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15章 逼婚,青青的烦恼

第15章 逼婚,青青的烦恼

“可我不甘心啊!我前阵子为了给家里祈福,跑去那么偏僻的荒山古庙上香,还抽中了上上签,签上说只要我行善积德,就会遇到贵人,就能帮家里消灾解危。可贵人在哪里啊?”
说着,柳青青放开嗓子叫起来:“贵人你在哪里?你快快出来帮我们家好不好,我们家真的遇到了很大很大的麻烦耶——”
“三小姐在找人么?”一个人从花丛后面走出来,“要不要我帮您找找?”
这人,就是暂时在柳府调养的景琅。
“唉,我正在寻找可以帮到我们家的人。”柳青青拉起她的手,摇来摇去,“久久,你也见过我二姐了,是不是又漂亮又温柔又多才多艺啊?告诉你哦,她可是晴州出了名的大家闺秀,想娶她的男人从城南排到城北呢。原本她已经与翰林大学士司哥哥订了亲,但陈国公的孙子陈麟看上了我二姐,一直纠缠不放,还变着法儿陷害我们家,想逼我们家就范……”
“小姐,”冬儿皱眉,“久久姑娘还在养身,您怎么可以拿家事去烦久久姑娘?”
小姐竟敢向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说起这么敏感的事情?
万一这些话传出去,又要得罪陈家了。
“没事的,久久不是坏人。”柳青青冲她做鬼脸,“我相信久久。”
景琅只是微笑,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
也许是憋得太久,柳青青絮絮叨叨的抱怨起来,景琅专注的听着,唇边泛起不易察觉的寒笑。
陈国公的二儿子、陈麟的父亲可是在那叠复仇名单的前列呢!
虽然这个人早就死了,但她完全不想放过这个人,正琢磨着怎么整死陈家呢,陈麟就主动送上门来了,真是苍天有眼!
“三天后是我奶奶的七十大寿,陈麟非要过来,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折腾。”柳青青终于说完前因后果后,垮着脸哀叹,“我现在想到就头痛啊,晚上睡都睡不好。”
“车到山前必有路。”景琅难得的安慰她,“虽然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我一直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个陈麟既然这么坏,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一点都不相信。
她只相信实力,外加一点点的运气。
“久久,”柳青青瞅着她,“虽然你就比我大了一岁,可我怎么觉得你看起来特别可靠呢?”
真的,她总觉得久久身上有一种书上所说的“泰山崩于顶而不变色”的所谓大将之风,冷静,理智。
景琅笑笑,也不回应这个话题,只是道:“三小姐,我去看我娘去了。”
数日前,她将母亲留在柳府位于南郊的别院里,托付给别院的嬷嬷照顾后,就以“报恩”的名义,非要给三小姐当丫环,并跟着三小姐回城。
她是真心要报答三小姐,同时也是想潜回京城复仇,但三小姐显然并不把她当成丫环,对她好得没心没肺的。
她也不急着报恩,经常以买药、看望母亲为借口外出,暗中收集情报,开展复仇行动,景容是她杀的第一人。
这一次,她听到了柳青青的心愿,觉得自己报恩的时候到了。
所以她找了个借口外出,打听陈国公的事情去了。
陈国公当了整整三朝、将近四十年的御史大夫,据说为人刚正不阿,清廉自律,是出了名的谏臣,不知拉了多少权贵下马。
因为这个缘故,他树敌无数,两个儿子都被政敌谋害身亡,只给他留下陈麟这么一个孙子。
朝廷感念他的付出与牺牲,破例封他当时刚刚出生的孙子陈麟为侯爷,在他归隐之后封他为“陈国公”,而他收养的义女也入宫为妃,颇受皇宠。
可以说,如今的陈国公可谓是权势滔天。
而陈麟打从出生起就受尽宠爱,要什么有什么,便养成了欺男霸女、无法无天的性情,被坊间称为“晴州银枪小霸王”。
陈国公哪里不知这个孙子坏透了,但他已经年迈,早就没有了当年的正直无私,膝下又只有这么一个孙子,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着孙子胡来。
因为忌惮陈国公的权势,坊间对陈麟皆是敢怒不敢言,恨不得有人替天行道,将陈麟这个祸害给除了才好。
景琅在街上转了两天后,得出那两人的弱点:陈国公爱孙如命,一味的护短纵容,陈麟则是贪恋女色,狂妄自大。
她要怎么利用这两人的弱点,将这两人给彻底击垮?
三日之后的傍晚,柳府后花园。
十几桌精致的宴席,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草坪上、花丛中、碧水边、亭子下、回廊间,衬着鲜花绿水和彩灯红绸,相得益彰,喜气逼人。
亲友们早早抵达柳府,现场热闹非凡,柳府老太太则领着一群美貌的女眷出场,从宴席中走过去,跟客人们打着招呼。
不宜出席的景琅猫在花园角落里的一棵大树上,环视全场。
今晚出席的客人中,很可能会有列在复仇名单上的人物,她得趁这个机会见见这些人,好好观察。
至少,陈麟会来,景辉也会来。
景辉,景立天的长子,也是晴国的太子,复仇名单上排第一位。
其实排在名单第一位的应该是景立天,但她知道景容不敢把这个名字列上去。
景立天霸占她母亲长达六年之后,大概是玩腻了,便将她母亲赏给景辉玩。
景辉玩了几年之后,大概也玩腻了,便将她的母亲赐给有功的臣子和想拉拢的客人玩,陈麟的父亲就是得到这种“赏赐”的官员之一。
玩?多么耻辱的字眼。如果可能,景琅绝对不会使用这个字来描述她母亲的遭遇,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闭上眼睛,景琅慢慢做着深呼吸,努力平复这种用尽一生也无法抹平的伤痛与耻辱。
“太子殿下驾到,乌蒙特使驾到——”尖细悠长的声音传入景琅耳中。
乌蒙特使?
景琅收起思绪,盯向花园入口处,难道乌蒙国已经找上景立天?
一名头戴皇冠、面白微须、身穿金红锦袍的中年男子腆着肚腩,昂着脑袋,态度倨傲的从拱门那边走过来,赫然就是太子景辉。
他的身边,站着一名白衣如雪、脸上戴着银色蝴蝶面具的男子,应该就是乌蒙国特使了。
隐隐有那么一点玉朗川的味道,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如果这人是来找“景琅”的,那就有点麻烦了,但如果是来物色新的王妃人选,倒是好事。
总之,她得小心这个人——景琅这么告诫自己。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