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首页 > 奴妃难驯:枭皇请慎宠 > 第20章 奇案,最后的心理战

第20章 奇案,最后的心理战

娇娇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很怕夫君会出什么事儿,便在贴身丫环的劝说下,成功求得夫人恩准,出门给夫君祈福。
上香的过程非常顺利。
从寺庙回来的路上,娇娇微掀窗帘,看着外面的风景。
这还是她为妾三个月后第一次出门,不在外面呆久一点,就太可惜了。
外头,是京城女人最喜欢逛的街道,两边都是衣裳首饰铺和胭脂水粉店。
忽然,一阵骚动引起了她的注意。
很多人围在一家有名的衣坊前,指指点点的,似乎在围观什么。
她顺着那些人的目光往上一看,眼睛顿时亮了。
原来,这间衣坊裁制了一件特别轻薄、特别漂亮,但也充满了诱惑和叛逆的红色新裙子,挂在大门上面当招牌,吸引了大批路人围观和议论。
大多数人都在骂,骂这条裙子过于伤风败俗,不是正经女子穿的。
所以看的人虽多,却没有人敢买。
可娇娇不一样。
她本就来自清楼,还是以色侍人的妾,取悦男人是她的本能与本职,越是这样的衣裳她越是喜欢。
当然,她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说自己有多喜欢那样的裙子。
于是她让轿子停在路边,自己带了丫环,悄悄从衣坊的后门钻进去,悄悄的让掌柜取下那件裙子让她试穿。
试衣间燃着淡淡的、好闻的薰香。
她在试穿的时候,也不知何故,突然觉得很是犯困,便坐下来,迷迷糊糊的小睡起来。
她不知道,她刚睡着,就有人像鬼一样出现在她身后,将手中无色无味的膏药抹在她的身上,而后又在她的鼻子下面抹了醒神膏。
在醒神膏的作用下,娇娇很快醒过来,对这件衣裳很是满意,也不砍价,直接将裙子买了,打道回府。
一路上也不知怎的,老是遇到有人堵路和找碴,导致行程极慢,待她回到府里时,已经相当晚了。
她顾不得用膳和沐浴,直接往侯爷的房间里跑。
早在半路时,她就觉得浑身躁热,看到公的都想扑上去。
好不容易忍到回府后,她只想马上找夫君快活一番。
经过一个月的调养,陈麟的伤势已无大碍,又因为被限制太久,这几日也是不难烦了,只是御医要求他继续坚持,他也无可奈何。
然而这个晚上,当身材完美、千娇百媚的娇娇带着那样的眼神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再也无法控制了。
他找了一些名目支开下人,然后朝娇娇勾勾指头:“娇娇,来吧。”
“侯爷,急什么呢,娇娇有好东西给你看哦。”娇娇一边朝他抛媚眼,一边当着他的面脱下衣服,换上那件新裙子,对他摆出种种撩人的、普通女子绝对做不出来的姿势,场面无比的暧昧。
他控制不住的拉过娇娇,像野兽一样吻上去:“我的娇娇,快让我亲亲……”
……
两人也没敢闹太久。
拼尽全力的速战速决后,娇娇悄悄溜走了,陈麟也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再然后,天亮了,下人们发现小侯爷迟迟没有醒过来,便进卧室一看究竟,结果却惊骇的发现小侯爷双目紧闭,脸色发青,嘴唇发紫,四肢微微抽搐着,却是动弹不得。
大夫火速赶到,给小侯爷看诊,扎针,服药……而后宣布:“小侯爷中毒,暂且没有性命之忧,但可能会昏迷上很长时间,老夫也不知道何时才会醒过来。”
接下来,陈国公府免不了全力调查小侯爷中毒的事情,但是,始终没能查出小侯爷是如何中毒的,何时中的毒,又是被谁下的毒。
这案,又成了一桩悬案。
陈国公封锁了这条消息,府中上下不敢声张,但私底下都在传:终于轮到小侯爷了吗?待柳三小姐进门,小侯爷还能再醒过来吗?
小侯爷的生母顾不得公公之前的警告了,再次哭着跪在陈国公的面前,磕头:“公公,我求求你了,两日后的婚事就取消了吧!不管那个女人是不是克亲,我都绝对不会让她进门的!”
“你、你……”一夜之间,陈国公的头发白得更多了,眼睛却是红通通的,“难道你要便宜了柳家不成?”
“我不想便宜了柳家,但我更不想麟儿有事啊!”女人哭得眼泪鼻涕糊成一片,“咱们家就麟儿一根独苗了,麟儿才十八岁,连孩子都还没有,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家就绝后了啊!何苦为了跟柳家呕那口气,娶个不祥的女人进门……”
看着昏迷不醒、简直跟死人一样的宝贝孙儿,陈国公终于不再训斥她,陷入沉默之中。
良久,他才疲惫的道:“你先出去罢,让我好好想想。”
他还是不相信乱神怪力的东西,但是,他实在太害怕宝贝孙儿出事!
真的要拿孙儿的性命去赌所谓的“克亲之命”并不存在么?
他陷入天人交战之中。
而柳府这边,柳青青也是愁得头发都快要被她揪光了。
“久久,明天晚上我就要出嫁了,”她拉着景琅的手,又快要哭出来了,“你说陈国公会放弃么?我连爹爹和奶奶都赔上去了,如果这事不能取消,我爹和我奶奶一定会真的再也好不起来……”
为了不让陈国公看出端倪,她并没有告诉家里她和久久“制造克亲假象,逼陈国公主动退婚”的计划,她爹和她奶奶真的以为张姨娘、珉儿是真的死了。
当然,她听从久久的建议,以自己病倒为由,早就在府里安排了长住的大夫,确保她爹和她奶奶受到刺激时能够得到及时救治。
如果她最终还是嫁给了那个恶棍,那她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上对不起爹爹和奶奶,下对不起诈死的母亲和弟弟了。
“相信我,一定要沉得住气。”景琅还是极其从容,轻轻拍着她的手道,“我拿我的性命来赌陈国公一定会在最后关头放弃。”
“可是只有不到两天了,而且陈国公又那么恨我们家,我觉得……”
“不到最后一秒,没有人知道胜负。所以,对付陈国公那种铁老头,绝对不能自乱阵脚。我保证,假如他到时还不放弃,我赌上我的性命,也一定会拉陈麟下地狱。”
柳青青心头一震,半晌才道:“久久,就算我帮过你,你也不用拿性命来报恩的。”
“嗯,我会活着报恩的。”景琅又是笑笑,“我这么说,只是让你放心罢了。”
抱歉,该章节暂不支持在网页浏览
下载小说APP 免费阅读全本