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4章 出宫,宝藏图换命

第4章 出宫,宝藏图换命

“哼,就你这样,还能报得了恩?”大太监上前踢了她一脚,而后弯腰抓起她的手,拖了就走,“本公公现在就抓你去见乌浪王子,领赏去。”
景琅没有做无谓的挣扎,直接道:“公公,我身上带有华黎部落的藏宝图,我愿用藏宝图换取我的一条性命,请公公放过我……”
“华黎部落的藏宝图”立刻让大太监停下脚步。
大太监居高临下的盯着她,脸上全是不信:“华黎部落灭亡多年,连半个后人都没有留下,你如何拥有这个部落的藏宝图?”
华黎部落,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存在,据说上千年来一直在暗中守护一批上古遗留下来的宝藏。
曾经有无数的国家与组织想找到这批传说中的宝藏,却都无功而返,直到二十年前,晴国才发现华黎部落,并找到了一笔不菲的宝藏。
但是,据说晴国找到的宝藏只是华黎部落所守护宝藏中的一小部分,余下宝藏仍然不知所踪,而晴国当年攻打华黎部落时遭到强烈反抗,一怒之下便将整个部落给屠绝了,导致找不到活口问出余下宝藏的下落。
在这之后,还是有无数人想找到剩余的宝藏,却都没有任何收获。
这个大太监也是见过世面的,自然听说过华黎宝藏的事情。
“公公,我是晴国最高贵、最受宠的公主。”景琅低低的道,“当年晴国灭掉华黎部落的时候,找到一张古老的图纸,我父皇认为这就是华黎部落的藏宝图。只是这藏宝图上标注的文字都很特殊,我父皇找人研究了十几年,都没能弄明白这些文字的意思,才会迟迟找不到这笔宝藏的下落。”
以她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就有那么一点点可信度了。
“如果藏宝图是真的,为什么会藏在你的身上?”大太监追问。
“因为乌蒙国拥有大批世世代代延续下来的奴隶。”景琅解释,“这些奴隶来自不同的国家和部落,当中可能有人从先人那里学习了古老的文字,说不定能认出藏宝图上的文字和符号。父皇特意让我带藏宝图来乌蒙国,就是想让我找机会解开藏宝图的秘密。”
大太监终于心动了:“藏宝图在哪里,拿出来给我看看。”
乌氏皇族虽然长相丑陋,但繁殖能力很强,成员众多,而且个个好战、能战,上百年来不知灭掉了多少小国和部落,并将这些小国和部落的俘虏、子民抓去当奴隶。
如今,乌蒙国的奴隶高达数十万人,其中有些世代为奴且已历经百年,确实可能知道一些已经失传的文字。
“公公,我给您藏宝图,您放过我好不好?”景琅再次楚楚可怜的问。
大太监当然不会被她的美貌迷惑,只是冷冷的道:“如果藏宝图是真的,我可以考虑。”
追捕犯人原本就是奴才的本分,就算他将景琅交给上头,上头也不可能给他太多的奖励,相较之下,当然是拿到传说中的宝藏更划算。
但是,最好的办法还是他拿到藏宝图后就割掉这位公主的舌,再将她交上去,如此,便能一举两得。
“当然是真的,公公看过就知道了。”景琅虚弱的道,“公公可以暂时放开我么,我拿藏宝图给您。”
大太监放开她的手。
她脱下左脚那只湿透了的、沾满污泥的棉鞋,从鞋里取出一张折得很整齐的羊皮纸,双手奉上:“公公请看。”
羊皮纸湿了,但并没有因此受损。
大太监半信半疑的将图纸展开,当即面现惊讶之色。
他在宫里当差几十年,从最低等的奴才混成大人物的身边人,什么古董珍宝没见过,一眼就能看出这是非常古老的纯正羊皮纸,至少得有几百年历史了。
羊皮纸上那些起伏错落、粗细不一的黑色线条显然代表山峦和河流,其中有多个地点被红色的圆圈划出来,圆圈旁边和地图多处标注有古老又神秘的文字与符号。
他自认见多识广,但也完全看不出这些文字和符号是什么意思。
他反复研究,这些线条、文字、符号绝对不是新近才划上去或作旧的,加上羊皮纸陈旧泛黄的色泽和细腻微润的手感,绝对是古物无疑。
难道,这真的是传说中华黎部落的藏宝图?
不管是不是,暂且当是吧!
然而,藏宝图少了一角。
他将藏宝图塞进怀里,盯着景琅:“还有一角呢?”
景琅恭顺的道:“只要公公带我离开皇宫,我定把剩下的一角给您。”
大太监大怒,一把揪住景琅的衣领:“你竟敢跟本公公讨价还价?”
景琅恭顺,却无惧色:“公公,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公主,是生是死,于贵国没有影响,于您更没有影响,但这份藏宝图里指示的宝藏却能让您富可敌国,称霸天下。我献出如此宝藏,不求您带我离开贵国,只求您带我离开皇宫,很过分么?”
看玉朗川杀她时做得那般隐秘,她就知道她的真正“用途”并没有被乌蒙皇室之外的人知晓,否则给这个大太监几条命,他都不敢起拿了宝藏放走她的念头。
大太监的目光晦暗难测:“没有任何人能确定这份藏宝图是真的。”
“确实如此。”景琅道,“但只凭这幅图,就值得全力一试了,不是吗?”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有获得巨大财富的可能性,谁会因为可能性低而放弃?
特别是对一个再风光也是奴才的太监而言,若是拥有这么一笔巨款,就能彻底改写命运,成为人上人,当然更不可能放弃这种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大太监沉默半晌后,阴恻恻的笑:“那片被撕下的图纸,就在你的身上吧?”
“不在。”景琅平静的道,“事关重大,我不敢将完整的藏宝图放在身上或宫里,就悄悄剪掉了一片,隐藏在宫外,只要公公带我出宫,我一定会将这片图纸交给您。”
事实是,缺失的那一角地图是她故意剪掉和焚毁的。
如此,除了她之外,任何得到这张藏宝图的人都无法拥有完整的地图,也就无法找到宝藏的准确地点,而她作为藏宝图的真正主人,早把缺失的那一角地图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大太监的脸色异常难看,估计恨不得立刻宰了狡猾的她。
但他还是忍住了,恶狠狠的道:“好,本公公就带你出宫,如果你敢欺骗本公公,或者来日被抓后供出本公公,本公公一定让你生不如死,追悔莫及。”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