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府种田
首页 > 仙府种田 > 第20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20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股金光闪烁的气团在南圣宗少主手心上翻滚,仿佛只要叶凌答错了一个字,就非死不可!

在场的,除了何景升四人,除了南圣宗的一队内门弟子外,还有十来个练气初期到练气中期的修士,没有悬挂着代表身份的门派玉牌,显然是附近的散修,来此杀妖鳄赚灵石,看样子也受南圣宗少主威胁,聚集于此。众人见了南圣宗少主这等气势,不由自主的替叶凌担心着,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谁知叶凌的神色异常镇定,目光直视着南圣宗少主,淡淡的道:“哦!原来少宗主说的是他们两个。他们是贵宗弟子,跟我八竿子打不着,去了哪儿我怎会知晓?少宗主应该问问同门弟子才是。”

叶凌手心里攥着的二阶极品水隐符,渐渐渗出冷汗来,面对这样的强者,实在没有一分把握。

惟一翻盘的机会,就是在他发难之时,迅速水隐,兴许能躲过他的雷霆一击,这才有机会从储物袋里拍出大量的极品齿叶藤种子反击!

这也正是叶凌为何要直视南圣宗少宗主眼神的缘故:一来可以把谎话说的很有底气,跟真的似的;二来可以从他的眼神中判断杀机,提前下手!

南圣宗少宗主在叶凌镇定的神色中,看不出丝毫端倪,不禁皱起了眉头。

杀叶凌,在他看来是小事一桩,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正是用人之际,杀了他难免会使众人心寒。

于是南圣宗少宗主收起了手上翻滚的金色光团,不屑一顾的冷哼道:“一介蝼蚁小修!谅你也没本事对本少主的手下如之何。去!跟他们一起头前开道。”

叶凌的手心里依旧攥着二阶极品水隐符,表面上唯唯而应,心里却时刻提防着。

头前开道?叶凌目光转向了十几名散修和素琴、何景升等人。

南圣宗练气中期的内门弟子们不耐烦的吆喝道:“快进洞!愣着做甚?我们少宗主吩咐了,要是洞中有宝,各个都有赏!”

众人脸上都露出颇不情愿之色,各个拍出法器来,紧张着盯着洞内,谁也不肯走在最前,而后面南圣宗少宗主领着他一队实力强横的内门弟子,押队在后,不断的催促着,终于有散修壮着胆子,迈步进洞。

叶凌看到这种情况,瞬间明白了南圣宗少主的用意,敢情是南圣宗的小队为了探寻这个极深的洞穴,强行召集上在二阶妖鳄聚集地周围历练的低阶修士,给他们开路探险做炮灰。

叶凌与何景升、素琴等人递个眼色,都不说话,不约而同的走到一起,夹在散修们的队伍中。

素琴望着叶凌的眼神充满着歉意和询问之色,叶凌只是淡淡一笑,目光中露出镇定和坚毅,给了素琴些许安慰。

“啊!”

前面一声凄厉的惨叫,众人都是心头一震,不由自主的退后。

“是二阶妖鳄!快跑!里面不止一头!”

众人一阵大乱,纷纷叫嚷着。

南圣宗少宗主铁青着脸,沉声喝道:“慌什么!不就是区区几只二阶妖鳄么?给我闪开了!”

前面的散修和叶凌等人往左右一分,南圣宗少宗主依旧留在最后不动,只派手下前去剿灭妖鳄。

一队练气五层以上、实力强横的南圣宗小队冲上前去,只见几柄二阶上品法器挥舞闪烁的光华过处,挡路的妖鳄纷纷毙命。

叶凌心中暗惊:到底是练气五层以上的修士!实力强悍多了,要换做何景升他们杀妖鳄,只怕半天也砍不死一只。

南圣宗少主再次下令:“本宗弟子退后,散修们继续开道!练气中期的在前提防着,练气初期的在后。遇到妖鳄,只管协助本宗弟子杀死,寻到宝贝后自然有你们的好处。若一个个迁延着不肯开路,杀无赦!”

叶凌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心中暗道:“好蛮横的南圣宗少宗主!把散修和别的宗派小修当奴才使唤,这种人该死!还空口许诺子虚乌有的好处,让人可发一笑!早就听说过南圣宗强横霸道,其父宗主唐雄,筑基九层的修为,在枫桥镇周边宗派里实力是最强的。身后这南圣宗唐少宗主,仗着他爹的势头,盛气凌人之处,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枫桥镇百草堂,叶凌就领教过唐少宗主一回,这家伙在外人前还十分注重身为少宗主的身份和形象,暗地里却派手下刺杀个低阶小修。如今在长溪原野深处,这家伙更加的肆无忌惮,仿佛天是王大,他是王二,视人命如草芥!仗着实力强大、靠山够硬,肆意横行欺压小修。

凡此种种,叶凌怎能不怒?再看众散修,脸上皆有愤愤不平之色,但都碍于南圣宗小队的实力,敢怒不敢言。

“别看你是练气后期,手下的走狗也是些练气五六层的家伙。但在这狭长幽深的洞穴里,叶某占尽了地利,有的是机会!今天非教你们尝尽苦头不可!”

叶凌心中暗暗盘算着,分出心神浸入仙府玉佩,种下又收获了的大量二阶极品齿叶藤种子,待会儿摸到后头,施展缠绕术堵死这个洞穴绰绰有余,只需要见机而作,机会总是有的!

现在最让叶凌担心的是紫珊、素琴等好友的安危。在南圣宗唐少宗主的强大神识监视下,既不能用神识传音,也不能悄声说话,甚至连打手势也行不通,叶凌只能静静的等待机会,盼众人尽快在这洞里发现什么宝物或古怪的东西,吸引唐少宗主上前。

众人往洞穴深处行进,接连不断的发现二阶妖鳄的踪迹,只得一路奋力厮杀,好在还算顺利,没有出现大的伤亡,令前面开路的众散修也放松了警惕。

“不就是个妖鳄洞嘛,这里能有什么宝贝?”

“就是!唐少宗主,我看咱们不如早些儿退出去吧!里面只有妖鳄的腥气熏人,没什么好探的。”

南圣宗少宗主盛气凌人惯了,一意孤行,不悦道:“咄!本少主乐意,非要看个究竟不可!你们哪个敢溜走?”

众人无奈,只得头前开路。

南圣宗来的一队内门弟子,深知少宗主的脾气,只能顺着他,恨不能在少宗主面前多拍马屁,多表现表现,于是连连发威,大喝道:“快走!我们少宗主的命令,你们敢不听?简直是活腻歪了!”

洞穴深处越来越黑,前头的散修只能映着法器的幽光,一路前行。到后来人们发现,里面竟然再没有发现妖鳄,显得安静的异常。

走不多时,叶凌的目光微不可查的一闪,因为他闻到了比之前还要浓烈的腥气!

“莫非里面有可怕的存在!气息好像不同凡响,千万不可走到最前!”

想到这里,叶凌放慢了脚步,不经意的碰了碰素琴、何景升等人,暗暗递个眼色。

他们几个也觉得有些不妙,都放慢了脚步聚拢在一处,伺机而动。

“快看!前面有处大洞穴!真是开阔!”不知是哪个散修,又惊又喜的叫着,浑然忘记了危险和恐惧。

有些放松了警惕的散修,好奇的往前一闯,甚至还有实力不俗的南圣宗内门弟子,仗着人多势众,实力不含糊,也冲进了大洞穴中寻宝!

轰!

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声响,震的洞壁上的碎石浮土纷纷而下。

紧接着,就是接连不断的惨叫声!

“是妖鳄王!竟然是三阶的!快跑!”

有几个探洞的幸存散修,惊的面如土色,急速的往后退着。

“都不许退!不就是头三阶妖鳄王吗?这么多人,还怕猎杀不了它?”

南圣宗少宗主兴奋的大喊大叫,没有料到在这二阶妖鳄的聚集地,发现了更高等级的三阶妖鳄王!如果能斩杀掉,功劳都归于自己,露个大脸,全宗上下都得刮目相看!

但是似乎没有人肯听他的,甚至连他带来的南圣宗内门弟子,退出来的也是一脸的惊骇之色:

“少宗主,看情况有些不妙!三阶妖鳄王拥有强大的裂地术,靠近的人都被震晕了!估计这畜生还会水箭术,威力肯定小不了!咱们还是撤吧!”

话声未落,大洞中又一声惨叫响起,不知哪个散修,又成了妖鳄王的口中之物!

洞外的众散修心胆俱裂,哪里顾得了南圣宗少宗主喝止,哄然而散,没命价的奔逃。

“好机会!快撤!”

叶凌目光一凛,推了尚在发怔的孟昌一把,命他们四人尽数随着余下的散修,仓皇往洞外奔跑。

叶凌跑到半路,却放慢了脚步,落在众人之后,仔细留意身后的动静,居然再没有脚步声响!

转过个拐角,叶凌捏了二阶极品水隐符和大把齿叶藤种子,悄然往里观瞧着。

洞穴深处,果然再没有人跑出,反倒是有大呼小叫的斗法呼喝声;还有法器碰到洞壁的撞击声;最大的动静,赫然是里面的妖鳄王仿佛被激怒,拍击出的轰然不绝的裂地声!

“是了!旁人都跑了个干净,只留下南圣宗少宗主领着他的一队内门弟子了!想必他还是不甘心,要以他们小队之力,对付实力堪比练气九层巅峰的三阶妖鳄王!”

叶凌眼前一亮!此时此刻,正是个堵住妖鳄洞的好机会!

“万一他们斩杀了强大的妖鳄王,我就算用缠绕术打出极品齿叶藤堵死了妖鳄洞,似乎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威胁,他们终究会烧毁或砍断齿叶藤蔓出来的。嗯!要做就把事做绝!让他们一个个都死无葬身之地!”

叶凌的目光中闪现出逼人的杀机!在脑海中电光石火般的重新筹划了一遍,已然有了主意。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