时间去寻更高境界的上古内功心法;目前来看,有足够练气期修炼的内功心法足矣。

那摆摊的大汉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点了点头道:

“好!有气魄!不过上古心法不单卖,我这里有稀世的禁制阵法玉简,乃是不传之秘,不过最近手头上有些紧,只卖一千八百灵石!你买下这罕见的禁制阵法玉简,上古内功心法随你任选一样,算是附送!”

叶凌微微一怔,一千八百灵石的禁制阵法?这么贵重,到底蕴藏了多少奇阵和古怪的禁制?

旁边摆摊的众人听傻了,一愣一愣的,暗道这头戴破草帽的汉子一定来历非凡,不仅有千奇百怪的内功心法,竟然还有什么稀世禁制阵法!居然还想卖一千八百灵石,骗人的吧?

谁知叶凌随手拍出十八块中品灵石来,一点儿也不心疼,买下了据说十分稀世罕见的禁制阵法玉简。

众人看着破帽大汉把十八块中品灵石揣起,更是傻眼!脸色一个个变的十分古怪,到最后对破帽大汉也只有羡慕和嫉妒的份儿了,反倒冲叶凌直摇头叹气。

叶凌接过了沉甸甸的禁制阵法玉简,放在额间用神识一扫,越看越是心惊,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去留意破帽大汉摊位上的上古内功心法。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