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2章 逆转,只有一刻的时间

第2章 逆转,只有一刻的时间

轰——
“啊——”
在震耳欲聋的雷鸣中,景琅尖叫着睁开眼睛,脸上淋漓的汗水滴进浴池里。
刚才那是什么?
她竟然看到她被玉朗川活生生的折磨死了?
还有,她的头怎么这么痛?
身体似乎强烈的麻痹了一会,四肢还在隐隐抽搐着,就像……被雷劈中了?
轰隆隆的声音又从头顶上滚过。她抬头,天空果然电闪雷鸣,一道道白灿灿的闪电在墨沉沉的天空中追逐闪烁,场面壮观华丽得惊人,又野蛮凶残得吓人。
她一手捂住剧烈跳动的胸口,一手狠掐自己的腰间,好痛,她还活着。
难道刚才所见,只是一场噩梦?
不对!
刚才所见的一切太过真实,她能痛入骨髓的感受到那种怨恨和恐惧,怎么可能是假的?
只能说,她很可能是预见了一刻后她的遭遇,或者回到了事发之前的一刻!
不论是哪种情况,她只有一刻的时间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想到这里,她猛然站起来,踩着还在发软的双脚,迅速走出浴池,收拾身体。
一刻的时间太短而敌人太强,这里又是敌人的老巢,足以令绝大多数人绝望和放弃,但是,她不是“绝大多数人”!
她是母亲的女儿,还是会成为真正的景琅的女人,所以她不会放弃!
她将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直到彻底洗清耻辱、夺走敌人的一切为止!
“公主,准备下大雨了,请您务必出浴……”重重纱帘外再度响起侍女的声音。
“等一下,我马上出去。”她说着,迅速往身上抹东西。
这里是露天浴池,她不习惯沐浴时有旁人在场,加上她身上还有身为奴隶时的伤痕和标志,所以她命令侍女们在帘外守着,没有命令不得入内。
就是这个习惯,给了她死守秘密和设计圈套的机会。
可笑的是,她这般精心的沐浴本是为了进洞房,与那个乌浪王子结成事实夫妻,哪料到她其实是在主动将自己洗干净了送上敌人的砧板。
“公主,国师派人来接您了,说王子已经等不及了。”侍女又在催促了。
“让他们在外头等一下。”景琅披上睡袍,从纱帘里走出来,“我现在很紧张,赶紧给我泡一杯定神茶,还有,我很饿,赶紧给我准备一些吃的。”
在几名侍女分头准备茶点的时候,她迅速从衣箱里取出几样小东西,藏在身上。
而后她坐在镜子前,若无其事的擦拭长发。
茶点端上来,她迅速将那些点心全吃了,而后当着她们的喝了一杯茶。
这杯茶里一定下了可以让她失去力气并麻痹神经的药物,导致她在“前世”被控制时毫无反抗的能力。
现在,她看起来是喝下了这杯茶,实则是她拿宽大的袖子掩住唇部,茶水都顺着手臂流进了睡袍里。
看到她喝下去,侍女们放心了,恭敬的道:“公主请——”
景琅微笑着站起来,走出去。
两名虎背熊腰的侍卫已经在门外等着她了。
她随两名侍卫离开,踏过一道道空荡荡的回廊,狂风吹得她白色的睡袍飘起来,闪电不时照出那双隐藏在长袍下的玉色长腿。
任是两名侍卫如何训练有素,也不受控制的盯着她的腿看。
好美……
真的好美……
这位景琅公主号称天下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特别是乌蒙国的女人长得跟男人一样,加上皇宫美女稀缺,更衬得这位公主美得不似凡人。
只是,这位美人是第一王子的女人,他们也只能偷偷看上两眼。
接下来的发展,就如同景琅之前“看到”的一样:她被这两名侍卫带到一间只有铁笼、刀子、水晶盆、水晶台等杀人工具的大殿里,然后被丢进铁笼里。
不同的是,她没有哭闹和挣扎,只是平静的接受眼前这一切。
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玉朗川走进来的时候。
“公主竟然没有哭闹和追问?”玉朗川以为会听到景琅的哭声、骂声和哀求声,哪料景琅只是斜斜的靠在铁栅栏上,一条光洁晶莹的玉色长腿从睡袍里伸出来,颜色和线条都堪称完美,令他时不时的往下瞟。
这女人,真是世所罕见的艺术品啊,他在心里赞叹着。
若不是皇室要求,他真想将她冰冻了存放起来,用以珍藏和欣赏。
“如果我哭泣和流泪,你会心疼我么?”景琅偎着冰冷的铁栏,就像偎着冰冷的爱人,用一双美丽迷人的、初生小猫般的眼睛,满是爱恋和幽怨的看着他。
玉朗川的心脏立刻就漏了一拍。
哪个男人抵抗得了这样的眼神和吸引?
还好,他不是普通男人。
他定了定神,摇头:“你是乌浪王子的女人,我可不敢染指。”
“所以,我再哭再闹又有什么用呢?”景琅幽幽的道,“见到王子以后,我对未来不再抱有希望,要我跟王子生孩子也好,要我现在就死掉也好,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她顿了顿,眼里的爱意更深了:“你一路护送我从晴州到乌帝城,万里迢迢,将我照顾得如此周到,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然而,我也知道这个梦想不可能实现。事到如今,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希望你能答应我。”
之前的她,确实对这位面容俊美、白衣飘飘、风度翩翩的国师颇有好感,甚至还对他抱有那么一点情窦初开的少女特有的幻想,但,也仅止而已。
眼下,一定早就被他看透的这点幻想,足够让她拿来蒙蔽这个男人了。
玉朗川道:“你说吧,我能做到的,一定做。”
“和我在一起!”景琅直直的看着他,眼里有无法压抑的狂热爱恋,“我的身体还是清白的,我愿意把我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你!”
玉朗川心头大震,看着异常美丽妖娆的她,说不出话来。
“你怕王子知道吗?”景琅慢慢扯掉那根系得松松的腰带,“乌蒙国乃是野蛮之地,民风开放,男女之间不设大防,我相信乌浪王子就算知道我有过男人,一定也不会在意的。”
关键是,她很快就会被杀死了,她是不是清白的,谁会知道?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