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12章 伤痕,女奴的痛与恨

第12章 伤痕,女奴的痛与恨

冬儿道:“不脱衣服怎么检查伤口?看你们这样,身上应该也受了伤吧……”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脱……”景琅抓住少女的手臂,坚持着不让自己晕过去,“要不然我们只能自尽求死了。求求你们,不要脱,求求你们……”
少女被她盯得有种不答应她就会马上死掉的感觉,赶紧道:“好好好,我们不脱,死都不脱,你放心吧。”
于是疲困交加的景琅闭上了眼睛。
这几个人看着很是面善,但她们真的可靠吗?
这一次她晕过去后,可否还能醒来?
醒来时,面对她的又将是什么?
答案是,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而且很幸运的让她在危难关头给碰上了。
“这位姐姐,你醒了,身体还好吧?”
不知过了多久,景琅再度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之前那个少女在用关切的目光看着她。
她心里就是一暖,转动着眼珠:“这里是哪里?小姐如何称呼?”
房间布置简单,但收拾得极为干净,没有别人住过的气息,估计是客房。
“这里是柳府在南郊的别院,我是柳府的三小姐柳青青,昨天去灵灵山上香的时候遇到了你和你娘,就把你们带回这里了。”
“多谢柳小姐相救,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恩情。”景琅再次重申这一点后,急切的道,“我娘呢?我娘可还好?”
“你娘就在隔壁。冬儿给她治了头上的伤,还给她换了衣服,哦,你放心咯,我们就脱了她的外衣,什么都没看到哦。冬儿还给她喂了药和蔬菜汤,她应该没有危险了,就是还在昏迷,身体虚弱得很,也不知身上有没有别的伤……”
“多谢柳三小姐和冬儿姑娘。”景琅说着掀开被子,“可以麻烦你们准备热水和干净衣服么,我想给我娘擦拭身子。”
她顿了顿,低声道:“我带在身上的包裹还在么?”
“在在在,都在呢,我们没有动过哦。”
“可以拿给我么?”
“好的好的,现在就给你。”
柳青青说着,勤快的跑开,而后抱了一只包裹过来,塞进景琅的怀里,大方的道:“你不用担心哦,我们这里什么都有,随便你用,不收你的钱的。”
众丫环脸冒黑线,小姐,这种事情不用解释啦。
景琅盯着柳青青:“柳小姐,您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这样算很好吗?”柳青青挠了挠头,“我就是喜欢捡可爱的东西啊。告诉你哦,我捡了很多小猫小狗,还有很多小玩具,这次捡了两个人,蛮有意思的嘛。”
众丫环简直要泪奔了,小姐,这种事就不要用这么得意的口吻说出来了,好吗?
还有,这对母女的来历、言行有些奇怪,拜托你有一点防范之心好不好?
景琅定定的看着柳青青半晌后,微微一笑:“您是好人,您一定会有好报的。”
至少,她一定会报答柳三小姐的恩情,让柳三小姐庆幸自己救了她和她娘。
“是吧,”柳青青笑得阳光灿烂,“我也是这么想的。”
众丫环又想泪奔了,小姐,你不要这么天真单蠢好不好?
景琅试着动了动,嗯,身上有些力气了,便道:“我想去照顾我娘,还请柳小姐帮忙准备了。”
“没问题没问题。”柳青青赶紧道,“你们几个,快点过来扶……咦,姐姐你叫什么咧?”
景琅微笑:“久久,长长久久的久久。”
片刻后,她站在母亲的床前,看着面容苍白、宛如死人的母亲,几乎又要掉下泪来。
所有人都退出去后,她关紧门窗,慢慢剥开母亲的衣服,硬逼着自己去面对母亲的身体。
母亲的身上有很多伤口,大多是半年以前的新伤。
半年以前,还是奴隶的母亲又被叫去“接待”客人。
这些所谓的客人在她身上留下了很多伤痕,咬的,抓的,掐的,烫的,打的……有的比较深,但大多数比较浅,因为她的身体还足够美丽,主子不让客人伤得太厉害。
母亲十九岁时生的她,今年也不过三十四五岁,眼里却已经布满了沧桑和风霜。
然而,这样的母亲仍然很美丽,美到三天两头就被叫去“干活”。
母亲每一次回来,都是步履踉跄,身体摇晃,眼神呆滞又空洞,就像行尸走肉。
然后母亲就会将自己关起来,泡在浴桶里,久久不出来,她曾经偷偷看过,母亲的身上全是伤,还在默默的流泪,流很多很多的泪。
可即使这样,母亲在她面前永远是温柔的,安静的,含笑的,只是这些笑容从来没有到达过母亲的眼底,她知道,母亲从来没有快乐过,母亲只是在忍辱偷生罢了。
她曾经抱着母亲痛哭:“这样活着太悲惨,您怎么不干脆早点去死算了,那样、那样您至少会少受点苦!如果你舍不得我,就带我一起走好了……”
母亲只是温柔的抚着她的头发,说:“因为,我舍不得久久啊,为了久久,母亲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再苦再痛,只要看到久久,母亲就会觉得,活着,是值得的……”
母亲……
她再次黯然,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修好母亲早就坏掉的灵魂与人生?
将整个世界赔给母亲,够不够?
她忍着眼泪,拿毛巾沾了热水,抹了猪苓,细心的给母亲擦拭头发和身体。
擦拭得干干净净后,她拿出先前买了放在包裹里的药膏,细细的抹在母亲的伤口上。
最后,她给母亲换好衣服,小心的往母亲嘴里喂粥。
她的动作非常温柔,眼神却是冰冷和透着杀意的。
景立天,你以为我死定了对不对?
呵呵,我是死了,但又活了,复活后的我会是你们永远的噩梦!
不,没有永远!
因为,景氏一族将会灭绝在我的手里!
还有那些凌辱过她母亲的人,她从现在开始就让他们付出最为惨重的代价——生命的代价!生不如死的代价!
五天之后的深夜。
皇宫役奴司。
内务府总管景容坐在烛光下,翻阅新到奴隶的画像。
役奴司,光看这个名字就知道是管理奴隶的机构,而他作为役奴司的顶头上司,对宫里的奴隶更是拥有生杀予夺的大权。
这么晚了他还留在这里干活,是想找到可以代替雪娘的人选。
雪娘,说到这个名字,他就想起雪娘那一身如雪的肌肤、迷人的身段和脱俗的面容,一时间又浑身热了。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