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9章 母亲,诈死逃走

第9章 母亲,诈死逃走

久久才是景琅的本名,无姓。
奴隶不配拥有姓氏,起名只是为了辨认,所以起的都非常简单通俗。
“久久”意即“久久”,那是雪娘希望女儿能够活得长长久久的意思。
“真的是我。”保持“毁容”状态的景琅快步上前,紧紧握住母亲的手,低声道,“母亲,我是逃回来接你的,你不能留在这儿了,今天晚上你就随我离开。”
女儿的手心如此温暖,脸庞离她如此之近,雪娘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震惊片刻后,她冷静的道:“久久,你先告诉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女儿看起来很是疲惫,眼里布满血丝,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又没了,出现得又如此突然和神奇,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
“母亲,我上当了,上了那个人的当。”景琅咬牙切齿,眼神和声音都透着刻骨的仇恨,“那个人认我为妹妹,对我这么好,原来是为了送我去死……”
她将她在乌蒙皇宫那一夜所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母亲。
雪娘惊得脸色煞白,冷汗直流,直直跌坐在椅子里,捂着胸口喃喃:“竟然、竟然是这么一回事!你再怎么说也流着景家的血脉,他们、他们怎能如此害你……”
想到女儿差一点就被杀死了,她就后怕得几乎要停止呼吸。
“母亲,我不怕!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景琅安慰她,“我既然能逃过那一劫,就绝对不会再让自己遭难。只是,你知道我远嫁乌蒙的秘密,景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你一定要马上跟我走。”
“久久先别急。”雪娘上下打量她,想看看她有没有受伤,“你是如何混进皇宫的,又打算如何带母亲离开?其实母亲的死活并不重要,只要你平安就好……”
“母亲,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个?”景琅又生了恨铁不成钢的怒意,“你不把你的性命和人生当一回事,随时都愿意为我去死,可我不愿意、不能忍你这样!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是我努力改变命运的动力,你应该想着如何与我一起努力去改变命运,而不是老想着为我去死!”
“你若是死了……”她的眼睛红了,隐隐有泪光闪动,“我一个人活在这世上,没有亲人的关心与陪伴,没有亲人与我分享自由与尊严,你说,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雪娘看着这样的女儿,沉默了片刻后温柔一笑,将她搂进怀里:“好,娘听你的,娘要与你一起追求自由。只是娘笨,你就告诉娘接下来该怎么做吧。”
“娘”这个词又令景琅有点想哭。
母亲对她是极好的,但也是有点疏离和客气的,所以母亲一直让她称自己为“母亲”,只有偶尔在深情的时候才会自称“娘”或允许她称自己为“娘”。
在她的心里,她是希望可以随时叫母亲为“娘”的。
“嗯。”景琅抹了抹眼泪,低声道,“为了不让乌蒙的人看出端倪,他们送我上路的时候不是把真正的公主玉佩送给我了么,我逃出乌蒙皇宫的时候,悄悄带走了那块玉佩……”
玉佩就藏在她紧紧缠在大腿上的纱巾里面。
她逃出皇宫的时候又狼狈又虚弱,穿得也单薄,那个大太监小看了她,没有对她进行搜身,她顺利的把那些小东西给带了出来。
日夜兼程的赶到晴州以后,她乔装成男子,以那块玉佩为证,谎称自己是景琅公主的人,受公主所派,赶赴晴州传递重要消息。
看门侍卫知道这块玉佩是真的,没敢拦她,她顺利进宫,并悄悄的找到了母亲。
说完这个缘由后,她对母亲道:“但你的模样不便乔装,又没有什么凭证,我很难通过这块玉佩带你出宫,而且你若是消失,景家一定会全力通缉你,如此我们就算逃出去也将寸步难行。所以我仔细想过了,只有你死了,咱们才能后顾无忧。”
雪娘看着她:“你要如何让我死?”
景琅诡异一笑,凑到母亲耳边,低声说出自己的计划。
听完以后,雪娘怔怔的看着她。
她道:“母亲,你接受不了这样的计划么?”
“不是。”雪娘摇摇头,温柔一笑,“我只是太意外了,没想到我的女儿比我想象中的还聪明。”
景琅偏头:“母亲这是在夸我么?”
“那是当然。”雪娘摸摸她的头,欣慰的道,“母亲终于相信你有能力保护自己,也有能力获得自由,母亲很高兴。”
自从落入景家人手里开始,她对自己的人生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她唯一的愿望,只是女儿能够摆脱与她一般悲惨的命运罢了。
“但是,”她还是有些犹豫,“你再怎么说也是晴国皇帝的女儿,生得也不比任何公主差,说不定你真的有机会成为晴国公主,你若是逃走,就相当于彻底放弃这种可能……”
“母亲明明知道我有多恨景氏一族,怎么还说这样的话?”景琅的目光凶狠得像豺狼,“难道母亲为景立天生了一个女儿,就对景立天和景氏一族有了感情不成?”
她最怕的就是母亲会心软,事到临头了舍不得离开,舍不得与景氏一族为敌。
雪娘微微的笑了:“就算景氏一族在我面前被屠绝,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
论恨,这天底下,还能有谁比她更恨景家的人?
只是她太无能,不仅灭不了景氏一族,还沦为景氏一族肆意玩弄的奴隶,每每想到这些,她都心痛如抽筋拆骨,恨不得生生将自己给剁了。
“那我就放心了。”景琅道,“母亲赶紧收拾,我现在就去准备尸体。”
说罢她重重握了握母亲的手,转身走出去。
看守雪娘的两名宫女早就偷懒睡着了,然后被景琅弄晕。
景琅潜行在黑暗中,无声无息的往停尸场的方向行去。
宫里每天都有奴隶被弄死,每天都有专门的奴隶将他们的尸体搬到停尸场,而后挑出没有病的尸体拿去喂养蛇狗狼豹,剩下的运出宫,埋在乱坟岗。
听起来很残忍。
但这就是奴隶的下场。
景琅和母亲当了很多年的奴隶,母亲在奴隶中的人缘又非常好,这让她们有机会结交不同领域的同类,停尸场的自然也认识,所以她来这里寻找一具可以冒充母亲的尸体。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