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府种田
首页 > 仙府种田 > 第14章原野深处

第14章原野深处

叶凌淡然一笑,暗道孟昌为人豪爽仗义,历来如此,不忍心打击他的豪气,于是叶凌不疾不徐的施展着御风术,跟随在他身后。

眼看到了近前,离着两只妖狼只不过数十丈远近,可以看的很清楚了。

“南边的归你们!北边的归我!”何景升说罢,就见他的剑光仿佛化作一道金芒,径直斩向北边的妖狼。

孟昌大话说在前头,只得硬着头皮又加持了一道护甲,壮着胆子大喝一声,举起土灵锤猛冲上去!

叶凌故意压制了气息和实力,还以往常练气初期的力道和法力,点手掐诀,潇洒的一挥,凌空划出一道破空的风刃寒光!

嗤!

风刃率先斩在一阶妖狼的毛皮上,划出一道一尺长的口子,鲜血飞溅!

妖狼吃痛,沉闷的怒吼,躲开孟昌的土灵锤,直奔叶凌而来!

叶凌丝毫不惧,施展御风术轻轻巧巧的飞掠退后。

素琴冷哼一声,指若兰花一拂,也打出了一记冰球术。

嘭!

妖狼被冰球一击,后背被冰冻了一瞬,栽倒在地,翻滚出去好几丈远。

孟昌大喜,再一次抡起上品土灵锤来,照着妖狼狠狠砸去。

“小心妖狼之爪!”

叶凌目光一凛,察觉到妖狼凶悍的双眼,似乎悍不畏死,就觉不妙,赶忙大声提醒孟昌。

不等孟昌的锤到,一道灰光一闪,妖狼飞扑起来,前爪正中孟昌的护甲光罩!

孟昌闷哼了一声,护甲光罩急剧的波动,立刻破碎,好在有这股护甲抵挡了大半力道,孟昌只是受了外伤。

与此同时,妖狼准备第二次飞扑!

“孟兄退下!”叶凌施展御风术,挡在孟昌前头,冰弦剑死死的压制住了妖狼,无论速度还是攻击的凌厉,妖狼怎能是叶凌的对手!

这时,就听的两声娇喝,素琴和紫珊也齐齐抢步上前,一阶极品冰灵梭和水灵珠同时打出!

冰灵梭挡住了妖狼的土刺,冰花四溅!水灵珠正中狼头,散出一团水雾,包裹住妖狼,使得它的行动顿时迟缓。

“杀!”

叶凌喊喝一声,冰弦剑电光石火般的刺了下去!

孟昌按着伤口,气哼哼的把憋着的一口气尽数发泄向妖狼,与叶凌合在一处,卖力的挥舞着上品土灵锤猛砸,没头没脑的暴打了妖狼一顿,险些而把妖狼砸成肉泥。

“好了好了!妖狼已死,它的兽魄可以炼制妖丹,毛皮是炼制风系法衣和风系靴子的材料。你们乱刃分尸后,毛皮就不好卖了,待我收它兽魄!”

孟昌果然住手,让素琴来给一阶妖狼善后。

就见素琴从储物袋中拍出一个小瓷瓶,对着妖狼的死尸,散出些许法力召唤兽魂兽魄,不大会儿工夫,一颗豆大的光球从妖狼体内逸出,飘进了小瓷瓶里。

“招魂术!”叶凌心神为之一震,脱口而出。

素琴白了他一眼,悠然道:“哼!十分羡慕吧?这一手是我和紫珊跟陆大小姐学的,就不教给你!”

叶凌淡淡的道:“我又不会炼制妖丹,兽魄也值不了几个钱,学会也无用!随你炫耀去,不必自作多情的教我,哈哈!”

素琴气的浑身乱抖,恨恨道:“你!”

紫珊赶忙劝解:“叶大哥、素琴姐,莫要斗口。快瞧瞧何师兄吧,他好像有些不妙!”

众人一凛,赶忙往北看去,直接何景升远远的盘膝打坐,面如白纸,正吞下极品丹药,用低阶回春术疗伤。

“何兄!你也受伤了?”孟昌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跟叶凌等人一同飞奔而来。

“些许小伤,无碍!孟老弟,你的伤势如何?”

何景升赶忙一跃而起,拍了拍极品法衣,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还是傲然的神色。

叶凌暗暗叹了口气:何景升居然还在逞能,到底是面子重要,还是性命重要?像这种眼空四海、目空一切的人,终究还要在这高傲的脾气上吃尽苦头不可。

孟昌也学了低阶的回春术,终究不是很熟练,憨憨一笑:“我的伤更不足道了,小小的外伤而已,慢慢的恢复吧。”

正在这时,叶凌挥手之间,散出一团莹莹的绿光,使得孟昌被妖狼抓伤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了!

“中阶回春术!”

四人都是羡慕甚至有些嫉妒的望着叶凌,只有宗门亲传弟子,才可以修炼的中阶回春术,看样子叶凌已然修炼纯熟。

素琴又收了这头妖狼的兽魄,苦笑道:“两头妖狼都没有兽魂,只有兽魄,看来我们收获甚少,加起来连二十块灵石都没有,还是去长溪溪畔猎杀二阶妖兽吧!”

孟昌卖力的用土灵刀三斩两斩割下妖狼皮来,嘿嘿笑道:“妖狼的毛皮可以拿去做一阶风系靴子,提高奔跑速度,要是能搜集到二十张,就可以做一件一阶极品的!你们不要我可要了!”

五人谁也不跟他抢,由他收拾进储物袋里。

只有紫珊对照着长溪原野地图玉简和妖兽图鉴,略有些担忧道:“据图鉴记载,此地的妖狼十分记仇,常常成群结队的出没。怎么咱们只遇见两只呀?会不会遭到狼群复仇?还是离着此地远些的好。”

何景升哈哈大笑:“杞人忧天,哪有的事儿!狼群又怎会知晓是我们杀的,走吧!上长溪溪畔去,去寻找二阶妖鱼。”

小队向长溪溪畔进发,果然在长溪的一处水域发现了二阶妖鱼的踪影。

在溪边岸上,法器够不着,五人只能施展道术,却无法轰杀妖鱼,反而要常提防着妖鱼的水球术攻击。甚至叶凌忖度着,即便散发出练气中期的气息,这么远的距离,也难以奈何在水中游弋的妖鱼。

最后众人合力施法,顶多是撵走了妖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妖鱼游到溪中,然后没了踪影。

众人在岸边干着急,无可奈何,后来一商议,决定伐竹子、扎竹筏,在溪水中与二阶妖鱼缠斗。

忙乎了好一阵,看看日头偏西,何景升提议摆阵旗,扎营地,离着长溪溪畔远些,把帐篷支在一处空阔的地带,四周摆下一阶极品八极阵旗,用以抵挡妖兽侵袭。

众人在阵法光幕中,支了两个大帐篷,何景升、叶凌和孟昌住在一处,素琴和紫珊两个女修住在一起,都是事先商议好的。甚至在素琴和紫珊的帐篷外,另摆了一层四角小阵旗,组成玲珑的阵法光幕。

回到帐篷,孟昌百无聊赖的在竹席上一躺,不久便鼾声如雷,沉沉睡去。

叶凌盘膝打坐,进行日常修炼,瞧见孟昌睡熟了,又看看那边的何景升也在瞑目打坐吐纳,知道他轻易也不会打搅自己,于是叶凌手自然而然的垂落,悄然触碰仙府玉佩,神识一扫,魂入仙府。

如此一来,叶凌在两人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心神浸入仙府中,旁人还以为他是在闭目养神的打坐,吐纳如旧、气息悠长,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

仙府里,叶凌的魂魄之体先照料好一亩灵田,该收获的极品回神草收获了,贮藏在小木屋内,然后在灵田里放上一块中品灵石,立刻恢复了灵田的全部田力。

一切收拾停当后,叶凌拾起了上古功法昊天诀的古朴玉简,放在额间,用神识匆匆扫了一遍。

这片昊天诀的古玉简虽然只记载着练气卷,但明显比药谷宗分发的基础功法繁杂多了。

叶凌看了看仙府摘星崖上漂浮的星辰之晶,叹道:“修炼到练气四层后,星辰之晶的恢复时间是六十日!最好在两个月后,用星辰之晶滋润心神,来修炼上古功法昊天诀,修炼速度定然是极快的!”

刚放下昊天诀的玉简,叶凌正准备修习一直以来没有被他重视的木系缠绕术时,突然感觉到来自魂魄深处的熟悉的寒意!

仙府玉佩示警,叶凌心中一凛,赶忙把心神退出仙府,魂魄归体。

叶凌还以为是何景升打搅的他,脸上现出不悦之色,睁眼一瞧,却满不是那回事儿。

何景升早已不见了踪影!孟昌还依旧在酣然大睡。

“叶大哥!孟二哥!快出来帮忙,一群妖狼在侵袭我们的阵法!”

外面是紫珊的惊叫声,又是一阵呜呜呜的狼嚎,淹没了紫珊焦急的声音。

叶凌一跃而起,踢醒了孟昌,手提赤火刃,随手从储物袋中拍出一大叠一阶上品和极品灵符,甚至暗地里袖了几张二阶极品灵符,匆匆跳出来了。

晚风吹寒,八极阵旗外,赫然是一双双凝碧色的狼眼,在黑暗中闪现!不断的有妖狼之爪,冲击着阵法光幕!

如果是三两只妖狼,根本无法冲入八极阵旗的阵法,但现在是一大群妖狼!不下数十头之多!不断的有妖狼之爪和妖狼之牙攻击,阵法光幕出现了不稳的迹象。

何景升、紫珊和素琴每人守住两杆阵旗,阵旗上的灵石急速的消耗着,不仅如此,三人还得隔着阵法光幕施展道术,驱赶阵外的狼群,减少它们对阵法光幕的压力。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