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16章 寿宴,小侯爷闹事

第16章 寿宴,小侯爷闹事

花园里,所有人都站起来,恭敬的冲景辉行礼:“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景辉客套而傲慢的摆手:“今天是柳老太太的寿诞,她才是宴席的主人,本宫也只是客人罢了,你们不必对本宫如此客气,免得本宫喧宾夺主。”
柳府再富有,也不过是区区商人,如何能请得动太子光临?
事实上,柳府并没有打算请太子,是景辉让人暗示柳府,柳府才不得不请。
而景辉会主动亲近柳府,并不是因为看得起柳府,而是想游说柳府捐更多的钱给皇室,好让皇室招兵买马,用以应对越来越严峻的边疆形势。
可以说,这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柳府对于皇室的这种压榨一直敢怒不敢言。
接下来又是好一番寒暄问候。
然后,宴席开始。
柳府请来助兴的戏班子也开始表演。
宴席过半,戏班子退下,柳府二小姐柳纤纤上场,为众人弹奏一曲《花好月圆》。
十指如玉,拨拢挑捻,张弛有度,美妙空灵的琴音在她的指间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宛如花香缭绕在众人耳边。
如此琴艺,配上她纯雪净玉一般的美貌,令宾客们看得如痴如醉。
尤其是陈麟,更是看得蠢蠢欲动,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可惜的是,柳纤纤的目光全都投在司翰林的身上,与未婚夫隔空传情,根本看都不看陈麟一眼。
陈麟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打转,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
论出身,论地位,论长相,他哪点比那个文弱书生差?纤纤和柳家都眼睛瞎了不成,才会拒绝他这个万中挑一的良婿?
可恨太子在场,他不能闹事,否则他一定当众要姓司的小白脸好看。
在他的郁闷中,柳纤纤下场,柳青青上场,给众人唱了一首欢快的《采花小调》:正月里来梅花香哟,采枝放在姑娘的门边上;二月里来杏花暖哟,采枝放在姑娘的窗边上;三月里来桃花艳哟,采枝放在姑娘的手心里……
人甜,声音也甜,听得众人啧啧称叹,直夸柳家闺女个个是宝。
而陈麟一看到柳青青,眼睛就亮了,在心里大叫:我的娘呀,纤纤的妹妹竟然也生得这般水灵可爱?尤其是那双大大的眼睛和甜甜的酒窝,只是看着就让人醉了,能把这个娶回家,那也很不错嘛……
但盯着盯着,他心里突然又不是滋味了:这柳青青的眼睛,都看着哪儿呢?
他顺着柳青青的目光望去,心头又是火起:她竟然在看那个连脸都不敢露的乌蒙特使?
想到“乌蒙”,他更火大了。
谁不知道景琅公主是天下第一美人,也是晴州男人最想娶的女人?
他也曾经迷恋景琅迷到夜夜睡不着,多次求爷爷去求皇上赐婚,结果他连景琅的头发都还没碰到呢,景琅就被乌蒙国的丑男给强娶走了,他每每想到就捶胸顿足,恨得不行!
但他实在惹不起乌家,这口气只能忍了,但区区一个乌蒙国的特使,也敢跟他抢柳家的小姐,孰可忍,孰不可忍啊!
他一会垂涎的盯着柳青青,一会恨恨的盯着乌蒙特使,不断往嘴里灌酒,不知不觉间已是醉意朦胧。
场上,柳青青含羞带怯的唱完小曲后,拿手中的白色百合花遮住脸庞,一边轻手轻脚的退下,一边红着脸,脉脉的偷觑乌蒙特使。
就是这些小动作,激怒了已经喝醉的陈麟。
陈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对面的单席小桌前,居高临下的指着正在把酒品啜的乌蒙特使,大声道:“喂,你出席别人家的宴会,怎么还把脸包得严严的?太没礼貌和规矩了!本侯爷命令你,赶紧将这面具摘了,要不然要你好看!”
这天底下,谁不知道乌家人生得丑啊?
这特使既然是乌家派来的,搞不好也有乌家血统,见不得人,才会时时戴着面具,待柳三小姐看到这人的脸,就会惊醒过来,断了对这人的幻想。
他这一吼,热闹的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他,难道他要现在闹?在这里闹?对乌蒙国的特使闹?
乌蒙特使却只是淡笑:“我只是觉得戴这样的面具又好看又有品味罢了,并非刻意无礼,既然主人都没有异议,还请小侯爷莫要介意。”
“莫要介意?”陈麟满肚子气急着泄愤,冷笑,“我就是看你这样不顺眼,我就是要多管闲事,你又能怎样?”
乌蒙特使还是微笑:“不怎么样。”
“哈,”陈麟上前两步,一脚踏在小桌上,前倾,居高临下的盯着乌蒙特使,朝他喷酒气,“你其实是丑八怪,脸丑得见不得人,才不敢摘下面具吧?”
乌蒙特使还是不生气:“我的脸是美是丑,与小侯爷无关。”
“怎么没有关系?”陈麟纵声大笑,“全晴州谁不知道我最喜欢美人?其实啊,我是看你皮肤白,腰身细,声音也好听,怀疑你是女人,才想看看你的脸。如果你的脸生得好看,本侯今天晚上就睡了你,所以你赶紧把面具摘下来,别吊本侯的胃口!”
全场一片抽气声。
这位乌蒙特使就算不露脸,就算身段妖娆了点,也明显是个男人,小侯爷这种说法,显然是在污辱和挑衅对方啊!
对方再怎么说也代表乌蒙国,小侯爷就不怕事情闹大了不好收拾?
太子呢?柳老爷呢?
众人目光一扫,才发现太子和柳老爷的位置都是空的,两人不知去哪了。
有些贵客就与小侯爷、特使坐在同一个亭子下,却因为害怕得罪小侯爷的缘故,迟迟不敢上前劝阻,只能干着急。
至于柳府女眷,一来坐得比较远,二来不便出面劝男人的架,只能赶紧派人去找太子和老爷。
亭下,乌蒙特使居然还在微笑:“我是男人还是女人,与侯爷无关,侯爷想睡我,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哈哈哈——”陈麟狂笑,“如果我一定要看呢?”
乌蒙特使微笑:“也许会少眼睛,也许会少手臂,也许会丢掉性命。”
全场齐齐抽气,就算他代表乌蒙国,说出这样的话,也未免太过狂妄了吧?
陈麟愣了一下后,突然开心的大笑起来,朝他翘起大拇指:“有种!看你一副娘娘腔的样子,没想到这么有种!我现在更想看你上面和下面的脸了!”
说罢他就伸手,强行去揭乌蒙特使脸上的面具。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